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正在为柴油支付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这种燃料为农业和运输提供动力。

图片来源:NATHAN LAINE/BLOOMBERG NEWS

2022年11月8日15:00 CST 更新

对俄罗斯的制裁将在未来三个月重塑全球石油的流向。这些措施将如何实施令人困惑,使得能源行业难以做好准备。

乌克兰的盟友们正准备从12月初开始对俄罗斯石油实施迄今为止最严厉的限制,试图封堵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化石燃料收入财路。

im 660772?width=639&height=852

拜登(Biden)政府内部及其与海外合作伙伴的谈判尚未达成最终结果,这给交易员、炼油商和能源市场的其他参与者带来不确定性。莫斯科方面已威胁要通过切断供应来进行反击,这无疑令局面雪上加霜。

交易员们表示,原油价格自10月中旬以来持续上涨,如果普京兑现上述警告,油价可能还会进一步上行。另一个风险是,俄罗斯石油出口的运输物流可能难以因应制裁做出及时调整,无论克里姆林宫如何应对,终将有部分俄罗斯石油撤出国际市场。全球石油基准布伦特原油自8月以来首次接近100美元/桶。

但交易员们表示,真正的影响体现在欧洲人将为柴油支付高得令人瞠目的价格。柴油市场尤其容易受到失去俄罗斯供应的影响,因为欧洲长期以来一直依赖俄罗斯炼油厂提供这种用于农业、工业和卡车的燃油。更糟糕的是,在法国炼油厂举行罢工后,柴油库存越来越少。

西班牙能源公司Repsol SA的首席执行官Josu Jon Imaz在10月底对分析师说:“在欧洲,在一些欧洲国家,中间馏分油正在耗尽,所以我们需要产品。”中间馏分油指的是包括柴油和航空煤油在内的一组石油产品。

石油市场面临三个最后期限。12月5日,欧盟将禁止进口大部分俄罗斯原油,并禁止相关公司在全球任何地方为俄罗斯石油提供保险和融资。

同一天,由美国主导的对俄罗斯石油的限价也将生效,如果俄罗斯原油的交易价格没有高于限价,上述公司就可以为俄罗斯的石油运输提供便利。这一限价目前尚未确定。明年2月5日,预计欧盟将对俄罗斯的柴油和汽油等精炼燃油实施同样的限制,这些油品也将被设定限价。

这些提议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由于愈发担心欧洲的保险禁令本身会引发全球能源价格飙升,美国要求只对俄罗斯石油设定价格上限,以允许俄石油继续进入国际市场。

美国及其盟国已就哪些俄罗斯石油的销售将被设定价格上限达成一致,美国财政部最近几周也澄清了其他一些细节。但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努力完成重要的细节,其中包括设定具体的限价水平。

在欧洲,几乎没有容错空间,尤其是在成品油方面。除了法国炼油厂的罢工影响,在工厂为节省天然气费用而启动燃油炉之后,需求也在增加。这些炼油厂刚刚开始逐渐复工。欧洲大陆正在与美国东海岸、拉丁美洲和亚洲的买家争夺稀缺的全球燃料供应。

im 659517?width=700&height=466

法国炼油厂刚刚结束罢工行动恢复工作,罢工行动加剧了燃料价格的上涨。

图片来源:FRANCOIS LO PRESTI/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美国的柴油库存也远低于秋天的常规水平,推动纽约港柴油价格过去一年累计上涨了58%。最近几周,美国总统拜登在中期选举前向炼油企业施压,要求这些公司增加产量。燃料价格是美国中期选举中的一个敏感话题。

柴油供应短缺问题在美国东海岸最为严重,该地区正在与欧洲西北部的买家争夺柴油。在过去一年里,欧洲柴油价格上涨了60%,并在今年春天创出历史新高。除了重启法国此前罢工的工厂外,炼油企业几乎没有余力通过增加产量来取代俄罗斯供应的燃油。

一些工厂,包括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 TOT)旗下Donges炼油厂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 XOM)位于滨海福斯和塞纳河畔热罗姆港的装置正在重新启动。但分析师们说,这些工厂将难以弥补估算的2,500万桶产量损失。里昂费赞的一家道达尔炼油厂仍在举行罢工。

相关的产量损失促使法国进口更多柴油,并消耗了欧洲大陆其他地方的库存。即使在罢工之前,作为贸易和储存中心的荷兰的柴油库存也已经同比下降了40%。但交易员说,罢工抑制了对原油的需求,从而释放出一些石油,12月5日制裁生效时这些石油可起到平抑市场的作用。

im 659533?width=700&height=466

科威特的Al Zour炼油厂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全面投产,可能有助于解决欧洲的供应问题。

图片来源:STEPHANIE MCGEHEE/REUTERS

炼油厂、加油站和其他买家赶在禁运之前,从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印度进口更多柴油。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高级分析师Janiv Shah说,即便如此,欧洲每天仍从俄罗斯进口40万桶柴油,同时从非俄罗斯产油国进口170万桶。

Shah说,取代俄罗斯燃油将是非常艰难的。

如果科威特的新炼油厂Al Zour在未来几个月如期全面投产,就可能向欧洲出口柴油。不过,欧洲得给出高于其他进口地区的价格,这将增加本已高企的能源成本对企业和家庭的压力。

由于欧洲各国政府为减少碳排放而鼓励柴油车的使用,相较于美国的情况而言,欧洲柴油车的占比更高。不过,欧洲没能为增加柴油产量而升级该地区的炼油厂,而且在疫情期间又关闭了几家炼油厂,进一步加大了对俄罗斯的依赖程度。

Argus Media的柴油定价主管Benedict George说:“无论这些生产商提出什么价格,欧洲都得接受,而且它们的要价将会非常、非常高。”George指的是美国墨西哥湾沿岸、中东以及印度的炼油企业。George表示:“如果出现意外状况,柴油价格将会以很快的速度飙升,因为没有人有其他选择。”

标普全球大宗商品(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的全球石油分析主管Rick Joswick说,欧洲将通过增加从美国和亚洲的进口并减少对非洲和美洲的柴油出口来应对。不过他预计,全球的柴油价格仍将居高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