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媒体爆出暗访视频「辉瑞考虑研发 COVID 病毒变种」,真实性如何?如何看待辉瑞称疫苗生意是摇钱树?

浩浩耗的回答

这条内容,只讨论“病毒实验”。其实视频中的人到底是不是辉瑞的研发高管并不重要,因为本身从商业药物公司的层面,这种研发策略是跑不掉的。这句话怎么理解呢?我们先来简单理一下,病毒变异的过程:

病毒的繁殖特性,是通过接管宿主细胞的复制机制来复制自己的遗传物质或基因组。与细胞生物遗传物质是DNA不同,病毒是既可以用DNA也可以直接用RNA来充当遗传物质的。像新冠,就是直接使用RNA来存储它们的遗传信息。而RNA没有DNA稳定,因此RNA的复制比DNA的复制更容易出错(发生突变)。之前的研究数据估算,当冠状病毒复制时,大约3%的新拷贝会包含一个新的随机突变(随机错误,就是与母版的序列发生了变化,当然这些随机突变也都是各不相同的)。

而当一种病毒在人群中已经产生广泛传播,并引起许多感染的情况下,病毒自然有更多的机会复制,即便比例在低,毕竟架不住基数大,所以自然会出现庞大数量的变异。但是,这些随机突变里,相当高的比例都是无效突变,简单理解就是大多数突变都是无关紧要的小故障,不会对病毒的工作方式产生什么影响(比如不会影响疫苗的保护力),变了也就变了,有些甚至可能对病毒有害。但是其中一小部分错误,可能也是对病毒有利的,例如使其更具传染性。

当病毒在复制过程中发生突变时,产生的病毒突变版本称为变体。公共卫生机构可能会给具有相同特征或属性的变异组贴上特殊标签。这些群体可能包含来自单一世系的变体,比如家谱中的遗传特征,或者独立出现但行为相似的变体,这就是新冠系列毒株Delta和Omicron的由来。

所以视频中提到的猴子实验,我个人也相信是真实存在的,但是这种实验的目的是什么呢?毫无疑问,肯定是商业目的。只不过在实现的方式上,可能存在很大的争议

v2 c27119452f09b926cb7403b6402e1d53 1440w

应该会有朋友觉得是通过实验室培养出超级毒株,在投放到外部,形成新一轮的规模感染。

这种可能性有,但很低,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实验室通过猴子培养新毒株的速度(即便是有目的性很强的人为筛选行为,并且我肯定是用了计算模型预测的),是要远远远远远远低于现实世界的变异速度的。大家想想一次猴子实验能做多少只?真实世界可是几十亿人养蛊啊。而且就算是人为培养出了强毒力病毒,相信我,同样的病毒,在自然界中早就出现过了,你想想新冠基因组一共就30000左右的碱基序列,每一个序列都突变一次,那才要多久时间,而且实验室情况和真实世界情况往往是南辕北辙的,实验室中的主生态位毒株,放在真实世界里,可能分分钟就被其它毒株干死了,连个泡都不冒...

那更可能的商业途径是什么呢?其实视频里,这人自己也说了,我觉得从逻辑层面也是相对靠谱的,那就是通过实验室途径,提前预判可能的关键突变点位,比如视频里说的新的稳定抗原表位,那就可以提前做准备研发,毕竟RNA疫苗的优势就在这里,整套管线搭建好后,新的疫苗只需要换特定的靶序列就可以了,所以速度很快。

v2 53c4949cf59bfc51841816b1ac85d337 1440w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