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哈萨克牧民投诉大批牛羊被集中隔离 影响生计


中国当局严厉的防疫措施在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造成次生灾害。有新疆伊犁的哈萨克牧民表示,他们的牲畜被隔离,许多牛羊死亡,影响牧民生计。而在西藏拉萨,也出现了当地民众的逃亡潮。

海外哈萨克人权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30日在推特爆料说,新疆封城已90天,当局对牲畜也大搞清零隔离。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玛纳斯县的哈萨克牧民求救视频可见,大批骆驼、马、牛、羊被强制性隔离到狭窄、没有草的草原,数以万计满山遍野的骆驼、马、牛、羊发出鸣叫,无人闻问,更有牲畜在雪地挨饿受冻。赛尔克坚痛批,连牲口都被中共整死了。

赛尔克坚说:“几千名哈萨克人被关进县城的隔离室、所谓方舱医院,另强制牲畜聚集在荒野、山脚下,不允许车辆转运送草和饲料,或将他们转运到大草场,大批牲口被饿死、渴死、被野狼追赶、从山腰坠崖死的很多。当局在疫情间禁止放牧羊牛,摧毁哈萨克人民的经济基础。”

塔城官员证实“禁止放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31日拨打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政府热线电话。接线人员称管不到塔城,另指要打到塔城地区疫情防控中心。

塔城接听人员表示,确有规定禁止放牧,自治州的规定是统一的。本台记者进一步询问原因,以及遭隔离集中的牲口被饿死、冻死问题?塔城人员称不知情,表示玛纳斯县属于跨区,要打去昌吉州询问。记者又多次拨打塔城区提供的两个昌吉州政府部门电话,但电话都处于忙线,无人接听。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显示,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显示,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显示,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赛尔克坚指出,当地至少有一百万哈萨克人过着游牧生活。他举例,中等牧民约拥有二千多头羊、三百头马、八十头牛。哈萨克人的牲口遭遇集中管理,亲眼看到他们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被活活饿死、渴死。

牲口遭隔离、贱卖

赛尔克坚质疑,有些官员恐吓牧民,牧民担心牲口饿死只能卖掉。牧民被迫贱卖牲口给当地官员,牛羊价格较疫情前至少翻了两倍,官员宰杀牲口贩卖肉品,从中获利。

赛尔克坚说:“哈萨克牧民被迫卖给官员一头牛顶多二百块、三百块人民币,但正常牛一头可卖七千、一万人民币,公牛可卖到二万人民币。一头羊正常可卖七百至一千,但卖给官员一头卖五十、一百块人民币。当地官员中间赚利润百分之九十,甚至更大。”

赛尔克坚指出,当地官员透过这方式发大财,透过支付宝、村委会,有关领导下订单,牛肉、羊肉直接送内地如上海、北京。封城后,牛羊肉价格飙升。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显示,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显示,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冻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冻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赛尔克坚提到,伊犁原有集中场所成为隔离中心或方舱医院,一处塞满了五百至三千人,一个挨一个,甚至连厕所都挤人,背靠背隔离在厕所,连未成年孩子都被关在里面,不允许亲戚接回家。他表示,新疆防疫现况惨烈,不输战争。

哈萨克人投诉土地遭转租汉人 向上级反应却被打

赛尔克坚还表示,中共官员借疫情持续残酷打压哈萨克、维吾尔人、利用疫情发大财,还非法转租土地。近日在伊犁自治州发生有哈萨克牧民持草原使用证有效期五十年,合法草原却被当地汉族官员非法占领、转租给汉人。

赛尔克坚说:“夏季草原放牧,草吃光了,要转到自己的土地,书记却已把土地转租给汉族老板种玉米。哈萨克牧民觉得过份,跟书记理论。书记、汉族老板和二十多名警察却以棍棒打伤牧民,连三岁小孩颅骨都被打到粉碎送急救,生死未卜。孩子、父母和其他被打的哈萨克人都已失踪或被抓。”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冻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新疆伊犁哈萨克人传出视频,大批牲口被集中隔离,禁止放牧、移场饲养或运送牧草,恐有牲口饿死冻死,冲击哈萨克和维吾尔牧民生计。(赛尔克坚提供)

中国各省至拉萨打工的汉人上周举行抗议要求返乡后,当局放行。大批离藏人群拥堵西藏通往各省公路。(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
中国各省至拉萨打工的汉人上周举行抗议要求返乡后,当局放行。大批离藏人群拥堵西藏通往各省公路。(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

赛尔克坚痛批,若中国其他省份发生非法占有别人土地的事件,村民可循民事诉讼发声,但在新疆,中共最基层官员村书记、村长睁一眼闭一眼,从中获利。不论是以清零为借口控制新疆牧民和牲口不能自由活动、把集中场所变成方舱或非法占用牧民土地,都是变相进行种族灭绝政策升级。

截至目前,本台尚无法独立核实赛尔克坚提供的上述信息。

世维会:维族遭中共更强力监控

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本台采访也指出,中国政府采取极端封控政策,强迫维吾尔人居家隔离,导致民众承受着饥饿和精神上的摧残。

他指出,所谓的疫情防控清零政策给中共提供了更多政治借口,将维吾尔人强制关起来,进行更系统性的监控。而为防止引发当地民众不满中国政府的抗议,当局加强对维吾尔人的监控,以及对互联网、手机和社交媒体的管控。

西藏汉人打工族示威后获当局放行 离藏潮涌现

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引发各地民怨。西藏拉萨在26日爆发在当地打工的大批汉人示威要求返乡后,目前也和郑州富士康员工相似出现“逃亡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28日报道,离藏通往内地的公路塞满车流,这与近三个月封城期间空无一人的情况大为不同。

报道指出,日喀则27号公布允许民众离开所在地,但必须在一周前上交报告,且须出示24小时新冠检测阴性证明。汉人抗议后,当局就对汉人打开方便之门,至于藏族打工者能否回到西藏其他地区的家乡则不得而知。

本台记者周一多次拨打西藏疫情防控中心,但电话都处于忙线状态或转至语音信箱。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国际社会由此对中国当局的西藏民族歧视政策可看得更为清晰,汉人可回乡也不怕把疫情往外扩,藏人却仍被迫在西藏隔离或封控在家中。

流亡藏人:汉人抗议就放行 说明是维稳非防疫

达瓦才仁提到,很多西藏人怀疑,当地都封了三个月为何还有阳性验出,是不是当局自导自演:“汉人抗议了就可以放,说明这不是疫情、人不能流动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愿不愿意放人的问题。难道病毒会区别藏人、汉人?病毒本身还是从中国带到西藏的。中国政府只是借疫情进行维稳控制手段。”

在台流亡西藏学生慈仁塔青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完全没有什么逻辑的防疫措施,不让他们回去 ,都关在拉萨城市,每个人都知道这防疫没道理。整个世界都开放了,有的国家连口罩都不要戴了。习近平的防疫跟政治有关。”

慈仁塔青说,受害民众经济来源都靠打工, 从乡下来不让他们回去,买不到菜,物价上涨,三餐都成问题;还好有些拉萨藏人帮助外地打工的汉人和藏人,不然更惨。

相较郑州富士康员工返乡逃亡潮,慈仁塔青说,其他地方民众返乡逃亡只会被认为不遵守防疫规定,但如果西藏人抗议要返乡会被扣上“分裂国家”的罪名,要付出被抓、被入狱的后果,下场完全不一样。'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何平    网编:瑞哲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