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小事 · 「钱不够打电话,千万不要省吃的」

哪一瞬间让你觉得越长大越只有亲情难得可贵?

v2 b0e120093fc68e7f5386091ddc09bfe3 l
郭泽中,我只是购买者,我也是受害者
查看知乎原文

高考前一天,父亲从外地赶回家。

早已习惯独自生活的我,面对父亲的照顾,使得我极不自在。

第二天考完语文,我磨磨蹭蹭不愿回家。

拖了许久才走回。

桌子上放着两盘菜,一份茄子,一份鸡蛋。

从惨败的外表就看出没有太多食欲。

我说怎么连油都不放,这怎么吃。

父亲搓着手,有些亲暖的笑,说,报纸电视说,高考这几天做饭要清淡。

我火大,说,那是他们天天大鱼大肉吃得腻歪,这几天吃清淡。我天天清汤寡水,这几天还清淡个屁啊。

憋着一肚不满,往嘴里扒拉米饭。

父亲有些歉意,说,你等会,我去买点熟食。

明明离考试还有很长时间,可我莫名的不愿意,就没好气的说,算了,凑合吃吧。

心里却希望父亲买,可又不想看他出去买。

后来知道,这种心理叫 抱持 。

父亲坚持要去买,我更加坚持不去,内心希望父亲比我更坚持。

父亲见我态度比较硬,便说,那你吃,晚上出去吃。

下午考完,原本该爽快的心情,一到家突然就变得心烦意燥。

父亲无论做什么都能让我不满。

父亲有些不知所措的站着,连我考的成绩都不再过问。

第二天考完文综,回到家,大门锁着。

心里忽生愧疚。

觉得为何要做着伤人的事情,却又在事后满满自责。

打开门,一桌子的菜。

吃的时候,满目的泪花,手抖的左右晃动,连菜都夹不动。

总以为自己长大,却不曾想从未脱离父母的羽翼,他一直都在乎着我,只是从未开口,也做着他们认为最好的在乎。每次不经意的伤害,都会让我在面对他们逐渐老去的面容时,更加知道珍惜。

大学报道时,父亲坚持送我。

我说,都二十了,不是小孩儿,用不着送。

父亲笑笑。

第一次报道,用录取通知书买了半价火车票。

夜车,到凌晨,大家都困,父亲借口去厕所,把位置腾出让我休息。

一直自觉懂事,已不需父亲照料,却在不多时躺倒在椅子上睡去。

睁开眼已经天亮,父亲拿出早餐。

我心安理得的吃着,问父亲晚上去哪儿了。

走完程序,交完学费杂费,拿着行李找宿舍。

我想带着父亲出去转转,父亲让我先把床铺行李放好。

爬到床上,整理褥子,床单,被罩,被子,枕头,枕套。

套蚊帐时,老挂不好,父亲想爬上去帮我。

我推脱不用,父亲仰着脸看我慢慢整理。

在床铺整理时,瞥眼看见父亲仰着脸看着我,心里酸酸的。

吃饭时,我特意买了很多菜。

父亲只吃那一份素菜,无论我怎样推辞,父亲就是不动筷。

吃完饭,父亲买来两瓶可乐。

我说,你喝可乐啊。

父亲笑笑说,矿泉水没什么味。

我打开可乐,一口下去,气泡加上碳酸的浓烈,彻底击垮一直盘旋在鼻中的酸涩。

在了解学校不提供家长住宿的情况后,父亲坚持要回去。

我说,附近肯定有宾馆之类的,住一晚。毕竟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再坐一晚火车,肯定吃不消。

父亲这次坚持的让我无力招架。

只好说,那逛逛学校,看看大学的样子。

父亲有些高兴。

九月的晴天,气温还是异常炎热。

位于大学城的新校区有些落寞。

从宿舍逛,感觉逛得差不多,父亲说,早点走吧,现在都开学,票不好买。

看着汗流浃背的父亲,我只得点头。

又是一段漫长的路途,从学校走到公交站牌,我已经焦躁难安。

那时真是傻。

刚到学校,怎么可能带父亲好好逛大学呢,那天只是走了一条大路,看看特别的建筑而已。

回去时忘记坐迎新的校车,走那么远去坐公交。

等公交时,心里默默祈祷公交不要来。

时间慢慢流淌。

想到公交的到来跟即将的离别,心里泛起巨大的惶恐跟不安。

父亲笑着说,到大学要过得开心点。

不再是高中时的叮嘱,好好学习,努力学习,别学人家贪玩。

心中开始扑腾,胸口开始沉闷。

远远的看见公交车。

脚下有些轻飘。

父亲走上公交,在车里冲我挥手。

我忙抬手,示意告别,我还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在耳边。

父亲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公交车缓缓启动,慢慢离开。

我低着头失落的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一路走在强忍,努力最后的自尊。

走到一处草坪无人处,隐藏在身心最后一丝坚强终于崩溃。

我朝着公交离去的方向失声痛哭。

泪水大滴大滴落下,来不及擦拭,我只是哭着。

不知哭了多久,心里终于接受眼前的现实。

回到宿舍,看着父亲刚才站立的位置,突然觉得,从此,我将再也不会有跟父亲闹腾的时候。

无论我怎样的成熟不成熟,父亲的以后都将依赖我的成长,他再也带不起顶梁柱的那份沉重。

快毕业时,找工作很纠结。

父亲说,你叔叔在国企上班,现在负责一个分公司,我去给他说说。

我说,算了吧,多少年不联系,现在找人办事不得钱开路啊。

父亲没有理会。

不多时,叔叔打电话让我去他家。

父亲给我安排好,让我去叔叔的城市。

我坐一路车,快到时叔叔来接我。

晚饭时,叔叔数落父亲的各种不是。

我满心的愤怒跟不满,一句一个解释跟纠正。

想起父亲交代,无论叔叔怎样说,都不要还嘴。工作是第一位,不要意气用事。

记得我满嘴答应。

可终究忍不了对诋毁,我觉得无论如何的艰难,都不能以父亲的卑微来换取一份心酸的成长。

在家待业时,我想去省会找工作。

父亲说,毕业季,都找工作,你去找不到心情也不好,还不如在家歇着。

知道是父亲的安慰,可看到父亲的操劳,终究每天惶恐不已。

通话时,父亲还是安慰,钱不够打电话,千万不要省吃的。

无论何时,通话总是很短。

父辈一代人不会表达,只有通过简短的话语来表达满心的关怀。

儿辈们却以代沟为由,总是在不耐烦的语气中结束空泛的失落。

看过很多电视,都教导把爱说出口。

试过很多次,打通电话,那边总是先开口,有什么事儿吗?

嗫喏在嘴边徘徊在心中如此之多温暖的话语,却脱口为,家里没事儿吧,注意身体,有什么事打电话。嗯,早点睡吧,挂啦啊。

知道,有些事情无论怎样外化形式的表达,都改变不了那藏在内心深处的关爱。

亘古未曾改变,无论爱出不出口,都不重要。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