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同室艹戈,相奸何急 西门庆把潘金莲给告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这两天的微信,被一幅写着“一大帮西门庆把潘金莲给告了”的漫画刷屏了。之所以激发出诸多百姓的嘲讽,绝大多数是对连云港那个女辅警处理结果实在看不过眼。其中少部分人,有可能嫉妒官员集体白嫖,还能嫖出个受害者身份这个特殊待遇,所以跟着起哄架秧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属于慢热型,反应较为迟缓。对公平、公正的大众事件,涉猎到法理的公案,总得东张西望地且琢磨一阵子。碰到那些稍微带一点合情不合理,合理不合情的纠缠,就会懵圈,十个手指头来回的捋,一时半会不见得能弄出名堂来。

可对那些荒唐滑稽的闹剧,却一下子就看出个正邪、是非来。这不,对连云港市公安局那个倒霉辅警许艳,睡了一大群男人,也可以说被一大群男人睡了,被判了13年重刑,还罚款五百万元,就觉得不太对劲,离谱得相当邪乎,无论怎么说服自己,都想不开这事。

连新华社都按捺不住性子,向那个地头隔空喊话:对公众质疑,需要公开解答。这么多年我的思想觉悟提高了不少,始终坚持听党的话,跟党走基本原则,指向哪里,俺就打向哪里,也就码出了以下文字。

出事那旮瘩,是苏北最贫困的县。当地有这样的风俗,谈恋爱的男方如果把女方睡了,分手时,要支出一笔“青春磨损费”作为补偿。具体金额多少,根据男方的经济条件不同而有所差异。特别是女方要是有流产等善后事宜,就得具体商议,能私了尽量私了,不宜公开摆在台面上,这样对谁都不好。

这是人之常情的事,女人跟男人上床后要点钱花,不犯毛病。花多花少,跟男人的经济承受能力相关,两厢情愿,不关别人的事。如果要钱花有罪的话,那天下恋爱中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都得要蹲监狱。

可那个叫许艳的女辅警太稚嫩了,年龄刚过成人线,就把身子送给公安局长、派出所长、学校校长、医院院长这些保一方平安,管一方健康,提升一方文化的领导使唤。到头来趟了池浑水,床上睡出大祸。19岁起步,25岁就折进去。好好青春年华要在大狱度过,这辈子基本算是交代了。

395346c562bd25f386969fb987198833

事情有那么严重吗,我怎么也没看出来她应该要遭受这么重的法律严惩,最多属于道德有问题,生活作风不正派。再往狠一点讲,也只能说到喜欢搞破鞋而已。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即使偏偏好这口,愿意找有家室的公职人员风流,品质大大的不好,活该身背骂名。但法律归法律,民情归民情,根本不能放在一起说。

她有所图吗,不能说一点都没有。面对那群有家有室,一把年纪的大老爷们,玩纯洁情感,绝对不可能。特别是一个偏僻的穷地方,是个小官就可以大显身手,没有家庭和社会背景的女孩,用身体交换日后工作和生活便利,不能说是很正常,但情有可原还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这些年来,官员们因扎堆睡女人而倒下,前赴后继,层出不穷,也就见怪不怪了。

客观上看,女孩要价,似乎比购买性服务费偏高一些。可既然是性交易,物价部门并没有发布过参考价格,都是经由双方讨价还价的博弈结果而定,均按嫖客的支付能力和支付意愿成交的。睡两个月要价20万,有人觉着高了,有人还觉着低了。

有特殊身份的爷们睡九零后女孩,所付出的价钱本身,应该包含额外签订保密契约的价款。超出一般性交易市场价位,是必须的。

嫖客怕性关系暴露后影响声誉职位及家庭稳定,只是构成女辅警讨价还价的条件。无论十万还是一百万,都是市场化行为。有谁真要是觉得亏的慌,最多算是性交易的价格纠纷。昨天3.15的热度还没降下来,大可向消费者协会举报“质量与价格不符”,维护一下自己消费者权益,不就结了吗。

如果不解恨,咽不下这口气非要打官司,那也只属于民事纠纷。严重点,可认定为“扰乱市场,价格垄断,坑害消费者”,顶格也就是“非法经营”罪。

或由于某种特殊原因,非要往刑事案上靠,也就是个卖淫嫖娼案。那群公职人员以嫖娼、购买性服务给予罚款、拘留,行政处分,女孩以卖淫罪罚款、拘留,行政处分,各打五十大板,谁都不会喊冤。

