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如何看待「青岛入侵海星」被报道后吸引大量收购商前来收购,现已供不应求?海星威胁解除了吗?

一个男人在流浪的回答

前言

好久没在知乎看到一个【科学板块】问题能两次上热榜了,多棘海盘车威武,赢麻了。

总的来说这个“供不应求”的标题看的让人头大,它可能是无意的,但确实先入为主的描绘出一副人定胜天的乐观姿态,虽然新闻正文里也提及了海中的海星还没捞完,养殖户的损失已经巨大,但在碎片化阅读时代,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会仔细去看的。

然而事实并不是一句“供不应求”能概括的。供不应求的是“渔民捞上来的海星”,泛滥成灾的是“海星”,这两者并不等同。

几天前我在回答这次海星入侵事件的时候,后半部分大体说过我的看法——吃是不能解决生态失衡问题的:海星爆发的根本原因在于它的天敌因为过度捕捞而减少,它的食物因为大规模海岸养殖而增多,两者结合,就增加了海星大规模异常爆发的可能性。同样的例子我们在北太平洋海藻森林里见到过(因海獭等天敌被皮毛贸易大量捕杀导致海胆爆发),在浙江的山区也见到过(因缺少捕食者,野猪种群迅速扩增,威胁农田)。

海星突然疯狂入侵青岛胶州湾,「狂吃」蛤蜊海蛎子,使养殖户哭晕在海边,对此该如何应对?

第一个问题:养殖户奋力自救能不能减少当前的海星灾情?

能。那么多人、船、渔具投入,怎么会没有成效呢?这里不得不感慨一下,养殖户为了自救真的是竭尽全力了,相当大一部分海星是潜水员潜到水里捞出来的,诸位可以查一查最近青岛水温有多冷。我windy查了一下红岛现时水温是7℃,这个温度用来洗菜都能冻得骨头疼,潜水员可是全身没入一泡就是大半天。

第二个问题:各地商贩涌到青岛收购海星能不能填补养殖户的损失?

能填补一部分,但不能弥补养殖户的损失,更不存在“改卖海星赚大了”的问题。这其实是个简单的算术题,楼上评论区的 @Marx艾 已经给各位算好了——目前3天捞海星45万斤,5元一斤就是200来万,目前打捞海星的成本大概是3元/斤,那么实际上这3天利润也就90万。

而养殖户的损失初步估计已经破亿。

你当然可以说,这才3天就捞了90万,捞上它300天不就赚回来了。这事得从两个角度去假设——

如果这次海星爆发的规模达到了可以持续高强度打捞300天的程度,那蛤蜊的损失也不可能停在1亿这个数字上,如此多的海星不仅能把海中的蛤蜊吃干抹净,还会直接影响今年的种苗投放,而今年的种苗是要2-3年之后才能见到收益的,这就相当于一次性摧毁了过去2-3年的付出,和未来2-3年的预期。

如果这次海星爆发的规模支撑不住持续高强度打捞300天,那么随着海星密度的下降,打捞成本也自然会上涨……当然,海星收购价也可能会上涨,但它能上涨到什么程度呢?你要知道鲜海参其实丰年收购价也就是个几十块钱的水平(像18年那样因为高温大量死亡,因为减产导致的价格暴涨情况除外),海星的需求能上涨到和蛤蜊这些日常消费海产品相媲美的程度?海星的价格能上涨到海参这种海珍品比肩的程度?我看这两者都做不到吧。

我们退一万步假设:

即便你真的通过超凡的厨艺,无与伦比的宣推能力,甚至创造性的把海星和保健医学壮阳秘方联系起来,让它变成一种畅销的海鲜,那么最终结果大半也是——沿海渔民首先会去捞,等捞到成本和效率下滑到无法和人工繁育与养殖技术相媲美时,又全面转向养殖它。

第三个问题:临时性的打捞和收购,能解决海星泛滥的问题吗?

