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国会骚乱后,美国的下一步怎么走?拜登有没有能力愈合伤痛?

Sat, 09 Jan 2021 02:07:19 GMT

在美国国会示威的特朗普支持者与警察对峙(路透社2021年 1月6日)

美国国会大厦星期三遭到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暴力入侵后, 美国的朋友和敌人都在关注美国下一步的走向。 特朗普总统会被罢免或是再次遭到弹劾吗?从现在到新总统宣誓,美国会不会再次发生暴力?特朗普总统的政治生命是否已经结束?拜登有没有能力愈合一个分裂的美国?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声望会因为这次的骚乱而受到影响吗?

特朗普总统会不会罢免或是再次被弹劾?

星期三的暴力事件后,美国国会两名级别最高的民主党议员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星期四(1月7日)呼吁立即罢免特朗普总统。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统计,截至当地时间7日,美国参众两院有200多名议员支持罢免总统特朗普。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人已致函副总统彭斯,敦促他采取行动将特朗普免职,称他煽动了暴动行为,并“试图破坏我们的民主”。他们呼吁副总统彭斯援引第25 修正案将特朗普罢免,否则,他们将对特朗普启动第二次弹劾。据报道,彭斯反对罢免总统。

与此同时,路透社星期五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众议院的民主党人计划在星期一提出不当行为指控,这可能会导致对特朗普总统的第二次弹劾。如果成功,特朗普将是美国历史上被两度弹劾的总统。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国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是第一批要求弹劾特朗普的议员之一。目前已经有超过20名民主党国会议员表示应该罢免特朗普。奥马尔星期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必须弹劾总统,将他立即罢免,这样,他就无法再威胁到我们的民主和世界,也无法再担任公职。”

在星期三早些时候“拯救美国游行”(Save America March)集会中,特朗普曾鼓励他的支持者游行到国会大楼进行抗议。许多人,包括特朗普的盟友,来自南卡罗来纳州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认为星期三的骚乱与总统不无关系。

格雷厄姆星期三当晚就跟总统“割席”。他说:“在我看来,他是一位重要的总统。但今天,你们看到的第一件事,我只能说,别把我算在里面,我受够了。”

一些共和党人,包括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马萨诸塞州州长查理·贝克(Charlie Baker)以及来自伊利诺伊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认为特朗普应该马上离职。

数名白宫高级官员和特朗普政府内阁成员辞职,包括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交通运输部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和教育部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 弹劾案几乎不可能通过。

伊恩.布雷默 (Ian Bremmer)是政治风险研究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创始人、斯坦佛大学政治学博士。他星期五在该集团举行的相关话题的研讨会上说,在国会被占领,在有人死亡后,美国国会对总统当选人进行认证投票中,参众两院,特别是众议院依然有相当一部分议员投票决定推翻本次选举的结果,这显示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在再次弹劾总统的问题上是不会取得一致意见的。

他说:“民主党议员将以压倒性多数投票赞成弹劾,共和党则不会……。对于民主党来说,他(特朗普)必须立即被免职,这是不可接受的。而对于大多数共和党人来说,情况会是这样的,‘我们谴责暴力行为,但我们不会谴责特朗普,是的,我们对这次选举的操作方式依然有意见。这不是合适方法。”

欧亚集团的美国常务董事乔恩·利伯(Jon Lieber )在接受雅虎金融采访时说,现在弹劾总统只是象征意义:“你知道,总统还有两个星期就要离开了。基本上这是个象征性的动作。如果你想做的话,你可以去做。”

他认为,即便众议院可能会通过弹劾总统的条款,在参议院也不会通过。目前,共和党还控制着参议院。利伯认为彭斯副总统在保护共和国还是自己的政治未来方面面临艰难的抉择。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星期五(1月8日)发表声明说,现在弹劾总统只能造成国家的进一步分裂。

他说: “我们的国家现在不仅陷入分裂,我们更是深感受伤。下届国会和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所面临的任务艰巨。但是,要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好的美国,首先,作为美国人各方面的阵营必须团结起来,并向我们的国家展示权力的和平过渡已经开始。弹劾一名任期仅剩12天的总统,只会使我们的国家更加分裂。”

他说,他已经告诉特朗普总统,后者有责任平息骚乱和开启国家治愈进程。我在这里要明确地告诉大家:星期三发生在国会大厦的暴力,破坏和混乱是不可接受的。这既不民主也不像美国人所作的事情。

美国会不会出现更多的暴力活动?

