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发病时我像被扔进了高速运转的洗衣机

2021-02-20

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BPPV),俗称耳石症。初次看到这个诊断名字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头晕得更厉害了。活到33岁头一次体验120救护车,竟然是因为耳朵里的毛病。

我自己爬上了救护车的床架

两个月前的一个早上,闹铃响了,我睁开眼习惯性地扭头看向身旁熟睡的老公时,突然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像是被扔进了高速运转的洗衣机,整个天花板犹如调了倍速的旋转木马一般从眼前飞快掠过。

尽管当时我身体原地不动地躺在床上,但我感觉自己要被“甩出去”,因此两只手本能地紧紧抓住身前的被子,嘴里还不由自主发出“哦哟哟”的声音。这种眩晕感大概持续了一分钟。

一向闹钟都唤不醒的老公被我的叫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问现在几点。

此时,我的眩晕感基本缓解,便再次扭头伸手去拿手机,不料极度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我被这种未知的强烈不适感吓到了,不敢再乱动,生怕一不小心把颈椎给弄坏了。

“不好了,我晕得厉害,得去医院。”我保持着刚刚的扭头姿势,背对着老公努力挤出这句话。

他一下子弹起来,绕到我旁边看着我,“那你能坐起来吗?”

刚刚那阵强烈的眩晕感让我心有余悸,自己的身体好像置身于失重的外太空无法自控。缓了一下之后我慢慢地把头摆正,这次没有眩晕感,老公扶我坐起来准备去医院。

也许是前两次发作过于猛烈,坐起来后我突然呼吸急促起来,同时胃里泛起一阵恶心,我冲到马桶边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呼吸越来越急促,并且我发现自己两手发麻,右手更是像鸡爪一样勾了起来无法动弹。平时几乎不生病也不去医院的老公吓傻了,当即拨打了120。

120非常快地接了电话,老公描述了基本情况并提供详细地址信息后,我们就在不安中等待着医生的到来。

因为自己平时几乎不做运动(排除激烈的外力导致脊椎损伤的可能),并且辞职1个多月在家也没有加班熬夜,不过经常低头看手机,加之现在出现手麻的症状,所以我和老公的第一想法都是我颈椎可能出了毛病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随行的三名医务人员拎着急救箱到家里,医生打开急救箱的时候,我被一整箱各式各样瓶瓶罐罐的抢救药吓了一跳,医生连忙轻声安慰我,让我别紧张放轻松。

进行了简单的评估和问诊后,医生现场测了一下我的心率和血压,此刻我的眩晕感虽逐渐散去,但是手麻的症状无改善,整个人还是处于紧绷的状态,医生看了一眼我110多的心率,给了一个纸袋子让我罩住口鼻放慢呼吸。

在手上扎了一个留置针之后就准备上救护车了,由于我完全可以自己走就没有麻烦担架大叔……自己爬上了救护车的床架。

医院离家很近,十几分钟就到了。但不知是因为早高峰的红绿灯还是眩晕后遗症,上车不久我就开始呕吐起来(后来证明我这种情况没必要叫救护车,而且手麻应该是太紧张呼吸急促导致呼吸性碱中毒而造成的……)。

i9JmpN3VYglVZtJD0 md

我自己爬上了救护车的床架丨图源作者

到医院后,救护人员把我交接给一个分诊的急诊医生,医生让我老公去挂急诊神经内科。

神经内科的医生听完我的描述,让我眼睛盯着她的手指,在我眼前快速地由左到右比划了几下,然后就说,你现在去做个平衡试验再来(由于告知医生在备孕期,医生并没有让我直接去做脑部CT或核磁共振)。

umRVheP8D19xtL4iqx BNvdlNqweL8lbKwoSn0QDpkk9AAAAMAAAAFBO

觉得自己好像一串烤肉

等待检查时我的呕吐一直没有停,前庭平衡测试的门前排了很多人,只有我一个人拿着垃圾袋在吐,旁边一个小姐姐悄声问我老公,“她是不是怀孕啦?”我老公连忙摆手。

轮到我检查时已近中午,看到我一直吐,老公被特许拿着垃圾袋进来陪护。

我被要求坐在床上,医生往我头上套了一个类似于VR眼镜的东西,然后扶着我的头让我平躺下来,说待会儿可能会有点难受但要一直睁着眼睛。

接着他扶着我的头快速地转向左侧,那种惊天动地的眩晕感再次袭来,眼前的眼镜里好像是灰色的沙子不停掠过。我一把抓住旁边的老公,坐起身来一阵狂吐。

“她的症状比较严重啊。”医生对老公说道,然后又对我说:“你要忍一下,不然试验做不完。”

