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如何看待网传轮椅上的小仙女陈小平因无障碍坡道坡度太高而导致轮椅侧翻,摔倒后重伤进入 ICU 一事?

夏冰莹的回答

“轮椅上的小仙女”丧生于无障碍坡道,真是我最近听到最荒谬讽刺的新闻。

我还依稀记得「北京截瘫者之家创办人文军在考察无障碍路线时,因为无障碍坡道被违章停放的车拦住而绕路,从2米高的未标识车库坠落身亡」,那只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参考新闻:南方周末 | 截瘫者文军之死)。

而轮椅上的小仙女姐姐死于什么呢?死于「无障碍坡道为了防止违章停车而被装上拦路墩」。你说说这事,魔幻现实不?(参考新闻:无障碍设施是怎么成为杀人凶手的?

这是小仙女姐姐发生事故的、号称"全球无障碍城市标杆"的深圳某路口:

可以看到坡道上安装了阻止汽车通行的路墩,后来或许是因为太碍事了,或者事后发现不符合城市无障碍规范,又拆掉了一个,但留下了坑坑洼洼的路面。

费财劳民、安了又拆,最后还是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

我们还能看到,就在这个「死亡无障碍坡道」的旁边,还有一条「死亡盲道」,直径地撞进安装监视摄像头的杆子和另一个路墩,并且大概在头部左右的高度还有一个边角尖锐的电路盒。这是后话,我们之后再讲。


无障碍坡道,其实是特别经典的一个包容性设计,我们做无障碍的人在科普倡导的时候几乎一定会提起它,我也在之前的这篇文章里写过。

无障碍坡道是为了坐轮椅的人能够自由出行而存在的,诞生于美国从1960年代开始、历时数十年轰轰荡荡的无障碍权益运动。

美国各地政府原本不愿意耗时耗财在每个路口修上坡道。1990年,包括无障碍坡道在内的残疾人法案卡在国会迟迟无法通过的时候,众多轮椅骑手在国会外抛下自己的轮椅,用双手爬上国会的台阶以示抗议,这才促进了美国残疾人法的颁布和无障碍坡道的诞生。

这就是当年著名的「Capitol Crawl」国会爬行事件。(参考:那条台阶上爬出来的法案,三十岁了

v2 ded92c4ebe83c59d950bca531887d754 1440w
1990年3月12日,美国国会外,轮椅使用者们用双手爬上国会台阶以示抗议

在这之后,其他国家也陆续推出了保障残障人士权益的法案。我国2012年颁布《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后,也进一步推广了无障碍坡道的建设。

但是,无障碍坡道不止对轮椅骑手有帮助,也能造福所有人

拉着行李箱的人、推着婴儿车的人、腿脚不便的老年人和小孩、送快递和外卖的送递员、踩滑板或者推着自行车的人等等,全都会用到无障碍坡道。

如果你曾经在任何时候拉着行李箱旅行过,你就一定是这个「无障碍设施」的受益者,哪怕你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些坡道。

可是谁能想到,在拥挤的大城市、行人最多最需要帮助的地方,无障碍坡道却面临着"不是停着违章车、就是摆着防止违章停车的路墩子"的两难状况?

错并不错在无障碍坡道,甚至也不错在路墩子,而是在于"违章停车"这个现象。再深究下去,为什么中国大城市违章停车现象这么普遍?或许是因为城市规划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当今的私家车拥有率,没有预留足够多的车位和停车场吧。


类似的「充满障碍的无障碍设施」还有很多。

为了解决盲人朋友过马路看不到红绿灯的问题,上海、深圳、温州等城市都曾经效仿外国的无障碍设施,斥巨资给人行道红绿灯安装了声音提示。但是,很快就收到大量居民投诉称提示声扰民,最后这个国外最普遍的无障碍设施也没能在国内推行开来。(参考新闻:盲人害怕“闯红灯”,有声红绿灯为何未在申城推广? | 盲人钟“开口”两周被“闭嘴” | 有声红绿灯让附近居民难入睡,咋办?

