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了新冠疫苗,是不是就不会传播病毒了?还是说,打了疫苗只能预防自己生病?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科学家目前还不清楚——但这一不确定性却在疫苗推广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辉瑞公司(Pfizer)和Moderna研制的新冠疫苗已在美国获批,据两家企业称,它们的疫苗可以保护接种者不生病,防止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这方面的有效率大约可以达到95%。至于疫苗能否防止接种者成为无症状感染者以及阻断病毒传播,研究人员暂时还未掌握充分的证据。

上述两家公司表示,研究者目前还在努力寻找答案。研究表明,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无症状感染者造成的病毒传播在所有感染病例中大约占到了四分之一。

专家指出,有鉴于此,在美国接近实现“群体免疫”之前,诸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避免前往拥挤场所这类防护措施仍是有必要的。所谓群体免疫,是指有足够多的人对某种疾病产生了免疫,病毒传播也就无从谈起。有研究估计,美国若想实现群体免疫,需要大约75%-80%的美国人对新冠病毒免疫才行,但这个数字并非一成不变,随着新型变异病毒的出现,这个比例可能还需上升。

“每个人都要继续戴好口罩,我们都要尽自己的一份力来降低病毒的传播,只有这样,疫情才不会变得难以控制。”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副教授、免疫学家马里恩·佩珀(Marion Pepper)说,“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迹象表明,接种疫苗或许可以减少无症状感染,从而降低病毒传播风险。Moderna公司的初步证据显示,参与临床试验的受试者接种了疫苗,并在第一剂和第二剂之间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发现,无症状传染的几率降低了大约三分之二。“这意味着,仅仅是接种了第一剂疫苗之后,整体传染率就已经大大降低。”亚利桑那大学图森分校免疫生物学副教授蒂普塔·巴塔查亚(Deepta Bhattacharya)说。

不过专家指出,上面的数据规模较小,要得出明确结论,还需要更多数据才行。西雅图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学家拉里·科瑞(Larry Corey)认为,这些数据能“带给我们启示”,但不应根据如此有限的试验数据就得出任何结论。科瑞目前与他人共同负责一个联邦疫苗测试项目,针对多个新冠疫苗开展三期临床试验。他曾提议将美国大学校园作为研究对象,以检验Moderna公司的疫苗能否有效阻止新冠病毒传播,但由于经费短缺以及时间限制,该项目被暂时搁置。

“到今天为止,我们掌握的信息的确十分有限。”科瑞如是说。

由于疫苗能否阻断病毒传播仍然存疑,这也意味着,那些接种了第一剂疫苗的人,他们的行为方式并不能有太大改变。44岁的克拉瑞萨·里奥斯(Claritza L. Ríos)是加州奥克兰的一名急诊医生,今年1月4日,她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同为急诊医生的丈夫在一周前也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夫妻俩都将在1月底接种第二剂疫苗。

美国加州,克拉瑞萨·里奥斯的两个儿子隔着围栏同祖父打招呼。

美国加州,克拉瑞萨·里奥斯的两个儿子隔着围栏同祖父打招呼。

图片来源:CLARITZA L. RIOS

但她的公婆都没有接种疫苗,而且至少在一个月内都不大可能接种。两位老人已年过八旬,和他们就住在同一条街上。里奥斯的两个儿子,一个六岁一个八岁,也要再等很久才能接种上疫苗,因为针对12岁以下儿童的疫苗试验根本还未启动。

“在我们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不会把病毒传给别人之前,一切都将照旧。”里奥斯医生说,“我们不会去看望父母,也不会和他们拥抱,除非我们能百分之百肯定和他们在一起是安全的。”

巴塔查亚博士指出,新冠病毒一般通过鼻腔或口腔进入人体。但病毒引发的最严重疾病通常发生在肺部。在疫苗进入血液后,会在血液中形成抗体,然后抗体会随着血液循环进入鼻腔,进而达到预防感染的目的。“比起进入鼻腔或是咽喉,抗体会更容易进入肺部。”巴塔查亚谈到,“因此,相比预防感染,疫苗更容易起到防止严重疾病或有症状疾病的作用。”

佩珀博士介绍说,如果暴露在病毒环境中,即便是接种了疫苗,人体免疫系统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控制住感染。这种情况下,病毒能否继续传播,取决于感染能在多快时间里得到控制。

“大多数疫苗的作用都是为了防止生病,而不是预防传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国际卫生学教授安娜·德宾(Anna Durbin)说。她曾参与辉瑞新冠疫苗的试验,目前正参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疫苗试验。她认为,新冠疫苗研究最终将证明,接种疫苗可以降低无症状感染者病毒传播的几率,但不会完全消除。

一位医生在罗德岛州接种新冠疫苗。

一位医生在罗德岛州接种新冠疫苗。

图片来源:ELISE AMENDOLA/ASSOCIATED PRESS

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阿诺德·蒙托(Arnold Monto)表示,即便疫苗不能完全阻隔病毒传播,但如果有足够数量的人接种了疫苗,依然有助于我们实现群体免疫。蒙托博士还指出,尽管有迹象表明,接种疫苗后仍会有一些无症状传染的情况出现,但如果能大规模接种疫苗,我们还是可以有很大的进步。除了在密歇根大学任教外,蒙托还担任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疫苗和相关生物制品咨询委员会主席。

他指出,较大规模的无症状传染也许并非新冠病毒独有的特点。我们还没有对其它病毒进行过广泛的研究。蒙托介绍说,风疹疫苗问世后,曾出现过一些无症状的二次感染,这些都是有资料备案的,但最终还是实现了群体免疫。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下属疫苗研究中心主任约翰·马斯克拉(John R. Mascola)谈到,一个潜在的问题是,如果相当一部分人不去接种新冠疫苗,结果会怎样?

他指出,“除非我们实现了大范围接种和群体免疫,否则我们应该明白,不管一个人有没有接种疫苗,都还是有可能传播病毒。”但如果大部分人都接种了疫苗,“那么即使有一些无症状病毒传播的情况发生,也不会对公共健康造成太大影响。”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