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亚地区的寒潮和天然气运输船只的短缺,引发了对船装液化天然气的抢购,导致价格大幅上涨。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运往中国、日本和韩国(均为主要液化天然气进口国)的液化天然气价格从历史低点飙升至历史高点。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评估的地区价格基准上周五升至每百万英热单位21.453美元,2021年至今已飙升42%。

目前液化天然气的价格是2020年春季新冠疫情冲击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时的10倍,当时是全球天然气价格持续多年下跌后的最低点。在某些情况下,现货价格已经超过了普氏评估的水平。

“这是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伦敦船舶经纪公司Simpson Spence Young的液化天然气执行董事Toby Dunipace说。他补充说,在气温骤降后,东亚的天然气储备严重枯竭。

尽管澳大利亚、挪威和其他地方的生产商出现了停产,但全球并不缺乏液化天然气。问题在于如何将天然气运到需要的地方。

OG FM723 GASRAL PREVIEW 20210111224631

亚洲的严寒天气导致天然气需求上升,上周北京的气温骤降至零下20摄氏度左右,创下半个世纪以来的新低。天然气可用来燃烧发电和取暖。由于缺乏可用的船只,天然气无法从天然气富足的美国和欧洲快速运输到亚洲来满足需求。

墨西哥湾沿岸的出口商正全速运转,将美国过剩的天然气运往亚洲,并从该地区大幅上涨的价格中获利。根据货物追踪公司Vortexa的数据,12月份亚洲进口了创纪录的340万吨美国液化天然气。

一些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正通航绕过好望角的漫长路线前往亚洲。

一些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正通航绕过好望角的漫长路线前往亚洲。

图片来源:Feature China/Barcroft Media/Getty Images

但由于在巴拿马运河出现延误,贸易商难以获得足够多的船只。巴拿马运河正在应对季节性积压的集装箱船,疫情期间对消费品的强劲需求加剧了这种积压。一些液化天然气运输船不愿排队等候一个多星期,而选择绕过好望角前往亚洲的漫长路线。据Dunipace说,绕过这个海角,从墨西哥湾到东京的航程将增加约17天。

这导致可供液化天然气贸易商使用的船只匮乏,租船价格飙升。总部位于百慕大的Flex LNG首席执行官Oystein Kalleklev称,很难找到船只。该公司拥有一只液化天然气运输船队。

OG FM724 GASRAL PREVIEW 20210111225443

据市场人士透露,尽管需求旺盛,但由于船只不足,原定于2月份从墨西哥湾沿岸发出的几批货物已经被取消。这与去年相比可谓大相径庭,去年有几十批货物因为另一个原因被取消:需求不足。

Spark Commodities主要整理船舶经纪商的数据,其数据显示,上周五,从墨西哥湾沿岸向欧洲运送液化天然气的租船价格从2020年底的每天约19万美元飙升至32.25万美元。

亚洲市场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催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活动。Canada LNG Group执行合伙人Louis Philippe称,一些买家已与该供应商接洽,想要购买由集装箱船运输、用40英尺集装箱储运的天然气。液化天然气通常使用专业的运输船运输。

航运市场和天然气市场是相互作用的,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因此远高于全球其他地区。公用事业公司正在争夺少量有望在2月前交付的货物。贸易商正将更高的运费转嫁给终端用户。他们想要转嫁给客户的另一项成本是在航行过程中因蒸发而损失的液化天然气,即蒸发气。

普氏能源资讯(Platts)液化天然气分析主管Chris Durman称,预计临近2月底时会有更多运输船驶达亚洲,3月份的液化天然气价格将因此远低于2月份水平。不过,贸易商预计,在天气转暖之前,天然气价格几乎不会回升。

液化天然气价格的飙升已经波及其他市场,推动日本电价连创新高。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短期液化天然气研究总监Robert Sims称,中国的一些工业用户已经没有天然气可用,因政府部门目前优先考虑燃气供热。

StoneX Group能源市场高级风险经理Brayton Tom称,在亚洲,液化天然气的所有主要买家都担心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