在作为世界民主象征的美国国会被占领后,很多人在质问,为什么国会的保安如此松懈?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 (PaulKrugman)1月8日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负责保护国会的人担心,是因为如果人们看到他们将打着“恢复美国伟大荣光”旗号的人当暴徒对待,是有风险的。

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在骚乱后呼吁国会警察局长斯蒂文·桑德(Steven Sund)辞职。目前桑德已经正式请辞,预计16日卸任。另外,负责参议院和众议院安保的两名高级安保官员也将辞职。

欧亚集团的布雷默认为特朗普总统此后会格外小心,避免出现有可能在法庭上被解读为煽动暴力的讲话,而这将会对他的一些支持者起到限制作用。

他说: “考虑到前一天晚上特朗普的讲话,律师严重把关,严格编辑的讲话。这基本上是一个退让, 是在有人直接呼吁,是在他理解更多的暴力活动对他将来并不利之后发生的。”

他认为特朗普及其助手朱利安尼星期三上午讲话是在鼓励民众将法律置于自己的手中。

星期四晚间,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一段视频,首次公开承认将会把权力移交给拜登。他说:“新一届政府将在1月20日就任。我现在的工作重点是确保权力平稳、有序且无缝的过渡。此时此刻需要愈合及和解。”

特朗普在视频中还谴责了冲击国会事件,指责那些闯入国会、参与暴力的示威者玷污了美国的民主。他最后说:“对我们国家的公民来说,担任你们的总统是我一生的荣幸。对所有出色的支持者,我知道你们很失望,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们难以置信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特朗普星期三晚上也在推特上写道: “我请求美国国会大厦的所有人保持和平。”“不要暴力!记住,我们是维护法律和秩序的党--尊重法律和我们伟大的蓝衣男女。谢谢你们!”

但是,布雷默说,这并不代表美国不会再出现暴力事件。他说,在美国,因为经济的不平等有人在受苦,也有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存在。也有一些州政府因为暴力威胁被关闭。他认为,未来拜登政府为应对“国内恐怖分子”而颁布的行政令和新立法有可能会激发更多的政治暴力事件。

欧亚集团的布雷默说,脸书和推特等公司封锁特朗普总统社交账户的决定也会限制特朗普的影响力。他说,特朗普在某种意识上将“歪曲信息”武器化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虽然他有点担忧科技公司的力量缺乏法规的限制,但是,美国总统被科技公司的执行官们限制说话展示了美国民主制衡的力量。

1月7日星期四,脸书(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和Instagram将延长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账户禁令,至少延长到未来两周,直到总统交接完成。

扎克伯格在他的脸书主页上写道:“我们认为在这段时间内允许总统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的风险太大了。”“他决定利用自己的平台宽恕而不是谴责他的支持者在国会大厦的行为,这令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感到不安。”

脸书和推特6日宣布暂时封禁总统特朗普的账户,理由是他的帖文缺乏事实根据并可能产生“暴力风险”。

美国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这无异于是对总统的“网上弹劾”。总统被剥夺了他最有力的武器,总统既无法对他党内的人发出忠诚度的测试,也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或是转移民众的注意力。

特朗普“后总统时代”的影响力如何?

欧亚集团的布雷默说,脸书等公司未来会不会让特朗普继续使用他们的社交平台将对特朗普在“后总统时代”的影响力产生相当的影响。

他说: “ Facebook和Twitter关于是否允许特朗普以私人身份继续拥有自己的平台,与他的数百万追随者保持联系,在某种意义上,将是重大的决定,因为这将影响特朗普后总统时代的影响力。”

欧亚集团的美国常务董事乔恩·利伯(Jon Lieber )在欧亚集团星期五的研讨会上说,特朗普依然会对共和党和美国民主产生影响。

他说:“我们都知道总统有一个相当忠诚于他的基本群,有些人被他的个性所吸引,另一些人可能是忠于他所代表的一切,比如愿意挑战建制派等。在他的支持者中,他们会这么想。”

根据美国福克斯新闻集团12月6-9日的一份调查,68%的共和党人认为本次选举是从特朗普那里被偷走的。在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中,大约有77%的人认为他是胜利者。在这次选举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继任的人大约7千400万。

利伯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就算不忠诚于特朗普本人,但他们会寻求挑战建制派的人作为他们未来的领导,而那个人可能利用这样的基本群,在2022年的议会中期选举产生影响。不过,他认为特朗普应该不会再参加2024年的总统竞选。他认为,未来四年共和党人应该会不停地鞭笞特朗普。

当选总统拜登有没有能力愈合创伤?

