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富士康工人大逃亡,分析人士:一场跳不出清零思维的荒诞悲剧

Fri, 04 Nov 2022 00:34:03 GMT

富士康在河南郑州的苹果代工厂工人因新冠病毒疫情逃出被封的厂区。(2022年10月29日)

苹果手机iphone14 的主要生产基地河南郑州富士康厂区因为疫情上演工人大出走,惊动了河南省当局。省长王凯在11月2日亲赴厂区表达关切。分析人士说,很多媒体将逃亡工人说成是反抗清零或是反抗资本的英雄,但这种见解忽略了逃亡工人本身的自相矛盾,也就是他们既是清零之下的受害者,也是中共极端清零模式的践行者与捍卫者,在对疫情过度恐惧与清零的洗脑下,才会忍受不住富士康相对比较宽松并与国际接轨的防疫政策,最终酿成了两败具伤的荒诞悲剧。

中国河南省郑州市近日爆发本土疫情,其中台湾鸿海集团旗下的富士康郑州园区更爆出群聚感染事件。上周起,中国社交媒体开始广传有关富士康员工逃离工厂,徒步数十、甚至数百公里返乡的视频,引发广泛关切。

视频里,有人攀过厂区的铁丝网,拖着行李或是提着随身物品走在公路上,沿途有些民众热心提供水和食物,也有卡车司机哽咽表示,生平第一次用大卡车载人,沿路交警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行,令人感动。

员工担心染疫

富士康在河南郑州的苹果代工厂工人因新冠病毒疫情逃出被封的厂区。(2022年10月29日)

富士康在河南郑州的苹果代工厂工人因新冠病毒疫情逃出被封的厂区。(2022年10月29日)

中国媒体第一财经引述富士康知情人士表示,郑州园区主要是采取20个人混1管的核酸混检方式,如果发现异常,同一管的人会再重新做一次核酸,确诊的人带走,阴性的留下来继续工作。但这样的做法引发部分员工不谅解,认为工厂一直没有停工,就会增加染疫的风险。也有第一线的产线工人说,有些员工通过群聊得知每天都有核酸异常检出者后,因为害怕染疫,因此做出返乡的决定。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郑州厂区的流言也越来越多,包括“超过2万人感染”、“染疫致死率高”、“726号房死8女”等说法在网络上流传。有自称富士康的员工发文称,厂里确诊人数越来越多,但物资缺乏,没有食品和药物;也有人表示被拉去隔离后,没有人管他们的死活,哭着说是不是要把人给逼死等。在员工口耳相传下,种种心理压力促使工人集体出走。

鸿海则发出声明表示,网传2万人确诊是严重不实讯息,并且将改为一人一快筛,另外也澄清“726房间死亡视频”是恶意剪辑拼凑,已报警处理。但对于厂内染疫人数,并未说明。

旅美时评人雷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富士康工人大逃亡是一幕荒诞剧,罪魁祸首是清零洗脑。

旅美时评人雷歌。(雷歌提供)

旅美时评人雷歌。(雷歌提供)

他表示,荒诞之处在于,有些媒体报道逃离富士康的工人多是二十几岁的社会底层青年,他们敢于冲破当局的清零封控,寻找自由之路,甚至是社会变革的希望,也有很多人斥责富士康是一个无良的资本家,只顾自己挣钱、不顾工人死活等。

“但在我看来,事实可能恰恰相反”,雷歌说。

两个荒诞

他表示,这些员工逃亡的直接原因是工厂发生疫情之后,厂方没有按照清零常规停工停产、全面封控,而是从地方政府那里获得了某种特权,得以采取一些宽松的做法而不用停工,因此遭到部分害怕染疫的工人强烈抵制,拒绝上班,最后演变成一场两败具伤的大逃亡。

他说,逃亡工人虽然无疑是清零防疫的受害者,值得同情,但他们又是长期受到中国共产党清零宣传蛊惑的一群人,因此在面对工厂较为宽松的防疫措施时,十分抗拒、到处投诉。

雷歌说:“因此,他们在某些方面又变成了极端清零模式的践行者、捍卫者和推动者,最终酿成了这场悲剧,这是何等荒诞。”

另一方面,多数媒体看不清逃亡工人的自身矛盾,而将他们说成是反抗清零、反抗资本的英雄,甚至还有人说,从这些年轻人的造反当中看到了中共统治基础开始动摇的迹象,“哎,我觉得这是另一个荒诞!”

