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如何看待《无限恐怖》作者 zhttty 疑似诱骗女粉丝事件中,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被 zhttty 证伪?

事件始末

一、1月10日 17:15左右

因某个冲突,《无限恐怖》作者张恒(不是郑爽前任)过去在贴吧里口嗨的贴子被扒

(作者本人在澄清声明中确认图片真实存在,但只承认“口花花”,不承认真的做过图片中的行为。)

svg>
这是一张拼接图
svg>
svg>
svg>
svg>
svg>
svg>

二、1月10日22:00

女事件当事人现身,控诉张恒诱骗未成年的自己

已注的广播www.douban.com

svg>
svg>
svg>
svg>
svg>

女读者表态

svg>

追加确认信息

svg>

当时该作者的粉丝群有人叫嚣要报警,女当事人的态度

svg>

此事曾在知乎出现过的记录,帖子已经404

三、1月11日13:00前

张恒发微博对此事回复。

svg>
svg>

四、 1月17日 15:35,

女当事人在微博发帖自述。

微博名:一颗bluecheese

女当事人在微博里放了与zh结识的经过和截图、二人联系“南京见面”的邮件、自己的身份证(年龄证明)等,并据回忆描述了相关细节,放了自己的身份证(打码版),基本算是实名指认

图太长了我下载下来失真了就不放了。

svg>
svg>

1月17日 19:55

有老读者出来说话,并爆出了一些女孩的真实信息,但随后他修改了原微博,并经多次修改已无现在的内容:

svg>

五、1月19日

作者发布个人声明及驳斥证据

svg>
svg>

女孩针对该个人声明的回复

svg>
svg>

1月19日晚,zh补上个人签名后的更新:

svg>

4、Zh在微博上发他粉丝去宾馆现场调查的视频了,抓住了女方在自述中的漏洞,这家酒店现在并没有自述中的房号。 (作者微博连发两条视频证据)

svg>
svg>
svg>

一些网友开始鉴定笔迹。

svg>

六、1月20日上午:

