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只接吻不恋爱的“嘴友”背后:潜藏的风险与有问题的恋爱观

“嘴友”一词近期在社交平台走红,有网友尝试招“嘴友”,引起争议。在高校的校园墙,也出现学生招“嘴友”信息。

网友所谓“嘴友”,指双方约定仅接吻但不建立恋爱关系,这意味着双方除了相约接吻,不得干涉、介入彼此生活,而且任何一方随时可中止这种关系。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检索发现,“嘴友”这一概念并非今年才出现。早在2008年,豆瓣便有人成立了名为“当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吻”小组,为只希望“接吻”而不涉及其他关系的人提供讨论场所,由此延伸出“吻友”。2017年,该小组的帖子停止更新。在知乎上,2021年还有关于“吻友”的问答和讨论。

352

为何年轻人愿意尝试“只亲吻不恋爱”这种特殊关系?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多位有过“嘴友”关系的年轻人,他们表示,自己向往一段真正的恋情,但由于多种因素,当前没法进入恋爱关系,此时仅接吻不恋爱的“嘴友”关系成为了一种替代选择。同时,他们会严格区分“嘴友”和恋爱关系,不会轻易让“嘴友”转变为“恋人”。

“想要亲密,但又害怕真正的恋爱。他们有很多的担心,担心自己处理感情的能力,不敢追求纯粹的性。这里面有道德的束缚,担心性的风险,也怕自己走心而对方没有认真投入。”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原主任费俊峰表示,“嘴友”不是真正的恋爱体验,没有责任感,这说明缺乏进入亲密关系的勇气,对自己的不自信,对别人的不信任。

“这也是一种自我伤害,因为对自己身体不尊重,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工具和物。这种交友恋爱观是有问题的。”费俊峰说。

在校园墙招“嘴友”

“想要个嘴友”,关丽在校园墙发布的信息很快引起了关注,不少人在下方评论起哄,有人写道“长见识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嘴友”是个新鲜事,出现在以建立恋爱关系、学习小组为主的大学校园墙,热衷、追逐新鲜事物的大学生们仍觉得新奇。

关丽招“嘴友”并非一时兴起。她在社交平台看到招募“嘴友”的信息后,就觉得这很有意思,“切中了自己目前的需求”。

关丽就读于国内一所知名传媒类高校。对于招“嘴友”的尝试,她自我剖析,觉得和自己一次“吻而不得”的经历有关。

关丽透露,她曾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当她以为是一段关系的开始时,对方却说“我不会和你谈恋爱”,宣告这段关系结束。成长过程中,她发现很多人有类似经历,即接吻了也没有建立恋爱关系。“这时候我发现,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平常,也没什么大不了。”渐渐地,关丽觉得,享受当下很重要,她想有“当下有亲吻喜欢的人的快乐”。

陈鹏毕业于国内某985高校,他认为自己是被动成为“嘴友”。

“我们是同学,认识了很久,也有身体上的接触,但是一直没有确定稳定的恋爱关系。直到毕业前夕,很快就要告别了,我亲吻她,她没有拒绝。”陈鹏觉得,在两人的关系中,对方占据了主导,他向女同学表白,两人也以男女朋友关系相处过一周,但对方很快说他们之间不合适,想继续以朋友关系相处,他答应了。

女同学跟陈鹏说,对她而言,要维持一段男女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是一种精神上的负担,她当时无暇处理。但同时,她愿意和陈鹏频繁地见面、聊天,也不排斥拉手、拥抱、亲吻等一些亲密行为。

陈鹏再次表白过,希望确立恋爱关系,但对方还是拒绝了。最终,陈鹏接受了女同学提议,以“有亲密接触的朋友”关系继续相处。他愿意的理由是,“对方非常漂亮,并且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毕业后,陈鹏尝试和女同学建立长久联系,甚至表示可以去对方的城市,两人一起发展,但女同学不再回复他的信息。陈鹏说,这段关系结束后,他发现自己可以接受“不谈恋爱,只接吻”的相处模式,即使对方不再是自己所钟情的那位女同学。

仅特定场景下的偶然动作

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王小雨,经常参加聚会、酒局。在心情颇佳、气氛到位时,她可能会选择进入一段“嘴友”关系。

