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印太纵览 - 白宫“印太沙皇”眼中的地区形势及发展走向

02/06/2021 - 23:01

坎尔参与美国对华政策领域有着近30年的历史。他1957年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雷斯诺,本科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曾于前苏联时期的亚美尼亚埃里温国立大学获得过政治哲学和音乐的证明。他在马歇尔奖学金的资助下于牛津大学布雷齐诺斯学院获得了国际关系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坎贝尔服役于美国海军,代表海军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上任职,并担任过海军作战特别情报组组长。他还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担任过公共政策和国际关系副教授。

此外,坎贝尔在美国政府中担任过多个要职,包括负责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等等。为了表彰坎贝尔为推进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全面战略,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于2013年授予他国务卿杰出服务奖–美国国务院的最高外交荣誉。现年64岁的坎贝尔还被广泛认为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战略(Pivot to Asia)的主要设计人。随着拜登政府的上台,坎贝尔与白宫同僚美国国安委(NSC)中国事务高级主任罗森博格(Laura Rosenberger)5月26日共同出席了,由斯坦福大学沃尔特·舒思深亚太研究中心举办的一场探讨拜登政府对华和印太战略的研讨会。

美国主导的“印太地区操作系统”受到了挑战

二人就拜登政府的相关战略与特朗普政府的不同和相似之处,以及在应对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崛起中,美国如何能够最好地追求其价值观和利益等议题进行了介绍。会上,坎贝尔毫不回避的指出,美国在对华关系中被广泛描述为“接触”的时代已经结束。他强调,21世纪的大部分历史将在亚洲书写,这也是美国第一次认真地将其战略重心、经济利益和军事力量转移到印太地区。坎贝尔说,华盛顿对印太地区的态度一直以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为基础,其核心是部署及参与以维护区域稳定、和平解决冲突、经济开放和多边主义为依据。

在坎贝尔看来,当下,这个由美国主导的“印太地区的操作系统”受到了挑战。他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已经表明决心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一个更加自信的角色。他谈到,“纵观全局,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转向‘严厉权力,或硬实力’的例子,以及其在战略上破坏稳定的影响:从印度北部边境的冲突到针对澳大利亚的‘不宣而战的经济运动’、‘战狼外交’、在南中国海加强军事互动、定期在台湾海峡采取军事行动,以及对日本不断施加压力。”

坎贝尔说,“我们都理解,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对现有的、占主导地位的体系的某些要素有异议,并希望对其进行修改”。他说,“我们相信,与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与盟友、伙伴和朋友合作。” 他补充说,“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急于在美中对抗中站队,而且,在后特朗普时代,拜登政府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努力强调并向盟友、伙伴和朋友保证,我们将继续发挥稳定作用。”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

罗森博格在发言中提出了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她说,“与盟友和伙伴合作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之一,这并不是要建立一个反华联盟。”她续称,“我们正在寻求做的是展示民主制度的成果,并为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工作。”她说,“这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有竞争力的反击,以应对中国以更具胁迫性的方式与其对应方接触,以及其以威胁民主国家的方式重塑规则的努力。”

罗森博格说,“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另一个支柱是在美国国内投资,加强我们在国内的实力”。她认为,这样做的必要性特别迫切,不仅是因为新冠疫情造成的健康和经济破坏,而且也是为了应对美国社会难以解决的挑战:“如贫富差距和我们民主制度的裂缝,以及在技术领域超越创新和超越中国的必要性,而这正是两个大国之间竞争的关键所在。”

罗森伯格说,美国对华政策的第三个方面是, “在我们需要的地方反制中国,在符合我们利益的地方与中国合作。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管理竞争的方式,将防止我们进入冲突,但也允许我们最大限度地进行合作。”她指出,这种方法已经在拜登团队与北京的最初高级别接触中得到了体现。罗森博格和坎贝尔都出席了美中高级外交官员今年3月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谈。

最好的中国政策其实是一个好的亚洲政策

针对印太地区,坎贝尔说,盟友将是美国在未来几年内反制中国努力的核心。他指出,美国已经试图在包括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四国集团”(Quad Group)中树立其工作的重要性。而拜登入住白宫后与外国首脑的首次会晤是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和韩国总统文在寅进行的。坎贝尔说,“我们相信,与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与盟友、伙伴和朋友合作”。他提出,“最好的中国政策其实是一个好的亚洲政策。”

尽管如此,坎贝尔说,华盛顿将需要消除对美国的亚洲存在衰落的担忧,并为该地区提供一个“积极的经济愿景”。他说,重要的是美国要有一个“积极的经济愿景,即它想做出什么贡献,想在亚洲参与什么。”他坦言说,“我们可以在亚洲做对一切,但如果没有经济战略,就很难取得成功。这就是亚洲人在我们前进过程中所寻找的......我们对四国集团有雄心壮志。”

坎贝尔承认,美国仍然需要重新塑造其力量的组成要素,消除外界对美国在国际舞台上衰落的恐惧,并使整个印太地区相信美方决心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主导作用。他强调,“实际上,我们现在第一次将我们的战略重心、我们的经济利益、我们的军事力量更多地转移到印太地区。”

四国安全对话机制不是一个花哨的俱乐部

与此同时,坎贝尔也不忘向地区内的美国盟友发出敦促之声。他说,“印太地区的操作系统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它将需要重振,这不仅是美国(的工作),也包括因其获益的其他国家: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想在亚洲做更多事情的欧洲国家(的努力)。” 坎贝尔说,“我们的目标是增强威慑力,并使其他国家加入这一努力”。

据坎贝尔透露,拜登政府希望在今年秋季召开一场四国安全对话机制(Quad)领导人面对面的会谈。他表示,美国政府愿意欢迎 “其他认为愿意与我们接触和合作的国家”加入四国安全对话机制的努力。他同时提醒称,“我确实想强调......这不是一个花哨的俱乐部。如果有其他国家认为他们愿意与我们接触和合作,随着我们的前进,大门将是开放的。”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