这里,错也不错在提示音本身,而是拥挤的城市规划、老旧缺乏隔音措施的建筑、民众对残障人士的无知与不理解。

v2 1dc8ccdfbe804755c9297f13184d5440 1440w
美国常见的人行道过街按钮,大多配有声音提示,方便视障人士过马路

「死亡盲道」也是被广泛报道的一个我国特色案例。相信很多人都见到过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奇葩盲道:

v2 e3148d53ee6d8e2bee5d2451c711b51b 1440w
布满障碍物的死亡盲道们:盲道穿过没有盖子的井盖和施工深坑、盲道中间出现电线杆、停车桩、盲杖都碰不到的拦腰斩铁栏杆、盲道直接通往高落差平台的悬崖

在轮椅上的小仙女姐姐倒下的那个路口,也有这样的一条奇葩盲道。再者,盲道上停满了自行车和违章汽车、多次修路施工后盲道变得乱七八糟等,也是常见的画面。

明明是为了方便盲人出行的设施,为何却频频成为害人的陷阱?即便大多数盲道不这么奇葩,在「盲道上可能有障碍物」这个可能性出现的瞬间,盲道就已经形同虚设,达不到原本的效果了。

因为知乎杠精率比较高,所以在这里修改加入一则声明:

下面提出一些国外的例子,并不是想说“中国应该照搬这些”,只是给出了一些成功的已知案例。结合我国国情,我确实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我们的城市状态、人口密度、底层素质等问题确实非常复杂,肯定不能照搬国外的标准。我是个臭写软件的,没有妄想能给城市规划专家提出什么有效的建议,也只能做到这了。

日本作为盲道发源地,是有良好的盲道设施的。我在东京做过针对盲人用户的调研,看到盲人们在盲道上健步如飞、速度不亚于正常行走的明眼人。当时我就很感慨,什么时候能在中国大城市的街道上看到健步如飞的盲人?

去过欧美国家的人可能有注意到过,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虽然重视无障碍,但其实普遍是没有盲道设施的,主要还是因为美国地广人稀、大家出行都靠汽车。不过,在美国的大城市和市郊,也会在一些重点地方铺有盲砖,比如铺在路口处提醒盲人要停下来过马路、铺在地铁站台阶处方便盲人走台阶等。

v2 92699899548c4ec0313aa11b50b30c76 1440w
纽约街头路口处的tactile paving 盲砖
v2 bcc138c466989298dd167e715d6c7e24 1440w
纽约地铁站台阶开始处的盲砖

这样在重点区域铺设盲砖,虽然没有全城铺盲道那么地无障碍,但也有造价低廉、容易维护、不容易被障碍物遮挡等好处。这也远远好过仅仅作为面子工程而做、因为基层人员不理解而乱铺乱改、形同虚设的死亡盲道。

我在日本旅行的时候还看到过一个特别贴心的设计:过马路时延长人行道绿灯时间并提供提示音的按钮,方便腿脚不便和视力不好的人过马路。并且,这个按钮设置在了很低的位置,也是为了让坐轮椅的人和拄拐杖的老年人能轻松按到而设计的。

v2 576c849a924432099bb0cbea306242ee 1440w
我在新宿街头看到的人行道绿灯延长按钮

前两天在美国大农村看到过一个坐轮椅、并且独自出门行动缓慢的老年人,因为过马路的绿灯时间不够而分两次过马路,到达马路中间之后又多等了一次绿灯才过去,而且也要感激过往车辆耐心等了他一阵子,不然一次绿灯的时间连马路中间都到不了。当时就回想起日本的这个绿灯延长设计,好希望能在更多的地方看到呀。


究竟怎样才能让我国的无障碍设施真正变得无障碍?结合国情考虑,我也没有什么很好的答案,不然我就不会只能在知乎和公众号上打打嘴炮了。

最起码,这也需要「统一标准并且加强从上到下对无障碍的理解、不要拆了盖盖了拆仍然闹出人命」、「提高普罗大众对残障人群的意识、不要占用无障碍设施」、「优化基建、解决道路拥堵停车困难等问题」这三点都符合才可以。但是,道理我都懂,怎么才能真的做到?______


更多无障碍相关知识和干货,欢迎关注我的专栏【无障碍,是每个人都被世界善待】,以及公众号【无障碍设计研究小组】。

期待和大家一起打造更友善、更有温度的互联网。

相关文章

你我都能做到!让世界变得更加无障碍的5件事聋人送外卖大家怎么看?路标中的包容性设计 - 台北设计展分享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残障描绘城市无障碍设计的属性——包容 or 通用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