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美国总统拜登的大规模支出计划,投资者首先需要知道的是,尽管最终通过的计划或许与他的提议不尽相同,但某种形式的支出增加和增税很可能发生。要知道的第二件事是,虽然支出和税收制度的调整总会产生赢家和输家,但拜登提案的范围可能会让这种情况变得尤其明显。第三,由于支出增加的幅度可能超过增税的幅度,至少在早期,拜登的计划可能会让经济发展得更快。

拜登提出了两项雄心勃勃的支出计划:2.3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以及对儿童保育、教育和带薪休假的1.8万亿美元新支出计划。再加上他已经签署的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方案,总额达到惊人的6万亿美元。

不过,与纾困方案不同的是,拜登的支出提议中包含了主要针对美国富人大公司的税收上调和其它能使政府收入增加的抵消措施。然而,尽管民主党控制了参众两院,其中一些增税措施也很难通过。举例来说,拜登希望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但25%的可能性似乎更大。颇具影响力的西佛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已经表示,他比较能接受25%的税率。

虽然拜登的提议可能会被削减,但通过的部分仍可能是一个大数目。鉴于拜登提出的大部分计划都得到了参众两院中占微弱多数的民主党的支持,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政治策略师预计,未来10年将有4万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增税和其他一些措施将抵消其中的1.8万亿美元。Cornerstone Macro的政治策略师认为,最终的计划将更为温和,支出最多为3.3万亿美元,抵消额为1.9万亿美元,但他们也认为,秋季会有一些方案得到通过。


在拜登首次以总统身份向国会发表的演讲中,他大力宣传自己提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包括2.3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和新制定的1.8万亿美国家庭计划。《华尔街日报》驻华盛顿执行编辑Gerald F. Seib从这段长达65分钟的讲话中提取了四个要点:拜登认为高达6万亿美元的联邦支出将有效助力经济发展;他还40次提到“工作机会”一词,强调他对就业市场的关注;同时为了支持高额的经济刺激计划,他无法回避向富人和企业征收更高税额这一话题;最后他谈到美国在他上任百天内已经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封面图片绘制:Ksenia Shaikhutdinova

WSJ S Chinese

特别是对公司来说,这将有利有弊。投资者必须决定如何平衡。增加的政府支出将流入经济,提振国内销售,特别是在那些处于支出流入领域的公司。例如,建筑材料供应商可以从桥梁建设项目中获益。但对于在海外开展大部分业务的跨国公司来说,面临更高的公司税率的同时,也无法享受到那些直接的益处。如果这些跨国公司没有缴纳足够的国外税款,那么它们还可能受到名为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所得(GILTI)的特殊最低税收上调的打击。

然而,重要的是认识到正在提出的计划的规模之大。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7年底签署成为法律的1.5万亿美元减税法案对企业利润率产生了明显的影响,但与拜登提议的财政蓝图重建相比仍相形见绌。

此外,不管拜登的提议最终有什么优点,包括是否公平、有益或明智,它们更直接的效果很可能是提振经济。

按照提议,未来10年政府支出增加的金额将超过通过税收和其他抵消措施获得的金额,而且这些抵消措施看起来有可能会缩减。此外,由于部分增税将针对企业的海外利润,它们对国内情况的影响将只是间接的。最后,由于基础设施项目的支出往往是前重后轻,摩根士丹利的策略师认为,在拜登的计划生效的第一年,政府支出的增幅可能远远超过税收收入的增幅。

加上政府在抗击新冠疫情上花费的所有资金,以及疫苗接种行动已开始释放的被压抑的需求,美国似乎已经出现的经济繁荣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