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生活了近30年的中国女商人Wang Qing。

图片来源:JAMES WHITLOW DELAN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22年12月28日12:15 CST 更新

据这里的房地产经纪人及华人社群的人士称,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正来到日本生活。这凸显出中国国内紧张的社会和政治氛围。

日本北部岛屿北海道的房地产经纪人Hideyuki Ishii说,最近他收到了很多中国公民的询问,他们希望购置房产,作为搬到日本的立足点。

一位客户是现年62岁的Amanda Wu。她说她曾担任一家国企的高管,她是通过国际房地产投资变得富有的。她说,中国的防疫限制措施以及对自由受限的普遍担忧等因素促使她把目光投向了日本。

Wu说,之前的封控很严厉。既然相关限制已基本解除,她说她将借此机会更经常地返回北京,但仍计划留在日本。她说她的一些朋友对移居日本的兴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Wu表示,她可以肯定地说,只要中国取消目前的边境管制,就会有一大批人前往日本,无论是短期逗留还是长期移民。她同意透露姓氏和她在国外使用的英文名。

她做出上述表示后,中国周一宣布将取消对入境人员的隔离要求。

自11月以来,Wu一直住在小樽一套四居室的房子里,同时她密切关注着自己以约合30万美元价格在该地区购买的十多处房产。小樽是一座冬季会被白雪覆盖的港口城市。

im 691801?width=700&height=466

在小樽市办公楼的屋顶上,日本北部岛屿北海道的房地产经纪人Hideyuki Ishii说,最近他收到了很多中国公民的询问。

图片来源:MIHO INADA/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m 691808?width=700&height=466

Hideyuki Ishii展示中国客户送的礼物。

图片来源:MIHO INADA/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u曾以游客身份赴日,但这次她持经营管理签证入境。

今年前10个月,有2,133名中国人持此类签证入境日本,超过了2019年全年创下的1,417人的年度纪录,在那不久之后,新冠疫情就导致中日两国间的大部分旅行中断。赴日经营管理签证的有效期一般至少为一年,可以续签。

尽管日本人有时会抵制外国人搬进他们居住的社区,但日本有很多吸引人的优势,包括低犯罪率、通常而言清洁的空气和划算的房产,后者得益于日圆兑美元和人民币的走弱

在日本生活了近30年的中国女商人Wang Qing说,她与想搬到日本的中国朋友聊过,她认为,疫情限制措施和政府严厉的政策让一些人下定决心去做原本不愿意做的事。

她举了一个例子,曾有公职人员闯入一个朋友的豪华公寓,向朋友的物品喷洒消毒剂,损坏了一个昂贵的包。

Wang称,无论他们多么富有,他们的人权都没有得到保护。

Wang说,即使取消了新冠限制措施,她认为促使中国人考虑移居日本的许多因素仍然没有改变。她表示,后疫情时代放宽的旅行规定将使人们更容易实现移民计划。

日本并非中国人移民的唯一目的地。由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制成表格的2019年联合国数据显示,美国的中国移民数量最多,约为290万;其次是日本,有78万;然后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些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了中国公民的数量,不包括这些国家的华裔。

如今,美国收紧移民管控促使更多的人考虑去日本。如果一名外国人向日本企业投入相当于4万美元或以上的资金,比如购买房地产和成立物业管理公司,则可能有资格获得商务签证。

im 691770?width=700&height=466

Wang Qing说,她认为促使中国人考虑移居日本的许多因素仍然没有改变。

图片来源:JAMES WHITLOW DELAN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相比之下,获得美国类似签证的最低投资额为80万美元。新加坡是另一个深受中国人欢迎的目的地,类似的最低投资额要求相当于约185万美元。

来自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的移民带来的中国文化构成了日本文明的大部分基础,如文字系统、水稻种植和佛教等。在20世纪初的另一个中国政治和社会不稳定时期,许多受过教育的中国人都居住在日本,包括革命领袖孙中山。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几年,有数以百万计中国人赴日本旅游。一些人在东京、大阪或京都买了房子作为临时住所,或者投资了商业地产。

日本的一些签证服务商表示,今年,在上海春季持续数月的封控和10月专制领导人习近平任期延长后,来自中国的咨询量激增。

一名在东京拥有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国男士说,人们感到不安和沮丧,因为生活随时可能被打乱,将来还可能被抓,所以有些人想着干脆出国算了。

他说,最近他拥有的租赁办公室全部租完,中国客户功不可没。拥有一个实体办公室是获得商务签证的条件之一。

在Wu所在的小樽市,人口正在减少,许多房子都空置了。

她说,你在小樽买房子的钱甚至都不够在北京买一个卫生间。

在政府取消大部分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后,中国新冠病例激增,居民们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并储备药物。一名公共卫生官员警告称,最终可能将有多达90%的中国人口被感染。《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社长Jonathan Cheng在北京报道了中国社会在迅速放开后的生活现状与健康风险。封面图片来源:Xiaoyu Yin/Reuters

WSJ S Chinese

房地产经纪人Ishii说,他所在的机构最近以相当于28.7万美元的价格将海边的一所房子卖给了一个中国买家,这个价格是当地经纪人报价的三倍多。

当地并非所有人都对这种涌入感到高兴。

90岁的Shigemi Suzuki与丈夫和儿子一起经营一家服装店,她说她最近把北海道的一栋度假屋卖给了一个日本买家,尽管中国买家的出价更高。她说,她对这么多中国人购买房产感到不舒服。

Ishii说,他相信新移民会对当地经济作出贡献。Wu说,她正在考虑创业,向中国出口日本商品。

她说,中国对日本商品有巨大的需求;在疫情期间,每个人都感到窒息。

im 691775?width=700&height=564

Wang Qing说,后疫情时代放宽的旅行规定将使人们更容易实现移民计划。

图片来源:JAMES WHITLOW DELAN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