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广州明经村爆炸案:村委会遇袭 村支书伤势严重


3月22日上午,广州市番禺区明经村村委会遭遇爆炸物袭击,造成至少十人死伤。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此事的发生与当地土地纠纷有关。而近些年来,该村因土地而产生的官民纠纷更是层出不穷。

村委会被炸 村支书情况严重

今年3月22日上午十时许,广州市番禺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会遭遇了爆炸物袭击。根据一位村民在网上公布的信息,当时的情形是:“我们村委被人炸了,有一个(人)全身绑着炸弹冲进去炸的。今天星期一开党员村干部的会,人多,他就全身绑着炸药冲进去炸,炸死了几个。”

广州市民小为(化名)则向记者透露了关于明经村爆炸事件的更多信息:“我刚开始在一些本地微信群上看到视频,是关于爆炸现场情况的,很惨。接着有人说,是在番禺明经村,有人家里的地被村干部变卖,他去维权又被抓,挂横幅也被抓,他走投无路才使用了极端手段的。”

也有村民在社交软件群组中表示,实施爆炸者是因为被征收了鱼塘、花场后“赔钱不合理”,上访多次无果,才采取了这种手段,而此次事件中的死伤者则有“十几人”。根据村民公布的视频,爆炸现场一片狼藉,且有死伤者俯卧,情形惨烈。

根据番禺警方在当天晚间发布的通报,实施爆炸者为59岁的胡姓男子,爆炸共造成包括胡某本人在内的五人死亡,另有五人受伤。对于这起事件,番禺警方称之为“刑事案件”。

明经村村支书周钜伦是本次爆炸事件中的伤者之一。根据化龙镇副镇长张冬梅向中国媒体“九派新闻”透露,周钜伦情况“不怎么好”,且外人无法去医院探望他。

3月23日,记者接通了番禺区公安分局的电话,与接线员有如下的对话:

接线员:喂,你好,番禺区公安分局。

记者:你好。我想问一下,明经村爆炸案的情况,有没有一些进一步的详情呢?

接线员:还在调查当中,而且很多情况都已经发布了,先生。

记者:那就是没有进一步要披露的,是吗?

接线员:暂时还没有。

明经村村口牌坊。(来自“番禺文明网”)

明经村的旧改、征地与官民纠纷

明经村位于广州近郊,是一处有数百年历史的古村,有三千多人口。近些年来,该村曾出现过多次土地纠纷。

2009年,明经村二队村民梁灿辉、周志新、周八娣曾起诉队长梁绍安强行收走其责任田,并“公开投标”。这场官司一直打到广东省高院,最终以梁灿辉于2013年败诉告终。2019年4月,梁灿辉兄弟家的车棚还曾遭遇强拆,他的妻子也在这起强拆事件中遭受过拆迁人员的暴力对待。

在网上公布相关信息的明经村村民表示,本次爆炸案的起因也是土地纠纷,实施爆炸的胡某家中有大量土地被村干部变卖:“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总之是几千亩,数量很大。”

近年来,在广州城市建设的过程中,明经村正面临着政府征地和旧村改造(简称“旧改”)的问题。2018年9月,化龙镇政府就明经村的旧改进行了招标。2020年8月8日,上海升龙集团代表与明经村签署协议,预计投资80亿元人民币对该村约108公顷的土地进行改造。同年9月,广州市政府又发布文件,将明经村约10公顷的集体土地征收为国有土地。

在此过程中,有明经村村民于2019年5月在网上贴出文章,表示该村村委在“未经村民同意下变卖了不少土地”,“有些留用地都偷偷卖了”,且一些招标项目也是内定的,村委会人员名下“都有别墅”。一些村民也曾举起横幅抗议,但没有得到政府回应。今年3月22日胡某对村委会进行爆炸袭击的行为,则是该村土地纠纷中出现的一起更激烈的冲突案例。

对于上述现象的成因,小为分析说:“其实这些事,我觉得是反映出村领导在现行体制下是有极大的权力的。他们掌握了基层极大的权力,垄断了很多年,将原本所谓的村民直选变为‘走过场’。”

他也告诉记者,在广州的“旧改”中,村官滥权谋取私利的现象时常发生:“比如,冼村有一个‘百亿村官’逃到了国外,留下了旧城改造的烂摊子,这件事还被改编成了电影。”(按:指2014年广州市天河区村支书卢穗耕逃亡海外的事件,电影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