据王小雨介绍,她最近的一次“嘴友”经历,是某个周末,当天某知名游戏在进行总决赛,她和一群人聚会观赛。在一群光鲜亮丽的年轻男女中,她发现了一名英俊的男子,交谈后发现两人是老乡,关系很快拉近。比赛结束,她便不再留恋这种关系。

在王小雨看来,在一些特定社交场合,寻到“嘴友”是体现她魅力值的一种指标, “我就是喜欢全场看起来最优秀的男生眼里有我,这能满足我的虚荣感。”但她也强调,自己不沉迷这种社交场合的“捕猎”,这只是发生在特定情境里的偶然动作,不能影响自己日常生活。

“谁能够成为自己的嘴友”,王小雨没有明确标准,她把“嘴友”之间的亲吻看成是特定环境下的行为,重点是看对方的某些特质能否打动她,引发接吻的冲动。

王小雨把“嘴友”和恋爱分得很清楚,绝不会允许“嘴友”关系转变为“男女朋友关系”。“既然约定好到接吻为止,我就不会再有任何接下去的动作。”王小雨说,她不会主动去社交媒体上寻找嘴友,“我把对方当作物品,也不介意对方把我当作物品,我们就是一个游戏中的物品交换,不会有更多感情价值的交换。”

“对于真正喜欢的人还是要小心翼翼确定关系,可以是从朋友做起,但是要有循序渐进的过程,有明确的关系排序。”王小雨说。

一种替代选择

陈漫正在一所顶尖的艺术高校读研,繁忙的论文、作品创作和日常工作几乎占用了她的全部时间。她说,自己没有旺盛的情感需求、亲密关系需求,“我不会在各种社交媒体渠道上找‘嘴友’,但是有时候缘分会自己送上来,比如在图书馆看书、在出拍摄任务或者其他工作时,可能就会遇到能够成为‘嘴友’的人。”

陈漫觉得,这是自己的主动选择,“有时候写论文和工作实在是太辛苦,可能就会顺应这样的需求。”她回忆最近一段“嘴友”经历,当时正值因疫情封校,男方决定离校,处于这样的时间节点,为了在对方心里留下一点痕迹,她和对方接吻了。“接吻其实是加速或者结束一段关系的契机,在双方都有心动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候。”随后,她向对方宣布关系结束,不再与对方联系。

在陈漫心中,“嘴友”不是恋爱,“我不会把嘴友当做一个鲜活的、值得探讨问题的人,(他)就是一个扁平化的,承载我的某种需求的对象而已。”不过,陈漫承认,这种过于唾手可得的关系,会对人生带来一些不确定的影响。“正式的恋爱关系需要稳定的、长期的相处,那种真正神圣的、确定的爱情,我远没有到匹配这种关系的阶段和能力。”

“我现在更偏向于维持一种‘不确定’的关系,暂时不考虑成为任何人的女朋友。”陈漫觉得,在目前的人生阶段,谈恋爱需要考虑更多复杂因素以及有更长远的思量。

陈鹏认为,亲吻在生理上、情感上都能给人极大慰藉,同时也要有所节制,“一方面大家双方自愿,都是单身状态,这样就更接近一种契约,没什么道德风险;另一方面,拉手、接吻这种程度的接触也比较适度,能比较好地满足我的需求。”陈鹏觉得,要维持一段恋爱关系,要付出很多精力和成本,而“嘴友”能以极低的成本去满足自身需求,“很多时候生理需求会优先于人的责任感、道德感,这可能也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选择找‘嘴友’的原因。”

对于未来情感关系的期待,陈鹏表示,最好是谈一段双方奔赴的恋爱,以男女朋友的关系相处,但若无法建立这种恋爱关系,“嘴友”也是一种替代选择。

可能存在的风险

“嘴友”关系,看似是一种双方自愿的契约关系,且有可遵循的“游戏规则”,但也存在着诸多可以预见的风险。

在寻找“嘴友”、建立“嘴友”关系时,面临被骚扰、被诈骗的风险。澎湃新闻发现,一些年轻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招募“嘴友”并带坐标的帖子,这些帖子下方的回复往往不堪入目。澎湃新闻曾尝试通过社交平台发帖,寻找有过“嘴友”经历的受访者,所收到不少私信存在性骚扰内容。此外,网络鱼龙混杂,寻找“嘴友”还有可能遭遇“杀猪盘”。