在星期五的声明中,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已经在呼吁美国人团结起来,为国家的愈合努力。

他说,他已经和当选总统拜登取得联系,将与后者讨论如何缓和紧张局势,团结所有的美国人共同应对美国面临的挑战,包括依然在肆虐的新冠疫情,美国企业和个人面临的压力,因新冠疫情而耽搁的儿童,还有来自俄罗斯、中国以及伊朗等美国的对手们的威胁。

他说,“未来的每一天都将为我们提供一个治愈和成长的机会,这是我们不能躲避的责任。美国依然是那个例外的非同寻常的国家,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中,我们必须努力重铸山顶之城的荣光。”

美国前驻华大使、共和党人温斯顿·洛德(Winston Lord)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国会遭冲击事件可能促成两党在拜登执政早期展开合作。他说:“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国会议员已经感到了足够的羞耻和震惊,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都处于危险之中,这最终使他们变得坚强,也许会表现出某种倾向,至少在拜登政府最初的几个月里给予某种程度的合作。”

经历星期三的骚乱后,国会两党议员都在呼吁恢复理性,重建民主信心。

拜登已经在多个场合表明自己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不管他们有没有投自己的票。他在自己的胜选的演讲中也表明了这一点。

欧亚集团的布雷默认为,当选总统拜登从个性和性格上来说,都会尽力团结共和党以及自己党内的一切人。但是他认为,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他的努力会有多大的成效会受到限制。

他说:“他掌权,但是大多数给特朗普投票的人认为,他的当选是偷来的,不是他们的总统,这在众议院的共和党中会体现出来,参议院也一样。”

他还说,因为拜登是年龄最大的当选总统, 一旦他流露出年纪大的人的特征,哪怕就是一两次,他也会在右翼的媒体和社交媒体上被摧毁。 这将是致命的。他认为,美国的分裂太深,拜登很难从结构上愈合这个国家。

不过,欧亚集团的利伯认为,对拜登未来政治议程影响更大的并不是这次的议会大厦遭到冲击,而是佐治亚州的选举。 佐治亚州两个竞选的参议员议席都被民主党人拿下,从而使得民主党取得参众两院控制权。

利伯认为,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可以推出更大的经济刺激措施,这也许会安抚民众的情绪。众议院民主党曾提议向美国人直接支付2000美元疫情纾困款项,但遭到了国会共和党人的反对。

美国的国际地位是否受到影响?

国会大厦发生的事件让美国的盟友们感到痛心,同时,让美国的敌手,中国和俄罗斯等,弹冠相庆,嘲讽着美式民主的衰落。

欧亚集团副主席,曾经担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高级助手的吉拉德·巴茨(Gerald Butts)在研讨会上说,他说,美国这次的选举让盟友不安。国会大厦事件让盟友进一步感到不安。相对于特朗普,盟国的许多盟友更愿意与拜登合作,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他说,在威权主义抬头的今天,美国的盟友们更希望与美国联手,但是,美国盟友们担心美国内部的裂痕。

他说:“美国的许多盟友们正在挠头,他们担心美国是否会继续提供长期的领导力。”

巴茨说,许多人担心拜登2024年会离开,会被另一个“让美国更加伟大”的人替代。他说,美国两党曾经很容易有共识,但是现在没有了。

欧亚集团主席布雷默说,美国需要一步步的来,做到真正的多边主义,重新赢得信任。

但是,也有人为拜登在骚乱后展示的领导力感到乐观。

英国议员丽莎·南迪(Lisa Nandy)是主要的反对党工党的国际发言人。她告诉美国之音,暴徒袭击国会将不可避免地损害美国的声誉,甚至可能会“让那些目前试图攻击自己国家的民主的一些国家领导人更加大胆。” 但是, 她说:“乔·拜登站出来呼吁冷静并谈论这起事件对民主的攻击,这是我们多年来没有从美国那里听到的领导力。”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