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常玮平妻子:他们要置他于死地 我必须站出来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在2019年末参与“厦门聚会”之后被两度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遭遇酷刑。妻子陈紫娟于今年一月打破沉默,在推特上为常玮平鸣冤,并向宝鸡国保提出控告。

从1022日1223日,宝鸡国保先后八次到深圳以剥夺工作为由威胁陈紫娟,要求其噤声。18日,她选择在推特上悲愤发声,“而我的忍耐服从换来的却是律师不许会见玮平,玮平父母被禁足禁声在宝鸡,其他亲人也不被允许与我联系。“

16日,陈紫娟给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投寄控告信,控告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孟麦绪局长和向贤宏副局长指使或纵容下属对常玮平实施酷刑,并要求检察院调取20201月常玮平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录像和16份讯问笔录的同步录像。

陈紫娟告诉本台,“只要他们不把我关起来,我要尽我所能的揭露他们的违法行为:对常玮平的酷刑,对我和其他家属的威胁。他们就是在栽赃陷害!我们确实很弱小,但是我们也不是动物,他们想要捏死就捏死。至少捏死之前,我们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陈紫娟:当局要把所有声音都关掉,置常玮平于死地

过去几个月来,宝鸡国保、公安局和陕西省公安厅的官员轮番上阵,到深圳“游说”陈紫娟。一位被深圳警方称为“政委”的陕西官员,1223日对她说,常玮平经常夜不归宿,睡在别人家里。他参与反华组织,夺权后变成陕西省某部长或者省委书记,陈紫娟就是部长或省委书记夫人。

“他一会说,常玮平裹挟不深,没有多大事。一会又说,常玮平上了贼船。他还说,我的工作挺好的,一般人找不着,要好好珍惜。”陈紫娟对此非常诧异,“我跟他们讲,常玮平是冤枉的,我愿意付出工作的代价。”

陈紫娟目前孤身一人为夫维权。多位亲属被严密监控,剥夺手机后与外界失联,甚至软禁在家。哪怕没有涉入案件的律师和公民圈的朋友,只是捐款、转帖、和她有所联络,就被约谈训诫,甚至上门骚扰,“它查你所有的社会关系。它把你所有的声音都关掉。我有一个朋友在西安上班,就是因为微信跟我聊天,也被收走手机。”

与此同时,据陈紫娟透露,中国当局在全国各地寻找与常玮平接触过的人,搜刮笔录,并且歪曲常玮平的原话。

“比如说,他说我律师证遇到了麻烦。他们就编成:我们大家要团结起来反对共产党。”她说,不能再沉默下去助长邪恶,”他们在不遗余力地置常玮平于死地,我必须要站出来了。”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左)与其父常拴明(维权网)

常玮平至今未见律师,全家被严防死守

此前,张庭源和张科科律师分别受到重庆市和湖北省司法局的压力,被迫退出常玮平的案件。

本台联络到目前的代理律师付爱玲和陈进学,对方表示目前压力过大,无法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二人曾到宝鸡申请会见,但是呆了一天就被广州市司法局召回。

自12月14日到高新分局举牌后,常玮平父母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多次传唤,被迫上缴手机。凤翔县老家的斜对门被装上摄像头,村委会里设有监控室,多名警察实时监控,盘问探访者。常玮平的大姐夫和岳父手机也被收走,二姐夫被县教育局安排全天24小时驻扎在他父母家,负责上报二老的日常活动。

常父常栓明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1214日,“我总在想为我儿子做点事,不能这样的苟活着。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我儿子发声,不然我儿子不知什么时候不明不白的死了也无人知晓。”

121日,常栓明还曾哀叹酷刑下的儿子任人宰割,“这让我想起了马戏团的狮子,棍棒,皮鞭,电击之下,会让狮子连最原始的恐惧都突破,火圈什么的都可以跳过去,酷刑的威力可见一斑。不敢想,今夜无眠。我的儿子!”

常父目前与外界隔绝,常玮平姐姐也被禁止探望,陈紫娟已与之失联近半个月。

常玮平亲友:他平和、理性、善良,无意推翻中共

“这在大陆是常态化现象,一人受难,全家株连,七大姑八大姨、同学朋友都会受牵连,渗透到你所有的社会联系和日常交往网络。”湖北异议作家黎学文与常玮平认识多年。他说他心中的常玮平,试图以个案维权,稳健有序地推进法治进步。

“在维权律师群体中,他不是最温和的,也是比较温和的。他对自我的定位,也不是做一个反抗者,也没接太多良心犯的案子。他的侧重点还是关于法律技术、公民权利的坚守。”

陈紫娟强调,常玮平只是一个为弱者发声、无法泯灭良心的维权律师。他曾为艾滋歧视、性少数群体、访民代理多起案件,还起诉过咸阳机场违法收费、陕西省客运站侵犯公民隐私:

“常玮平没有要推翻共产党。他只是要帮助弱势群体。好像行政诉讼做多了,陕西方面就是在上纲上线,把他推到中共的对立面。”

常玮平的监视居住将于今年四月迎来六个月的期限,届时或被无罪释放或者正式批捕、移送检察院。

黎学文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考虑以《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宝鸡地方官员。他推测说,“常玮平也没有被定到山东去、定到厦门案,而是多年来和宝鸡地方上的冲突。宝鸡本身是中国公民运动很边缘的地方,也许常玮平就是这个地方的头号打击对象。”

曾在“709”镇压中饱受折磨的谢阳律师计划于114日前往宝鸡探望常玮平家人。他告诉本台,“现在朋友们都不敢去,也不能去。我必须去。不能因为当局的恐吓威胁,什么都不敢做。拭目以待吧,看看会发生什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