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周,少数几只股票如同过山车般的疯狂走势已经让全世界为之目眩,相比之下,凯西·伍德(Cathie Wood)却一如既往地为她的投资者扮演着“印钞机”角色,其“生财”能力之强,鲜有基金经理能与之媲美。

伍德是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方舟投资)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这家纽约的投资管理公司不仅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基金公司,也是有史以来业绩最亮眼的基金公司之一。

然而,如果换做其他基金经理,这样的成功背后往往伴随着失败的隐患。当一只基金规模过大、增长过快时,之前的优异业绩往往难以延续,这几乎已成为一种绕不开的结局。

原因之一在于,随着财富的增长,基金经理很难再像以往管理小规模资产时那般得心应手、快捷果断。模仿者会效仿他们的一举一动,而比起股价下跌时大量抛售股票,在股价上涨过程中卖出几只股票要容易得多。

ARK管理着五只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伍德和11名分析师以及投资组合经理通过主动型投资的方式,投资那些他们认为可以借由“颠覆式创新”来改变世界的公司。

自2014年10月启动至今,ARK旗下最大的基金ARK Innovation的年平均回报率高达39%。假设你在该基金推出之初投入1万美元,那么到2月份第一周时,这笔投资的价值将超过7.8万美元;同样一笔钱,如果当初的投资标的是标普500指数,即便也会增值,但不会超过2.2万美元。

优良的业绩自然会吸引资金前来追捧。2020年3月底,ARK管理的资产总额为114亿美元,而到了去年年底时,这一数字已飙升至582亿美元。

伍德是最早一批同时购买特斯拉(Tesla Inc.)股票和比特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对于那些她认定处于“指数级增长轨道”的资产,她会用充满说服力的方式让人相信她的判断。

OG FQ487 202102 NS 20210210220412

对ARK来说,曾经的效仿者如今已成为竞争对手。到目前为止,已有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至少三个网站宣称会追踪ARK每一天的交易。在社交媒体Reddit上时常爆粗口的论坛WallStreetBets上,网民给伍德起了个绰号:Cathie Bae,Bae代表babe(宝贝),或是before anyone else(赶在其他人之前),在交易员圈子里,人们也常常讨论要买入ARK最看好的股票,以及接下来ARK可能会投资哪些股票。

今年,一些股票甚至还没等到ARK买入,其股价就已经起飞。1月13日,ARK提交招股说明书,希望推出一只名为“ARK太空探索”(ARK Space Exploration)的交易所交易基金。第二天,卫星和太空类股就上涨了8%-10%,而ARK的申请此时还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复。

规模太大反而可能会成为一种阻碍。当你有数百万美元时,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投资几家小企业,而一旦手握数十亿美元,你或许就不得不将投资分散到更多、更大的企业;继续投资(流动性较差的)小型公司会严重影响基金的业绩。许多增长迅速的资产管理公司在转变投资风格后,要么交易成本大幅提高,要么遭遇了严重的业绩滑坡。

ARK在一些小型股中占据了大股东的地位。例如,以色列生物科技公司Pluristem Therapeutics Inc.的总市值为2.19亿美元,ARK持有该公司15.5%的流通股,相当于其他所有机构投资者持股总和的三倍。再比如法国生物科技公司Cellectis S.A.,在这家市值9亿美元的公司中,ARK的持股比例为11.5%——比排在它之后的11家大股东的持股总和还要多。

尽管对这两家公司的投资仅占到ARK总资产的0.5%,但从中仍可以一窥ARK的投资风格。

金融数据提供商FactSet的数据显示,一般来说,ARK对一家公司的投资至少会占到其全部流通股的十分之一,这种情况在ARK的所有股票投资中占到43.5%。相比之下,先锋领航集团(Vanguard Group)的股权投资中,持股比例如此之高的情况仅为9.7%。

如果有朝一日ARK要卖出这些股票,谁会有能力买进这么多股票来阻止股价下跌呢?

伍德在一次访谈中表示,随着股市上涨,ARK也开始采取多元化投资并投资了一些大型公司。她谈到,这些大型公司的股票就构成了ARK的某种“战备基金”,当市场下跌、ARK投资的流动性较差的小型股遭受异乎寻常的冲击时,基金会用大型股的出售所得来逢低买进。换言之,ARK的策略就是在小型股不断下跌时,用抛售大型股的资金来买入小型股——在去年的大熊市中,这一策略就取得了成功。

此外,伍德指出,ARK投资的许多小企业都增发了股票,“有时它们也是在我们的鼓励下才这样做的。”“我们希望我们看好的企业在当下积极投入,”因为在ARK看来,它们应该为未来前所未有的增长机会做好资金上的准备。

伍德说,在股票增发的带动下,久而久之,这些股票的流动性也会越来越好。

如果去年向ARK的基金豪掷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者开始赎回,情况又会如何?

“我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伍德说,“我的意思是,一年前,特斯拉还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2019年底,特斯拉的市值为770亿美元,2月份第一周,其市值已突破8,100亿美元。)伍德谈到,“这告诉我们,也越发让我们坚信,市场已开始认识到指数级的增长机会,”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也会带来充裕的流动性。

即便如此,ARK将大量资产配置在相对较少的几只股票上,这种做法还是令我担心——在一个“小池塘”里,它往往是最大的那艘“船”。

应我的请求,FactSet的基金研究负责人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对ARK的资产流动性做了一番分析。根据她的计算,如果投资者抛售的ARK Innovation交易所交易基金达到一定数量,赎回额高达10亿美元,那么以近期的成交量来衡量,10亿美元的赎回额需要基金投资标的的换手率平均达到14.5%才能完全消化。相比之下,如果先锋领航旗下的Total World Stock交易所交易基金发生10亿美元的赎回,这一比例仅为0.6%。

ARK首席运营官汤姆·斯托德(Tom Staudt)表示,“一旦抛售量达到如此规模,ARK持股企业当天的股票交易量可能会远高于平均水平。”他指出,这样一来,在遭遇赎回后,ARK持股的换手率也许没有FactSet的数据显示的那么高。

卡什纳谈到,ARK Innovation管理着250亿美元资产,鉴于如此庞大的规模,“若果真在一天内出现10亿美元的赎回额,会对市场产生何种影响?人们有理由对此感到担心。”她指出,如果这一幕出现,“基金投资组合中股票所面临的下行压力将在所难免。”

华尔街有句老话,“只有在你不需要的时候,流动性才会出现”,它让我们明白,在股市出现反转时,股票要脱手是何等困难。

还有一句老话,“当你持有某只股票的份额不多时,你是它的主人;而当你手握该股票的大量份额时,它便成了你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