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如何弥补美国民主的缺陷?

鲁本斯坦:国会应该立即纠正特朗普暴露出来的美国民主的缺陷,可采取的初步举措包括更早计票、强制披露所得税、控制总统亲属等。

本文作者为凯雷(Carlyle)联合创始人、联合执行董事长

过去四年中,许多规范美国总统行为的准则都被打破了。最近的例子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鼓动人们到国会大厦举行示威游行,以扭转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这件骇人听闻的事情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很多关注,但它不应掩盖选举过程中的其他缺陷和一系列不可原谅的行为。

特朗普或许本无意推进民主进程,但通过将他所继承的体制的缺陷突显出来,可以说他做到了这一点。国会应该立即纠正这些缺陷,防止未来的总统利用它们。这将有助于恢复民众对选举和政府机构的信任。显然可以采取的初步举措包括:

更早计票。根据1887年的一条法律,新一届国会在总统大选次年的1月6日计算选举人团选票。但美国宪法中没有要求必须等到那个时候,而如今也没有理由拖延这个过程。等待只会让毫无根据的欺诈指控发酵数月。因此,应该修改法律,要求即将离任的国会在大选后尽快计票。

强制披露所得税。总统候选人和总统本人无需公布他们的个人所得税申报表,而特朗普也拒绝这样做。这一点需要改变。此外应该要求总统和总统候选人公开本人所有债务及其与非美国实体的经济联系。

收紧金融交易规则。总统任命的官员若持有金融资产,必须获得政府道德办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的许可,或者卖掉。对总统本人也应该这样要求,或者最好是建立一个保密信托。总统也应该被禁止拥有与联邦政府有关的投资——除了短期国债。这应该包括对政府房产的租赁权,就像特朗普名下连锁酒店拥有的那种。宪法还禁止总统接受外国报酬,但没有对这种报酬进行界定。国会应厘清一点,禁止接受外国的礼物或收入,除非政府道德办公室予以豁免。

控制总统亲属。1967年的反裙带关系法禁止总统任命其亲属担任内阁级别的职务。类似的禁令也应该适用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所担任的那种白宫职位。

保护权力过渡。法律应要求即将离任的政府与当选总统的团队合作,而不是只有得到总统批准后才这样做。

隔绝政府机构。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的任期通常是10年,但可以被解雇,就像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一样。应该只有在得到司法或国会委员会同意的情况下,总统才能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和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负责人也听命于总统。同样不应该在没有独立监督的情况下解雇他们。

限制司法部(DoJ)。应该禁止司法部部长及其他官员就其可能展开的调查与总统或其工作人员进行沟通。

加强对内阁的监督。在未经参议院确认的情况下,代理内阁秘书通常最长可以任职210天。这一期限应该减半,以便国会加强监督。

限制赦免。宪法中对总统的赦免行为约束不多。但国会可以确保这些赦免符合宪法:它可以要求只考虑赦免那些与总统没有个人或经济关系的人,并坚持在披露一段时间后赦免才生效。

这些改变解决不了过去四年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其他总统可能会找到规避既定准则的新方法。但现在采取行动将有助于重建人们对美国总统的信任。

译者/何黎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