源自对病毒的恐惧

雷歌认为,这场逃亡的罪魁祸首是中共近三年来对老百姓的清零宣传,当西方世界都已经开放与病毒共存下,中共仍死守清零防御,屏蔽国外的科学证据,运用各种宣传机器夸大奥秘克戎病毒的致命性与后遗症,制造国人对病毒的恐惧感,这也成为富士康工人对疫情恐惧的主要来源。

今年38岁的河南媒体人胡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在河南的舆论场一直有两种声音在较劲,一种是像中央宣传的那样,认为病毒很严重,只要一确诊就必须执行清零送去隔离;另一种是跟他持有同样想法的相当一部分人,他们并不害怕病毒本身,但害怕感染后所衍生的问题。

他说,比如有很多单位一旦发现员工感染后就直接将他辞退,就连工作都没有了,而且跟感染者接触过的人变成了密接和次密接,都要隔离,如此会辐射牵扯到很多人,有的小公司一旦发现有一例感染,可能全公司的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的人都要隔离,公司运作就瘫痪了,公司也不敢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最好还是按照中央指示的清零来做。

清零风向似有改变

在富士康员工大逃亡的消息曝光后,地方政府的清零风向似乎有了改变。

河南日报报道,河南省长王凯在防疫会议上强调:“不能因为有个别疫情燃点就长期无差别封控整个小区。”郑州市卫健委也表示“新冠肺炎不可怕”、“新冠病毒感染是自限性疾病,大家不用过于惊慌。”这些明显跟中央政府下达的“坚持清零不动摇”有所不同。

胡先生说,郑州卫健委一方面跟大家说病毒并不可怕,得了病也不要紧,但郑州现在又在全面封城、每天测核酸,人民看到的跟政府宣传的不一样,“我觉得就是这种矛盾的心理,这种冲突和撕裂造成了富士康员工的心理极其不安。”

奖励措施加码

为了安抚员工留岗,富士康不断加码激励措施,除自10月19日起,对正常出勤且符合防疫要求的所有员工发放每天50元人民币的出勤激励奖金外,其中数位产品事业群(iDPBG)10月26日至11月11日提高至每天100元,并给予最高1500元的全勤激励奖金。近日最新出台的办法是iDPBG员工每日出勤补贴从100元人民币大增至400元,11月全勤奖金至少可拿15000元,比之前大增了10倍。

分析人士说,郑州富士康工厂承担着全球苹果手机50%的生产业务,是iPhone最大的全球制造基地,共有超过90条iphone生产线,约35万名工人。郑州富士康对当地经济举足轻重,除了为郑州带来就业和税收,其进出口产值占郑州市进出口额的80%,占河南省进出口额的60%。在整个中国手机产业链的出口额中,郑州富士康也占了近三分之一。

雷歌表示,富士康凭着它“大到不能关”的影响力,以及与当地政府的密切关系,获得了两项特权,一个是工厂不停工,实施闭环生产;另一个是确诊病例可以在厂里自行安排隔离,密接、次密接可以不隔离,让员工自愿选择是否上班。可以看出,这是富士康跟当地政府协商后的结果。

跳脱清零视角

雷歌说,由于现在正是新上市的iPhone 14的生产高峰期,富士康工厂正加班加点地赶工,因此出台了一些提高出勤补贴与留岗奖金的措施,但对一些害怕染疫而不愿上班的人,公司就没有提供免费的餐饮,造成很多外逃的工人到处发视频投诉,弄得室友们都不敢回宿舍睡觉,觉得工厂允许密接人员在自愿条件下继续上班充满了感染风险,但休息待在宿舍又没饭吃,因此产生很多抱怨和投诉。

雷歌说:“在清零视角底下,这些宽松处理疫情的行为好像就变的非常危险,因为它确实会造成更多的感染风险,但是如果我们跳出国内的清零视角,在国际视野下去重新审视富士康的这些做法,就发现再正常不过。”

雷歌认为,富士康的做法总体来讲是合理的;相反的,要求扩大隔离范围,加强限制措施,甚至停工停产以杜绝感染,恰恰是典型的清零思维。

他说:“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这场大逃亡就更加是一种让人无言以对的尴尬,你跳不出清零思维才有这种尴尬,才会闹出大逃亡这种悲剧。”

产能或会减少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林先生是台湾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曾在深圳负责管理工厂,富士康是该公司的一个客户。他说,富士康在疫情下不停工很正常,是国际通则。在中国,像富士康这种“非本国”的超大型工厂,厂内管控是一套,外部对工厂的管控是另外一套,而且大多都是“自己的工厂自己管”。富士康因为太大了,所以会有各种信息从内部抛出来,员工的意见也会比较多,并且通常以负面议题居多。站在工厂管理的立场,最怕这些人在外“滋事”,所以如果员工想出走就让他们走吧,对公司而言,或还可以省下一笔遣散费。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富士康郑州厂的疫情将冲击 iPhone在11月的产量,恐怕会缩减三成。但中国天风国际证券的分析师则表示,对于iphone出货影响有限。

林先生说,富士康工人集体出走势必影响富士康产能,人力短缺将造成交期拉长。但由于富士康在苹果供应链扮演的是最后阶段的组装角色,所以对于上游的供应链影响不大,比较会影响到的是交期。

他说,富士康身为世界工厂,一定有协调其他园区产能的备援方案,甚至富士康已将部分组装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和印度,透过在中国其他厂区以及海外工厂的调配,将产能与对苹果供应链的影响降到最低。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