之后再次重复了快速向左转头、回复平躺,快速向右转头,每次转头都是酷刑,还要忍住不吐,以及告诉医生哪边晕得更强烈一些,此时我有点想哭。

坐在电脑前的医生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和扶着我头的医生交流,“应该是左边”。

由于两边都晕得厉害,在几次重复的测试后,医生终于确定了到底是哪边,接着就开始做“复位治疗”。

我被诊断为“左水平半规管BPPV”,复位是把头部向右快速转动后,身体向右侧卧,过一分钟左右再顺时针翻转90度,一分钟后再翻转90度直到恢复平躺。

由于我的头部平放时不容易出现BPPV的症状,需要仰头30度左右(医生说我的半规管位置有些靠下?),医生就用手托着我的脑袋转圈圈,我当时太难受了,出来后我觉得当时自己好像一串烤肉

NNUZuJuOKDI78NubBl0Rlg8EDzbd2XUFWgWjbQ4RMVkrAQAARwEAAFBO

位置试验报告丨图源作者

aFgYUyxhc3F8lw3 obAcQE fA14TzTVkcEhio25Do3o9AAAAMAAAAFBO

简单粗暴过程难受的“烤肉疗法”

复位完成后再次回到神经内科,医生告知我患了一种耳源性眩晕症——耳石症,并给我开了强力定眩晕的药,强调避免头部剧烈运动,让我一周内再去耳鼻喉科挂号复查。

回家后呕吐渐渐停止了,但我的脑袋一直处于一种胀胀的漂浮状态,好在走路并没有受到影响

一周后我去医院复查,仰头侧位依然还有眩晕眼震现象,又进行了一次复位。然后医生给了我一张复位指导图纸,说如果还晕就自己在家转转。

发病后的两周左右,漂浮感终于消失了。其实第二次复位后我的眩晕症状就彻底消失,但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的,脖子也感觉僵硬了不少(因为不敢轻易动头)。总之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恢复到正常感觉。

生病后我自己上网查了很多资料,这个病之所以称为耳石症,是因为本应附着在耳朵前庭纤毛上类似于粉末状的名叫“耳石”(碳酸钙结晶)的东西,在一些内外因素作用下,脱落掉进了半规管

由于半规管负责人体感应运动和平衡,当头部转动到一定位置时掉落的耳石就会触碰毛细胞从而影响感知功能,发出虚假的运动信号(你以为自己在动其实没有),造成眼震和强烈眩晕。

虽说“复位治疗”简单粗暴过程难受,但毕竟无创无痛且非常有效,两次复位后我的症状就彻底消失了,由于操作起来很像烤肉(亲身感受),它也被称作Barbecue疗法

听说最早发明这种治疗方法的艾普利医生,曾一度遭到业内质疑,因为它看起来实在是太简单而不像个正经治疗方法了。

虽然“烤肉疗法”似乎是现在治疗BPPV最高效、性价比最高的治疗方法,但却无法根治我的耳石症,尤其是我这种非耳部疾病引起的特发性的BPPV,医生告诉我可能会周期性复发,我只能感叹一声可能是我的原厂“耳石”粘得不太牢。

虽说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症状了,又恢复了吃吃喝喝的宅家生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发的恐惧埋在心里让人隐隐地焦虑,在转头或仰头的时候也会下意识地担心它会再次发作,并且耳鸣的频率似乎比以前高了

我一直试图靠回忆侦查出发病前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坐太久了?低头太久了?耳机戴太久了?但终究是没有依据的猜测。

后来和朋友交流,发现原来有不少人被“眩晕症”困扰,但是大部分人对这个病知之甚少。甚至我咨询备孕的医生也问我,“耳石症?哪个shi?”

期望大家不会有需要了解到耳石症的一天吧,因为它真的挺难受的。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另一个TA也有类似的经历,请点击这里了解TA的故事和医生点评。

作者:永远不可能结束打工的宅家lady

编辑:香橙

v5Mn6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