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关系将成为21世纪初地缘政治竞争的重头戏,而这场竞争的方方面面都将牵涉两国的科学技术实力。美国政坛上下都对美中在科技领域的竞赛感到担忧,许多美国人担心中国在人工智能和5G通信等前沿科技领域已经超越了美国。“中国已经窃夺先机,目前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时任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前不久在司法部一次关于中国的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这样表示。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Allison)警告称,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有望在未来10年超越美国”。

所谓中国在人工智能和5G领域占据优势的观点,暴露出对科技的认知欠缺,而这种欠缺极易造成误判和政策错误。要平衡好经济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就需要对特定技术有深入了解,而这不仅意味着要掌握最新的科技发展情况,还要从根本上了解基本面变化将如何影响这些技术的演变。我们认为,对美国来说,最有效的政策手段是既保持对中国开放,也要严格管控某些技术带来的风险。

先从人工智能(AI)谈起。在这方面,不合时宜的类比导致了政策上的方向性错误。哈佛大学的艾里森教授将中国比作“21世纪的沙特,拥有新世纪最宝贵的商品”:数据。这个时髦的比喻是指中国庞大的数据源(采自10多亿人口,且隐私保护极为有限)赋予中国的巨大优势。这种观点认为,中国的机器学习算法由于能够在更大的数据集上进行训练,因此无论从进化的速度还是强度来看,都比美国的机器学习算法更胜一筹。

这样的评判犯了两个基本错误。首先,此数据非彼数据。机器学习仰仗的是专门的数据集,而不是堆积如山的无差别数据点。另一方面,这种观点忽视了收益递减规律:无限制地追加数据并不会导致实验结果无限改善,反而可能削弱其表现。就很多AI任务而言,机器模拟往往比堆积如山的数据更有效。

每当谈起要阻止中国获得哪些AI功能时,人们常常会想到某种特定设备或程序,就像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中无所不能的计算机HAL一样。但事实上,人工智能是应用于不同任务的各种程序。几乎所有人工智能研究都是公开的,由全球研究人员共同进行。只有极少数用于特殊安全任务的应用程序需要保密,并受出口管制。

除了计算能力之外,推动人工智能发展的最大驱动力是人才。美国之所以在人工智能研究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原因是美国吸引了全世界最优秀的科研人员。如果美国将这些杰出科学家的工作视为国家机密封存起来,或者限制他们招收中国学生,他们的研究进程就会减缓。这样一来,他们只会把研究转到其他地方,飞到加拿大可用不了多少时间。为保持领先而对研究成果过度保密,只会快速走向衰落。

2019年7月22日,中国深圳宝安机场里的华为标志。

2019年7月22日,中国深圳宝安机场里的华为标志。

图片来源:aly song/Reuters

美国国内围绕5G移动网络的争论,也凸显了不了解长期技术发展带来的危险。近年来,华盛顿方面一直非常担心使用华为(Huawei)生产的设备可能带来被刺探甚至遭蓄意破坏的风险。华为公司在全球5G无线接入网络设备(RAN)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一些人因此认为,美国应采取措施瓦解华为,恢复美国在这一市场的主导地位。

在特朗普政府针对华为展开的围堵中,只有少数几个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封禁了该公司物美价廉的产品。如果不靠诉诸禁令,而是加强安全措施,华为的风险会不会变得更加可控?有关这一问题的争论还在继续。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美国的现行政策从根本上误解了决定5G竞争力和安全性的因素。

华为第一代5G RAN基站是旧版4G基站的改良版,但速度更快。5G技术的终极场景是根据用户需求打造一个无处不在的网络。在使用5G技术后,无论是自动驾驶汽车,还是工业生产管理,再到远程手术……数以万亿计的设备和应用(即所谓的物联网)都将获得新的解决方案。但是,真正驱动5G进化的是半导体、软件系统和云计算,在这些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是美国,而不是华为,或任何其他中国企业。

美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不应该害怕华为,而是要认清楚这家中国公司的现状:华为现在的情况与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在大型机计算时代享有的主导地位非常相像。IBM庞大的规模、专有的标准和软件让竞争对手难以匹敌。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日本政府采取补贴政策,大力扶持日本电气(NEC)等新兴竞争对手,IBM的主导地位才开始动摇。不过,真正导致IBM及其日本竞争对手衰落的则是互联网的兴起。互联网的透明标准让许多新公司的产品能够“即插即用”(plug and play)。而半导体、软件和桌面计算的蓬勃发展催生了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若要在30年前实现这些功能,成本要高得多。

如今,5G也处在类似的时间节点。新一代的5G技术标准,将使得专门领域的供应商能够像互联网时代的微软(Microsofts)和英特尔(Intels)等公司那样,与华为、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展开竞争。通过云计算和软件加以控制,将削弱通过旧的RAN基础设施实现的控制,而前者恰恰是美国的优势所在。引入新一代5G技术标准,需要美国企业采取一致行动,也需要美国政府针对性地予以支持,例如通过采购规定来体现这些新规。

5G物联网能够把成千上万的设备及软件供应商与跨越国界的海量数据连接起来。就安全而言,中国会构成重大挑战,但也只是众多挑战之一。我们可以将5G物联网带来的挑战视为当前普遍面临的网络安全威胁的升级版。有鉴于此,对5G安全的管理仍需遵循当前网络风险管理的做法。

权衡这些利弊,是那些对底层技术有着深刻了解的政治家和外交家的工作。如果一项国家安全战略着眼于消除与中国开展技术接触的所有风险,那么其注定会失败。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哪怕是美国的许多盟友也不会切断与中国技术的联系、站在我们一边。精通技术的政策制定者必须找到更有效的方式来管理与中国开展技术接触的风险,同时加强美国的创新生态系统和提升科技竞争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