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夜读|终于,我也阳了

发现自己阳性有些偶然。

上个月底,北京出现了做核酸困难的情况,普通核酸点也容易出现混阳,很多人都在寻找单管核酸的地方。本着万一要用的心态,想到自己也居家近半个月没做核酸,我便在一周前预约了当时可预约到的单管核酸。

这也是近半年来的习惯使然,自从常态化核酸检测开展以来,核酸有效期便成了安全感来源之一。没想到这个临时决定就检测出了阳性。

彼时北京的防疫措施尚在调整中,我压根没有把自己与阳性病人联系在一起。其实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上呼吸道不舒服、嗓子逐渐干涩疼痛,都没有想到是因为阳了。虽然疫情已经三年,也有过密接、居家等经历,但不自觉地仍会觉得疫情离自己有些远,有朋友还说“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阳性”。他的话想必现在已不作数了。

我的病程发展很快,6日晚上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扁桃体肿胀发炎,开始头疼和肌肉酸痛,当夜就在浑身酸痛和异常明显的腰痛中难以入眠;第二天肌肉酸痛还在加剧,伴随着头疼、发热和全身乏力,傍晚便烧到38.6℃,一夜仍旧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么扛到第三天,体温逐渐回落正常,但感觉身体特别虚,吃饭都没力气,开始流涕咳嗽;到了第四天,嗓子已然“哑火”,剧情发展到“安陵容喊宝娟”的阶段……

本以为退烧后身体便会很快恢复,没想到恢复期会如此漫长。大约自第5天后,我就一直处在像普通感冒的症状中,咳嗽咽痛、鼻塞流涕,症状迟迟没有消失。

一直照顾我的队友,自从我阳了后,便处于一种好奇,甚至是期待的状态中。因为家里没有抗原,前4天都没有出现症状的他,本还在得意于自己是“天选之子”,隔天便开始发烧了。看来网上说得不错,病毒比较“体贴”,总会给家里留一个端茶倒水的劳动力。

身为男性的他退烧后比我恢复得还快,咳嗽等症状并没有我严重。只是俩人都没什么食欲,更别提做饭了,从来没两个人这么安心地一起躺着养病。不得不说,来自东北的黄桃罐头也在这个时候抚慰到了两个南方孩子。

我算是朋友圈中比较早发现阳性的,也由此成了亲朋好友们关心的“小白鼠”,接受着每天接踵而至的问询:身体怎么样?什么症状?吃什么药?好点了吗?

在休息之余跟朋友们聊天,让我转移了部分身体不适的注意力,也让我忽然感受到因为疫情而被迫中断的一些人际交往与亲密关系,在这个时候开始渐渐复苏。我们已经约好了待北京情况稳定后的种种计划,准备迎接疫情后的正常生活。

看到北京的情况,我也不自觉地担心起家里的亲戚长辈,在得知我阳了之后,他们纷纷打电话来关心我,而我因为疫情已经许久没有回家见过他们。

久不在家族微信群说话的我,认真整理了我的情况和用药科普、危急情况等,在群里发了长长的话提醒他们多多注意。出乎我意料的是,长辈们对防疫政策调整后的认知倒比我想象的要理性很多,心态十分平和。

过去对于“阳”的恐惧就在这个冬天的北风中消散得非常快。谁能想到,就在阳了的前一周,我还会不自觉地担心:如果自己因为出门被感染,会不会被邻居指责;会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流调信息会不会让人“社死”……这种心理压力在如今各种“抗阳段子”里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家正在用越来越淡定的态度对待“阳”这件事。

巧合的是,就在阳了的那一天,我也离开了现在的公司,就在家中养病时沟通好了后续事宜。也许,“阳了”也正是人生不同阶段的分界线吧,我已经做好了迎接新生活的准备,一切,就等身体彻底好起来。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