女孩回应张恒的证据,认为笔迹相似,酒店找错

svg>

1月20日晚上10点前

张恒再次回应签名与酒店的问题,并质疑女方不断修改口径。

svg>
实在太长我不截图了

昨天好像是‘世界张恒日’,别的话也不说了,求锤得锤,这里是更多的内容:
1、不存在的QQ好友:随贴附图一是女当事人(乙喵、梓喵、罗猫喵都是她曾用的网络名)在‘无限恐怖’贴吧里自行发言的帖子,并称她在2012年4月17日已经将我的QQ删除,而我并没有同意她重新添加好友,她因此还发帖请别人来联系我。此事发生在她声称我与之约见于南京的2012年8月(后女事主改口为7月)之前,依照当时的状态,我与女当事人并无其他方式联络,那么我又是怎样和她约在南京相见的呢?请女当事人出具证据。
2、不存在的8219房间续:在昨天女当事人回复“记错了房间,是8209”之后,南京的两位书友今天又去了该酒店,并报了警,在民警的协助下,采集了证据。之前女当事人在微博发言中声称,‘她在2021年1月11日,亲自去了现场房间,看了内部构造,并可以与我当庭对峙‘。所以书友和酒店值班人员在民警的协助下,观看了女当事人声称‘2021年1月11日旧地重历噩梦现场’的监控录像,并从中得知,2021年1月11日在该酒店8209房间从始至终只有一位男性房客入住。由于是在警察叔叔的协助下调取监控信息,不允许有任何的拍摄,所以很遗憾今天没有视频,但是现场的值班人员、出警民警都可以确认并作证,从他们所看到的监控情况来看,当天确实只有一名男性入住。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女当事人是如何’亲自重游噩梦之地,确认房间内部构造‘的,当然如果她又记错了,在微博和豆瓣里都写错了,不是8219房间,不是8209房间,也不是2021年1月11日,那么就当是我们误会了吧。毕竟南京那么大,有那么多房间,无论在哪里,‘这个畜生’都可以对她实施侵害,不是吗?
3、不存在的签名续:昨天女当事人在我提出签名证据,证明她提供的‘签名板’系伪造之后,反驳的说法是‘给书粉的签名和合同签名的字本来就不同’,其实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狡辩。因为本人给书友签名的时候,从来不单独写我的本名,都是写笔名‘zhttty’,或者像这些合同签名一样,两个都写,这一点所有有我签售书或者签名的书友都可以作证。
4、存在的及不存在的一些言论:首先,我在此再次诚恳地为我十年前在百度贴吧论坛里发出的一些不当言论和过火玩笑,向各位致歉。由于本人当时处于单身、愚蠢且荷尔蒙过于旺盛的青年时代,不仅年轻无知、缺乏觉悟,而且容易受到一些不良网络风气的影响,以吹牛为时髦、拿无聊当有趣,缺乏一个准公众人物的自觉。因此曾在百度贴吧论坛中发出了一些在当下看来比较过火且不当的言论,造成了不好的示范,对此本人深表忏悔及歉意。后来本人在与妻子相识之后,受到了她的教育和影响,进行了深刻反省,将能寻到的此类言论都进行了删除和撤回(当时有些已经被百度贴吧自我规制了,做得对)。而在此之后,本人也严格约束自己,没有再在任何公众场合开过此类不恰当的玩笑。如果有个别私人场合和朋友们之间开开玩笑冒犯到了哪位,也希望借此机会向他/她致歉。常言道,爱情和婚姻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尤其是我这种成长于相对复杂环境的人。我打心底里感激我的妻子和孩子,是她们给了我救赎和希望,让我成为一个更加完整的人。希望大家看在我这么多年努力改过自新,求实上进,之前也只是吹吹牛、开开玩笑、口花花且并未造成实质社会危害的前提下,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在此顿首拜谢了。
其实,在2011、12年前后,百度贴吧里大家说话都比较随便。随文附图二是当时女当事人(网名乙瞄、罗猫喵、梓喵都是她)在贴吧的一些发言,其中重口味的也不少,很多都超出了‘未成年人’的言语范畴。回想起来,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这些贴吧里的好友可能都没有特别把她意识为‘未成年人’,而是我们这些‘网络喷子’中的一份子。毕竟有一些网络用户喜欢用特定的身份装扮自己(角色扮演),而我们也都不会特地去追查对方的真实身份和年龄。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所以后来国家制定了网络实名制,对网络上发表的公开可见的言论进行管控追责,这些我都是十分赞成,并坚决遵守的。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本人在单独的谈话中,乃至QQ群里,都决不会开过火的玩笑。但是可能当时的贴吧就是一个这样‘似乎说什么话都可以’的环境,所以包括我,包括这位女事主,还有当时贴吧的很多用户,可能或多或少都有过一些得意忘形、放飞自我的时刻,都说过一些在当前看来比较‘过激‘的发言。说这些,不是找借口和为自己的不当言论辩解,只是希望对不了解当时网络环境的年轻朋友们说明一二。
4、女当事人言语中的多处前后不一致:随文附图三中是热心的书友在‘大宇宙时代‘、’无限恐怖‘等贴吧中找到的一些女当事人的言论。均是发布在她声称’被我诱导并发生不当关系‘的几个月之后。女当事人在其中并未表达如后来微博和豆瓣发言中对本人那样刻骨的仇恨,甚至在她声称事发当天(2012年7月16日)之后的数日内,就出去玩了。实在无法想象,在这背后会隐藏着如此多的仇恨,乃至时隔多年,仍然会出现这样处心积虑的构陷。
自女当事人今年1月首次在豆瓣和微博发出对我的讨伐檄文开始到现在的这段时间中,她的说法前后变了很多次,先是声称’8月中旬我来南京‘(豆瓣),后面又改口到’7月16日‘(微博);先是‘219或209房间’(豆瓣),后是言之凿凿‘8219房间’(微博),但在昨天看到我发出的实锤视频后又改口到8209房间;之前也是她,在微博和豆瓣都声称我在2012年’对她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情感诱导‘,却忘记了她早在2012年4月就删了我的QQ,与我没有直接联系方式,甚至在我结婚时也是通过打给另一个我的粉丝转接给我……面对如此多的变化,如此多的含混不清,我自己批驳起来都觉得很荒诞。(见附图四)
5、一点感想和发愿:事到如今,女事主仍然不敢或不愿当面出来说话,仍然藏在所谓“朋友”身后,挑动群体情绪,施加暴力,可是这些被你当枪使的“朋友们”中,有人已看清了你的本性,直接在微博与你割席。剩下的一些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支持你帮助你构陷我的“朋友们”估计很快也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是的,这次我不会再说所谓的清者自清,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案子,这是千千万万随意被侮辱、被践踏、被缺席审判、被以偏概全却无法发声的人们,在这个荒谬的地方、被一群荒悖的人随手敲几下键盘编织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就能调动群众情绪无视逻辑进行道德批斗和私刑审判的可怜虫们向你们发起的自杀冲锋!诬告的号角声传天下、辨白的呐喊无人垂听。这本来就是畸形的,不义的,而现在冷漠的看着、谩骂着、转发那些文字、随手投掷下不负责任的审判的,也都曾为、或将成为这巨大不公的帮凶。
所以不管你是谁,躲在何处,藏的多深,法律的阳光之下,一切阴暗都将无所遁形。

