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多地去年结婚登记量增长明显,部分地区出现近年首次回升,如何解读这一现象?

盖因斯iFortune的回答

短期回升,估计是因为三年疫情压抑的婚恋需求的集中释放。但这无法改变长期下跌的大趋势。

随着城市化、现代化进程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人口脱离传统熟人社会生活,婚姻的“刚需”特性不断减弱,达成婚姻合意的难度不断上升。

实际上,早在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本土),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业化、城市化国家(1850年英国城市化率就突破50%),“剩女”就有很强的存在感,甚至成为一种文化元素,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文学中广泛出现。

20世纪60年代,西方社会开始由现代社会向后现代过渡,性解放、女权运动等进一步剥离了和传统婚姻绑定的诸多要素,包括性生活和生育等都逐渐和婚姻解耦。如今,美国和欧盟非婚女性生育的人口占当年总出生人口的比例都超过40%,而后现代性最强的法国,这一比例超过60%。

对于中国而言,一方面,本身的高速城市化、快速现代化进程,就自带结婚率下降的必然趋势,而西方后现代思想(性解放、女权运动等)在中国的传播,也使得年轻人结婚率提前呈现出后现代社会的一些特征。实际上,在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后发国家提前被超越自身发展阶段的思潮/模因(meme)所影响、甚至被其占据统治性地位,是很普遍的。

当然,对中国而言,结婚对数的十年腰斩,这个速度绝对不只是普遍性的“国际惯例”,还有中国作为全球唯一一个执行了几十年严厉计划生育的特殊国情的影响。

80年代计划生育相对温和(指的是相对90年代及以后,而不是相对于其他国家)。根据七普数据,30-34岁人口(大致是1986-1990年出生人口),每个年龄段都在2000万以上,其中峰值是30岁人口,达到2597万。然而,29岁人口的数量,就断崖式下跌到2051万,28岁人口直接跌破2000万,之后的年龄段人口一路下跌,21岁人口只有1393万(只有30岁人口的53.6%)。这背后是90年代初急剧加码的计划生育

而“只准生一个”的政策也扭曲了现实中的出生性别比,女性出生人口的下跌幅度远超男性人口。七普30岁女性人口有1251万,而21岁女性人口只有655万(只有30岁女性人口的52.4%)。性别比方面,七普30-34岁人口是105.97,25-29岁是110.25,20-24岁更是高达112.51。

10年代初是七普30-34岁人口的结婚潮,11年-14年每年都在1300万对以上。叠加放开二胎后的堆积效应,最终在2016-2017年形成中国人口史上最后一个出生高峰(没错,不是空前,但是“绝后”)。但这之后随着年轻人口数量和人口性别结构的急剧变化,结婚对数呈现出十年腰斩的下跌,也就是自然而然了。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