另一方面,即使顺利建立了“嘴友”关系,仅限接吻的契约可能随时遭到破坏。王小雨和陈漫均表示,在和“嘴友”相处的过程中,不止一次遇到除了接吻外,对方要求进一步发生性关系的情况。

王小雨认为,“嘴友”想进一步发展,这背离了“嘴友”的初衷,会为这种关系带来很多风险 “‘嘴友’本来就是很一种简单的消遣,但是这种人的存在可能会带来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纠缠”。

陈漫的底线是,“绝不发生偶然的性关系”。建立“嘴友”关系前,她会格外重视对方的人品,并明确告知自己的底线,见面地点上会避开家里等私密情境。她提醒,如果选择进入到“嘴友”关系,绝对不能缺失警惕和安全意识,不能因为“事先的约定”就将自己完全放心地交给陌生人,“本身男女关系中,女生就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因此在和‘嘴友’的相处中格外需要清醒和强硬,不要就是不要,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值得注意的是,若发生违背意愿的亲密行为,“嘴友”这种特殊的关系,可能还会给事实的认定、受害者维权带来困难。

情感错位也容易伴随“嘴友”关系,不少当事人混淆“嘴友”和“恋爱”,付出真心后发现自己只是“嘴友”,会给自身带来伤害。黄一舒曾和有好感的男生处了相当一段长的时间,感情逐渐升温,却从未得到有关“确认关系”的回答。一次,男生主动亲吻,黄一舒认为这是恋爱的起点,但随后遭遇了男生的逃避和冷暴力。她百思不得其解,甚至陷入自我怀疑、自我矮化,时至今日她仍无法对亲密关系重新抱有期待。

陈鹏直言,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自己尝试过“嘴友”,也不敢随意向外人流露自己对“嘴友”的真实看法,他不想被指控是一个“私生活随便”的人。

353

关丽在校园墙上发布的招“嘴友”信息。  受访者 供图

在校园墙上发布招“嘴友”的信息后,关丽收到了不少好友申请,“一个合眼缘的都没有,我都不喜欢”。关丽表示,“嘴友”越受欢迎,说明人和人之间真诚的、健康的情感关系越少,“还是希望这个社会是一个能够谈论真诚的‘爱’的社会”。

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原主任费俊峰表示,尝试“嘴友”关系的年轻人应该是很小的群体,不是普遍现象。如果年轻人有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应该不会去选择尝试“嘴友”。

“想要亲密,但又害怕真正的恋爱。他们有很多的担心,担心自己处理感情的能力,不敢追求纯粹的性。这里面有道德的束缚,担心性的风险,也怕自己走心而对方没有认真投入。”费俊峰指出,有没有恋爱,要看在身体上多大程度接纳一个人,这是一个重要的判定标准。因为口头的承诺,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有人也许身体上已经接纳对方,但嘴上还不敢承认那个关系。

对于“嘴友”现象的出现,费俊峰分析认为,一,可能跟疫情有关,年轻人缺少线下跟异性接触交流的机会,不利于他们正常地交友恋爱;二,可能也与卷的大环境有关,因为喜欢一个人需要付出很多,很累,而现在学习、工作已经卷得太厉害了,很多年轻人已经没有力气谈恋爱,都说自己过得挺好的,但人的一些基本需求是客观存在的,这让本该慢慢谈的恋爱变得十分快餐化、可得化;三、也有自身的原因,很多年轻人在学生阶段过得比较压抑,该恋爱的阶段没有异性接触恋爱的体验,对亲密关系好奇,但没有合适的对象。年轻人比较关注社交平台,而社交平台有很多这种新的交友恋爱方式内容,吸引了一些年轻人去尝试。

“一些人对亲密关系既向往又恐惧,所以选择了一个更有掌控感的方式,因为在传统观念里,只要没有发生性关系,还是纯洁的。”费俊峰说。

对于“嘴友”存在的风险,费俊峰表示,“嘴友”所带来的随意口腔接触可能会传染疾病,也可能被人骗财骗色。“嘴友”不是真正的恋爱体验,没有责任感,这说明缺乏进入亲密关系的真正的勇气,对自己的不自信,对别人的不信任。这也是一种自我伤害,因为对自己身体不尊重,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工具和物,这种交友恋爱观是有问题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