不能。

打捞也好,收购也罢,都绕不开一个尴尬——你不可能把海里的每一只海星都打捞完。一方面是技术上很难做到,另一方面是成本上也很没有必要,成灾的海星如果被打捞萎缩到一定程度,养殖户就没有功夫继续和它纠缠下去了,抓紧恢复生产才是正事。

但海星这东西繁殖效率又足够高,这就又回到了那个死循环——它们的天敌少了,它们的食物多了,只要这两个条件不改变,即便通过临时性打捞把海星种群压制的比较低,它们也总有可能恢复到濒临爆发的程度。

上边这段在我之前的回答里都有,我就不赘述,我们针对新情况——地笼来讨论点新东西。

不管是新闻报道,还是我自己走访,养殖户都反映地笼是有效地,使用地笼的打捞效率比潜水员高。很多网友由此认为,地笼就是对付海星的法宝,有它就万事无忧了。地笼当然是有效的,但地笼之所以被禁用,就是因为它太有效了——地笼就是传说中绝户网的一种形式,大小通吃、只进不出是它的典型特征,对付海星时它是这样,对付其他鱼虾也同样。地笼这样的破坏性捕鱼方式本身就是酿成海洋生态失衡的原因之一,而正是因为这样的失衡才导致了海星爆发,临时性的赦免特批使用地笼是为了尽可能的控制当前的灾情,把地笼作为一个长期防海星工具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如果再长期使用地笼,恐怕只会导致海洋生态愈演愈烈,异常的生物爆发愈来愈汹涌。

临时性打捞也好,进行常规的年度监测把海星爆发控制在萌芽源头阶段也罢,其实都是治标的办法。灾情突发,治标很有必要,但要避免海星再次卷土重来,还得多从治本上想想办法。

第四个问题:今年菲律宾蛤仔会不会涨价?

可预见的涨价是必然的,但应该不会涨的特别离谱。

菲律宾蛤仔一直以来价格相对低廉,这主要归功于它庞大的产量,我在之前的回答里提到过,菲律宾蛤仔是我国养殖量最大的海产单一物种(即便统一都按照鲜重统计,也只低于日本真海带Laminaria japonica 这一个物种),年产量达到300万吨。

而胶州湾的菲律宾蛤仔产量大概有多少呢?巅峰的时候达到40万吨,近些年来因为水域被其他工程占用、海洋承载力到达极限等原因有所下滑,但也始终维持在30万吨左右。

也就是说,青岛一个小小胶州湾,产出了全国1/10的菲律宾蛤仔。

你就想想青岛人是有多爱这小东西吧……

这其实也很正常,每个水产养殖地区都有自己的支柱,广东顺德是鳗鲡,福建宁德是大黄花,江苏赣榆是紫菜,山东日照是贻贝,对青岛来说,这条大腿就是菲律宾蛤仔。

如果灾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肯定会对青岛、山东周边甚至全国市场都带来波动。

但另一方面,贝类生产遭到自然或非自然灾害大规模减产的事,在中国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我之前回答里提到过06/07年青岛地区也遭受过海星洗掠,其中07年那次受灾的也是菲律宾蛤仔主产区。更有甚者,2000年我国还发生过一次规模更大的菲律宾蛤仔减产,当年北黄海水域(从辽宁庄河栗子房一直蔓延到丹东,甚至波及朝鲜)的菲律宾蛤仔因爆发帕金虫(P .atlanticus)流行病害减产。这些灾害过后,菲律宾蛤仔价格有所上涨,但并没有达到咂舌的程度。一方面的原因是菲律宾蛤仔养殖区域比较广泛,青岛的遭灾涨价,自然有供应商从山东或辽宁贩运;另一方面,这种小蛤蜊一直就处于相对亲民的价位,一旦价格波动超出了消费者的预期,最直接的反应也是消费者用脚投票暂时减少消费,涨上天是不太可能的。

这事还真就在青岛发生过,似乎就是2000年那次。当时市面上菲律宾蛤仔忽然很紧俏,没几天就出现了大量贩卖油蛤(波纹横帘蛤Paphia undulata)的商贩,可惜的是这种外地蛤还是没能征服青岛人的味蕾,等菲律宾蛤仔供应恢复之后,就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以说,海星泛滥受灾,对消费者来说只是委屈一下五脏庙,最惨的还是养殖户们。

PS:不要再刷“派大星”了啊,这名号已经被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的在读博士生张睿妍新命名的一种背板海星占了,这种生活在北太平洋海山的背板海星Astrolirus patricki喜欢和深海海绵共生,更符合派大星的“人设“……

真·派大星和他的海绵宝宝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