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反送中运动五周年纪念 香港人慨叹东方之珠变得陌生

Sun, 09 Jun 2024 16:07:27 GMT

"反送中运动"期间,香港立法会大楼外曾爆发多次警民冲突。虽然现在已看不到任何示威人士聚集,但当局仍在大楼外摆放大量铁栏,以备不时之需。

香港 — 

五年前的6月9日,香港街头有超过100万名市民为了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而上街游行。那次大游行引发了为期一年多、被俗称“反送中运动”或“反修例运动”的一连串激烈公民抗命行动。五年后的今天,香港社会再无公开反对声音,数以十万计各界人士亦已选择远走他乡。不过无论是留在香港的人,还是已在外地展开新生活的香港人,对于反送中运动引发的香港社会巨变,都慨叹非常可惜,甚至是没有任何一方是赢家。

普通港人的心声:没有赢家

李展明是一名教育界工作者,对社会公共议题一向关注。2019年6月9日,他参与了“反送中游行”,认为应就这一极具争议的条例表达自己的意见。然而,随着香港政府以强硬手段“响应”市民诉求,他不得不参与更多大型游行。在一次游行中,李展明和几位女性朋友,以及数百名示威者被警方包围,最终被拘留48小时。尽管他和朋友最终没有被起诉,但他们必须持续到警局报到近一年。

李展明坦言,这次拘留给他带来了心理创伤,使他不再参与任何政治相关的活动。他告诉美国之音:“我确实因此更多思考去留问题,是很认真的去思考我的自身安全问题,或是在这里是否还有事可为呢﹖其中一个明显影响是现在我很少将生活相片放在社交媒体,因为有少许害怕被人查明底细。虽然应该不会搅扰我这种小角色,不过心理上也会多了顾忌。”

任职文员的陈为国一直热衷于社会议题,“反送中运动”期间,他不仅参与了大型游行,还参加了一些中小型的“游击”式抗争活动,包括2019年11月末的香港理工大学冲突事件,他也在“前线”当中。陈为国最终及时逃脱,才免受香港警方的拘捕。在这次俗称“理大围城”事件之后,陈为国继续参与各种零星的抗争运动。但随着新冠疫情和港版国安法的实施,抗争活动无法继续,陈为国也退出了社会抗争的行列,并在成家立业后,现在准备为了子女的未来离开香港。

回顾五年前的“反送中运动”,陈为国以“可惜”二字概括。他说:“很多方面都很可惜,很多年轻人被拘捕固然可惜,政府没响应市民需求也是很可惜。香港的警民关系本来很好,现在却变得很差,也是很可怕的事。从前香港人会信任政府,但现在是怀疑甚至不信任,都是可惜的事。”

他还说,想不到在这件事上,有哪一方是赢家,“政府方面,我看不到现在哪方面的施政是流畅的,市民就更甚,我认识的大部分香港人已对香港充满离心,甚至对香港只有不断挖苦,没有赞赏。”

香港市民和港府在“反送中运动”之间的对立愈演愈烈,引发香港政府在2020年6月推行港版国安法,取消多名非建制派议员的参选资格,也将多名曾参与“反送中运动”、六四烛光晚会及民间举办的立法会初选的人士拘捕。再加上英国政府在国安法推行后,为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人推出特设居留签证,即俗称的“BNO5+1”政策,引发不少香港人选择移民。截至2024年5月,英国内政部公布在最近三年已批准了超过20万个“BNO5+1”申请个案。

钟剑华:对香港和中国带来沉重打击

前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以及前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的钟剑华,就是香港人移居英国大军的其中一员。他明言是因为安全问题,而选择在2022年4月移居英国。

“我觉得香港对我来说愈来愈不安全,在2022年3月那时我还要跟国安警员见面,虽然他们一直强调只是跟我喝茶交朋友,但那讯息已经很清楚。我离开香港也只是想换取不受威吓的空间而已,到了英国之后至少香港警方再没派人干扰过我。”他说。

钟剑华以往一直以直接的文笔和言论,对香港社会及政府作出深切的评论和分析。在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当中,他也参与过数次大型游行,以及在报章上发表文章批评“反送中条例”,也因此被中国政府拒绝入境。

2020年从理工大学教席退休后,钟剑华多次代表香港民意研究所,就不利香港政府的研究结果公开发言,于是引来亲政府媒体及团体的恶意攻击,以及多次被国安警员“邀请喝茶及交朋友”。

他回顾反送中运动及其引发的国安法,认为香港社会根基被破坏,导致经济状况恶化,国际社会对中国观感变差。

香港的警民关系在“反送中运动”后陷入对立局面,香港警方此后在警局门外设置重重铁丝网,防备市民对警局施袭。

香港的警民关系在“反送中运动”后陷入对立局面,香港警方此后在警局门外设置重重铁丝网,防备市民对警局施袭。

“香港社会根基完全被破坏,才导致现在香港经济状况这么差。这是很令人难过的事,而且短期内看不到有扭转的机会,”他告诉美国之音,“虽然中国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控制到香港,但代价非常沉重,这事对中国形象损害相当深,亦令国际社会对中国观感在短期内难以改变。”

钟剑华亦表示,近年香港人在这氛围之下无奈离开,反而令移居他乡的香港人无论到何处,都继续将香港公民社会移到外国,继续对香港和中国造成相当头痛的压力。于是近年无论是六四还是反送中运动,也有愈来愈国家和地区的人举办记念运动,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台湾、澳洲、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和城市,在今天都举行纪念“反送中运动”五周年的相关游行活动。

港人的坚持

虽然香港目前已难再见到公开的社会运动,但仍然少数人怀着理想继续坚持下去。

非建制派政团社会民主联机,在早前的“47人案”裁决日曾计划发起在法院外的示威运动。不过在参与人士到达法院前,就已被警方以“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罪”拘捕,当中包括外务副主席周嘉发。

周嘉发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时主要参与支持工作,直到国安法实施后社会言论自由空间大幅收窄。但他依然认为,需要继续坚持发声。他表示,希望提醒香港人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尽管香港社会已变得非常安静。

“我仍然愿意走出来,是希望可以提醒香港人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反送中事件之后整个香港社会都变得非常安静,”周嘉发说,“23条立法后社会更只容许一种声音,所以我希望继续坚持下去。”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