让人纳闷的是,当地法院非得跟一个小女子过不去,把一个道德问题处理成严重的法律犯罪,愣是按敲诈勒索罪,将女孩刑之于法。

法理上,敲诈勒索的重要条件就是非法性。如果女辅警与涉事官员发生性关系后确实怀孕,那么她索要钱财就有合法的请求权,属民事纠纷而不是刑事案件。敲诈勒索的另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强制性。女孩如果肚子被搞大了,以农村传统风俗的家人闹事来维权,谈不上强制性,被索求方只能认倒霉,想着怎么把事平掉了就是了,别无他法。倘若双方彻底撕破脸皮,女方干脆实名举报,非要让对方身败名裂,这也是法律规定的正当方式,也谈不上强制性。

有人可能质疑,女辅警即便怀孕是事实,索要128万是不是太多了,属不属于非法占有。这样的事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说了不算。法院有大把类似案例判决,天价索赔,不等于敲诈勒索。

女孩的要价,要出了官员正当收入与高额嫖资严重不符的事实。可法院竟把这群嫖客兼贪腐嫌疑人称为“被害人”,这就相当离谱,说成是对党纪国法严重亵渎,一点都不为过。

这起“艳照门”的刑事判决书,把“受害人”这三个字用在这帮淫官、烂人、恶人、贱人身上,深深地伤了国人的心。问题是,只要被定性为“受害人”,那就理应获得该得到的追缴“赃款”,名正言顺收回了嫖资,以免费白嫖补偿了因被处分的损失,正负找平。

还有不可思议的,经不公开审判,许艳以后要蹲大牢不说,还要担负巨额罚款,并在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不知为什么这么干净利索地着急,急出水平,急出高度。

4b704adb2c8194889e4be6dcf4cf06f8

罚金500万也是一个出奇的数字,看上去有那么点女辅警性服务质量不高,卖淫卖出了假货,假一罚二的赶脚。罚金的依据并没有说明,只能让人合理推测,她可能还睡了没有被公示的其他人,出于保护的需要,重要角色不宜公布,只需要把钱追回来就算齐活。

13年刑期,有一说一,我还没见过职场二奶被判得这么重的。审判长个人意见就能定夺的吗,制度不是这么安排,刑事案件判决背后有一个审判委员会,决定权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而主导审判委员会的是个更大的人物,可一语定生死。这就让人怀疑到这个离奇的判决,要么有杀父之仇,要么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缘由。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背后介入的因素一定不少。

这让我想起前些年,重庆奇女子赵红霞,背后有团队运作,利用色相勾引官员上床,拍成岛国片后要挟领导给办事。案发后被判“敲诈勒索”罪,赵也只判了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

相比较之下,女辅警只是出卖自己的身体,私下里挣点官员的私房钱,算是私域里的交易,不牵涉公权力。虽然这交易有违道德,也不合法,但用“敲诈勒索”定罪,实属冤枉。

明明一群有权有钱的叔叔大爷、官场老油子睡了人家女孩子,结果定性为一个90后姑娘睡了一群公职人员。如果不是东窗事发,许艳锒铛入狱,可能还会和更多官员做性交易。长此以往,灌云县官场上就有很多“同靴兄弟”。这也倒好,有利于干部之间活波团结。

女辅警在整个警察系统里是一个弱者,特别是现在审判台上,受害人都是权贵人物,她的命运是可怜无助的。事至如今,此事件已经不单单关乎她个人命运,很重要是涉及到社会公平正义的大是大非问题。 
 

善良的人都是坏人催熟的。权力的底裤都被扒光了,也就可以无所顾忌。不知名网友作诗一首:千古奇冤,江北一艳。同室艹戈,相奸何急。我有个律师朋友,人家的义愤比我更大,哭着喊着要免费帮那个女孩做二审无罪辩护。

2020年11月18日,常州某个派出所民警方某,嫖娼完事后,向卖淫女宋某表明自己是警察,还亮出警官证。以对方卖淫为由,要将其带至公安机关处理进行威胁,敲诈勒索卖淫女一万块钱。

这还没过劲,连云港又整出这档破事。都是咋了,怎么尽出侮辱性极强的龌龊事件。这一定会让当地省、市政府很不爽,也考验他们解决法律信用危机的能力。

有公职人员指着记者鼻子骂:你到底是站在Z府这边还是站在人民这边?这是个掷地有声的好问题,有时间我得认真琢磨琢磨。

实事求是的说,确实是敲诈勒索。那些淫官贪腐睡女人,这些事情另案处理。但是就这个女人来说,她索要钱财并不是说我让你睡了你给我钱,那个属于愿打愿挨,她是以不给钱就把事情捅出去让对方身败名裂为要挟从对方手里要钱的,这个当然是敲诈勒索。文章里面的逻辑混乱。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