svg>
svg>
女当事人的重口味言论
svg>
女当事人在其中并未表达如后来微博和豆瓣发言中对张恒那样刻骨的仇恨
svg>

八、1月21日凌晨3点

女方深夜不睡觉,继续回应,指出张恒说法前后矛盾,坚称酒店与签名属实

svg>

1. 【自相矛盾的谎言
对方昨日发文“并不直接认识女当事人本人”,今日又说“认识、只是删除了QQ”。实际对方对本人各个ID了解清楚,并不存在“不认识”的说法。此外,对方声称“4月便已删除好友”“与她并无其他方式联络”纯属捏造,实则在原贴邮件中便有2012年6月21日对方邮箱给予本人的邮件回复【图1】,该邮箱为对方个人邮箱,说明我们彼此认识、私下建立联系,且有qq以外的其他联系方式。
而且,根据邮箱内容,我在6月便知晓对方要来南京、对方告知我回来“详聊”,二人称呼、自起始晒出的来往记录都证明已经超出了29岁作者与14岁女读者的普通联系。
另外,对方声称“并未把她成未成年人”,而在私人邮件中我明确提到“明天小中考”。本地小中考年龄便为14岁,足以证明对方对本人年龄了解清楚;他是在明确知道我14岁的情况下,与我进行私下沟通的。
2. 对于该作者19日展示的“过去十余年签名样本”图片,本人向有笔迹鉴定经验的单位进行咨询,给出细节图供各位参考【图2】。
签名是张恒在和我于南京单独见面时给我的签字,他一直否认此事,是因为不愿承认和我单独见面。然而事实就是事实,等诉讼正式开始,我会申请法院进行司法鉴定,也呼吁对方和我共同申请笔迹鉴定。
3. 请问对方以什么案由报的jing?是否已经立案?是否有回执?真的去了酒店调取监控吗?
2021年1月11日下午4时许,本人身穿白色外衣,扎马尾辫,由街道春秋书店方向步行至该酒店,于前台询问工作人员能否调取开fang记录情况,得到“公安系统能够调取”的回答,并且前往二楼对走廊、事发房间位置进行拍摄。本人昨日上传照片时间地点俱全,既然对方已经调取监控,定能确认本人四时许曾经去过该酒店取证的事实。【图3】
此外,对方昨日声称本人取证图片为“携程截图”没有任何依据,时至今日依然回避答复,希望对方能够停止撒谎的行为。
对方一直采用避重就轻的方式试图推翻当事人自述。酒店细节、开fang记录均可通过法律程序进行核验,只要移交司法系统调查,便能获得真相。既然对方已经报警,为何不申请调取当年入住信息?因此,对于此类疑似混淆视听的发言,本人将不再回应。
4. 对于对方曝光本人贴吧ID并对我十三四岁的言论进行一系列“重口味”一类疑似dang妇羞辱评价的做法,是极度可耻的。对方一面高喊正义,一面妄图以类似“29岁冰清玉洁、十三四岁重口成年”的方式引导舆论,使我深感毛骨悚然。与当时29岁的成年人不同,我那时只有13、14岁,发言也受到网络氛围,即对方与网友的言论、价值观所影响。实际无论何时,对于未成年人的暗示和引导都是十分恶劣、不应当为网络环境所提倡的,这也是我一开始选择发声的原因之一。
此外,对方支持者通过人肉搜索的方式查找本人的QQ、微博、就读过的学校,已深深对本人的生活造成影响。这次事件也切实让我感受到了在受到此类屈辱后发声的艰难,每一次的勇敢之后,陷入的却是另一个受到伤害、人肉、辱骂的轮回。我如今作为有经济条件和学识的成年人发声尚且困难,其他在类似事件中受过伤害的女孩们又是多么痛苦呢?
最后,在时间线、证据链清楚,且对方多次自相矛盾、混淆视听的情况下,这样不断的舆论来回和人肉攻击实是极没有意义的。接下来我将继续投入正常学业之中,希望对方停止撒谎的行为,在正常的法律程序中与我当庭对峙。

svg>
女方所说的张恒本人邮件
svg>
女方所找的笔迹鉴定
svg>
女方称此照片为现场拍摄,不是去携程找的图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