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麾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上周六公布第四财季利润实现增长,这位富豪投资者在他给投资者的年度信函中解释了最近股票回购大幅增加的原因。

据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财报显示,该公司上一财年回购了近250亿美元的股票。在过去的几年,巴菲特一直拒绝回购该公司股票。

OG FS396 202103 NS 20210228221416

巴菲特在给股东的年度信函中为这些规模大于以往的股票回购进行了辩护,称这些回购提高了股东持股的内在价值,但仍为该公司保留了能够抓住任何机会的充足资金。此前,巴菲特对其他公司首席执行官回购股票的做法则评价不高。

他写道:"美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有一个尴尬的记录,相比股价大跌时,他们在股价已经上涨时用于股票回购的公司资金更多。"

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财季的可用现金和短期国债为1,383亿美元。一年多来,投资者一直在关注巴菲特是否会像他在美国经济其他动荡时期所做的那样购买一家大公司的大量股份。

该集团在对可用现金的投资方面持克制态度,这与华尔街一系列新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并购交易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过去的一年里进行了一些较小规模的投资,比如最近向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 (VZ)投资86亿美元,向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 CVX)投资41亿美元,但这些投资并未对该集团的可用现金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伯克希尔哈撒韦也没有收购任何大公司的多数股权。

在股市飙升的背景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净利润升至358亿美元,合A类股每股收益23,015美元,同比增长约23%,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92亿美元,合每股收益17,909美元。

近年来会计规则的改变意味着,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利润情况往往反映了股市的总体表现。

营运利润(不含部分投资业绩)从上年同期的44亿美元增至50亿美元。巴菲特已表示,与包含未实现投资损益的净利润相比,营运利润更能反映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表现。

巴菲特在信中特别批评了那些由于利率创新低而越来越多地转向高风险投资的人。巴菲特认为,这种做法将是一个错误。

巴菲特称:“一些保险公司以及其他债券投资者,可能会为了获取更高收益率,试图转而购买那些借款人资质可疑的债务。但高风险贷款并非应对低利率的办法。30年前,曾经一度强大的储贷行业自毁前程,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因为忽视了这条箴言。”

巴菲特还谈到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利润上的一个污点,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拖累。2020年该公司计入110亿美元与2016年收购航空和工业零件制造商Precision Castparts(PCC)相关的减记。

“我为该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没有人以任何方式误导我,我只是对PCC的利润正常化潜力过于乐观了。去年,整个航空航天业的不利发展令我的误判暴露无遗,该行业是PCC最重要的客户来源。”巴菲特在信中称。

巴菲特的一句话确实让投资者感到意外。

他称,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5月的股东大会不会像往常一样在奥马哈召开,而将在洛杉矶召开,投资者将能够向他及副董事长芒格(Charlie Munger)、Ajit Jain和Greg Abel提问。去年由于疫情原因,巴菲特97岁的商业老搭档芒格未能出席股东大会。

尽管利润不断上升,但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表现连续第二年落后于大盘。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一年里,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16.3%,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累计上升2.4%。该股2019年的表现也不及标普500指数。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类股票上周五下跌0.9%,收于364,580.01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