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 XOM)和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 CVX) 2020年的景况绝非用艰难二字便可轻轻带过。它们面临的下一个挑战似乎不那么艰巨,但可能更加棘手:得弄清投资者想要什么。

数字显示,2020年是残酷的一年。全年来看,上述两家大油企的总收入下降约30%;它们的长期债务负担均增加约200亿美元,创过去20年来的新高。难怪这两家石油巨头去年曾讨论一项放在以往简直不可想象的合并计划。

OG FY111 OILHER 4U 20210503022257

相比之下,两者的第一财季业绩看起来还不错。埃克森美孚的收入和净利润好于接受Visible Alpha调查的分析师的预期;雪佛龙的收入和净利润逊于预期,主要是因为下游业务部门利润疲软。两家公司在经历一年的亏损之后都转而录得净利润,自由现金流也颇为强劲:雪佛龙为34亿美元,埃克森美孚为60亿美元左右。鉴于之前一年里雪佛龙自由现金流贫瘠,埃克森公司的自由现金流甚至为负,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转变。尽管财务状况吃紧,但两者去年都坚守了增派股息的承诺。雪佛龙已经宣布今年将提高股息。

油价上涨正为这两家能源巨头恢复元气提供助力,但新冠疫情的影响挥之不去。下游业务部门利润疲软的原因之一是,航空燃油需求还没有随着全球旅行复苏而完全恢复。

埃克森美孚的化工产品表现亮眼,市场对塑料的需求依然强劲。得克萨斯州冬季风暴的影响好坏参半。在风暴高峰期,美国大约75%的聚乙烯产能发生瘫痪,包括埃克森美孚的一些工厂,但这也起到了提振全行业利润率的作用。埃克森美孚第一财季来自化工产品的利润几乎是上年同期的十倍。

虽说业绩有所改善,但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上周五发布财报后,股价均略有下跌,不过与12个月之前相比,其股价分别累计上涨25%和13%。鉴于这两家公司都脱离了危险区,投资者显然将对它们提出更多要求。

就埃克森美孚而言,这会体现在将于下个月发生、似乎正获得一些支持的代理权争夺(proxy fight)中。激进投资者Engine No.1宣布,得到了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简称Calstrs)等大型退休基金的支持。而雪佛龙公司正小心翼翼地在自身财务状况与回购预期之间寻求平衡,目前,来自其投资者的回购呼声日趋高涨。

投资者完全有理由持强硬态度。过去五年间,这两家公司的投资资本回报率一直停留在个位数百分比,与历史水平相差甚远。

两者已逃离危险区,但未来几个财季其管理层还是会面临一系列棘手的难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