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拥趸追捧这种加密货币的一个理由是任何政府都无法插手。然而,在世界上多达四分之三的比特币生成地中国,政府旨在打击加密货币“挖矿”的举措正在全球比特币市场掀起狂风巨浪。

大量计算机“挖矿”比特币需要消耗巨大电力,这与中国最近提出的气候目标背道而驰。对本币一直严格控制的中国政府总体上也并不支持加密货币。多年来,即便中国企业家已经成为生成比特币的主力军,但合法的比特币交易在中国一直未获批准。

很少有政府张开双臂拥抱比特币,但中国政府的威胁所带来的后果表明,政府对“挖矿”的控制会让比特币变得多么脆弱。

生成或“挖掘”比特币所需的昼夜不停歇的数字计算依赖于充足、廉价的电力和设备供应,而其中一些要素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支柱。

为了夺取市场份额,中国的比特币矿商利用了监管不足、建设过度的发电部门。他们在多山的四川和云南两省的水电站附近建立了比特币挖矿业务,那里的涡轮机将融雪和季节性降雨转化为电力。每年冬天,当河水流量减少时,矿商就收拾好他们的计算机,北上前往煤炭资源丰富的新疆和内蒙古地区。

“电影里,比特币挖矿要更干净体面一些,”BlocksBridge的Sharma说。“在中国,挖矿作业并不那么干净,乱七八糟缠在一起的电线更是糟糕。”

“电影里,比特币挖矿要更干净体面一些,”BlocksBridge的Sharma说。“在中国,挖矿作业并不那么干净,乱七八糟缠在一起的电线更是糟糕。”

图片来源:Paul Ratje/The Washington Post/Getty Images

在中国,比特币挖矿作业耗费了大量电力,有时候有上万台计算机连在一起解决复杂的计算难题。根据英国《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4月份发表的一篇同行评审论文,比特币行业有望跻身中国前十大耗电大户,耗电量与炼钢、水泥生产等行业相当。这意味着中国比特币矿商的耗电量将超过意大利整个国家的用电量。

这种贪婪的用电胃口使比特币挖矿作业与中国政府的政治优先事项产生了冲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决心将中国重塑成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领跑者,并已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碳减排目标。与此同时,中国将推出一种由本国央行控制的国家数字货币,旨在对抗加密货币。

中国的比特币生成量让人想起该国在稀土矿物材料视频监控设备等其他高科技领域的影响力,但一个主要区别是,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不信任。

中国政府5月21日宣布将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这一表态被广泛解读为,对规模以十亿美元计的比特币供应链已时日无多的警告。

作为对政府表态的回应,电力生产商正把比特币矿工赶出电网,中国的经销商正以高折扣将用于比特币挖矿的计算机卖给二手市场。

比特币挖矿业洗牌

然而,这些并不意味着世界上的比特币会枯竭。中国的比特币挖矿速度可能会放缓,而其他地方则可能会加速。根据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数据,过去18个月左右,其他国家的矿工已在逐步侵蚀中国的比特币挖矿主导地位,估计美国的份额在持续增长,去年已达7%左右。

不过,尽管一些行业预测认为,未来几年美国的比特币市场份额可能扩大至40%,但比特币业界此前认为,中国将占据近一半的比特币挖矿市场份额。

北京谘询公司BlocksBridge Consulting Ltd.的创始合伙人Nishant Sharma说,在中国,有关政府会进行打击的想法一直存在。

不过他表示:“我还是看到了一片恐慌。”

对中国市场动荡可能造成破坏的担忧拖累了比特币价格;此外,同样出于对环境保护的顾虑,马斯克(Elon Musk)麾下的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上个月也表示已停止接受比特币购车,这也对比特币造成了负面影响。

早期进入者

比特币在中国的发展史很大程度上源于2013年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省份四川的一场地震。在地震后流入慈善机构的大批捐款中,有一些格外引人注目:有人向中国动作明星李连杰(Jet Li)的一个基金会捐赠了比特币。

由此引发的比特币热引起了上海电话公司员工江卓尔的兴趣,他在那个冬天买了两台计算机开始在家里挖矿。江卓尔在接受采访时回忆称,他的设备很快就能带来每月500到700美元的收入,而且还可以为自己的公寓取暖。

同年,北京的一个科技发烧友团队开始设计专门用于比特币挖矿的计算机。他们成立的比特大陆科技控股公司(Bitmain Technologies Ltd., 简称:比特大陆)使用了比特币未具名架构师发布的参数,其中一人将这些参数翻译成了中文。

比特大陆等中国公司已经在销售专门的比特币挖矿计算机方面建立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利基市场。

比特大陆等中国公司已经在销售专门的比特币挖矿计算机方面建立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利基市场。

图片来源:Artyom Geodakyan/TASS/Getty Images

面对这种金融狂热模式以及随后不可避免的泡沫破裂,中国监管机构发出了焦虑的信号。官方媒体新华社称,“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在李连杰壹基金获比特币捐赠八个月后,监管机构否认了关于中国金融系统欢迎这种新潮资产的说法。在中国央行的牵头下,中国政府禁止国内银行处理加密货币业务。

2017年,中国政府再度加强监管,禁止加密货币的各种用途,包括在线交易。

不过,中国政府没有制定关于比特币挖矿的具体政策,因此,比特币拥趸继续挖矿。

小镇上的房地产大亨和工厂主们加入到挖矿行列中,启发他们这样做的可不是什么技术知识,而是粗略估算的利润;他们将成本低廉的仓库改造成数据工场,从深圳采购来电子产品,把电脑服务器堆放在简陋的机架上,旁边放着呼呼作响的冷却风扇。

“电影里,比特币挖矿要更干净体面一些,”BlocksBridge的Sharma说。“在中国,挖矿作业并不那么干净,乱七八糟缠在一起的电线更是糟糕。”

由于加密货币的挖掘涉及到解决越来越难的数学问题,现在,每挖出一个比特币需要比过去耗费更多的运算时间,因此也更加耗电。这意味着,最早一批、最积极作业的比特币矿工享有了巨大优势。

比特币是发电厂所有者的福音,这些发电厂所有者通常是落后地区的地方政府,他们基于不可靠的工业需求预期扩大了发电能力。

渴望创收的电力企业将自身升级为大数据中心,比如位于青藏高原的四川Aer III水电站,2019年开始在其场地上托管1,750台比特币矿机。矿工们有时会偷电,其中一人因改变输电线路、在半年内窃取价值12.5万美元的电力来运行他的400多台比特币机器而被定罪。他于2019年被辽宁省一家法院判处11年监禁。

中国一些最大的赢家专注于为矿工提供服务,这是19世纪中期列维公司(Levi Strauss & Co., LEVI)采取的模式,该公司因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淘金热中为探矿者提供装备而致富。

以比特大陆为例,该公司通过开发优化处理生成比特币方程式的微芯片,成为世界领先的挖矿计算机生产商。比特大陆三大股东已入选上海财富追踪服务机构胡润百富(Hurun Report)的富豪排行榜,其中42岁的詹克团的净资产估计超过150亿美元。

今年36岁的江卓尔曾在电话公司供职,现在是莱比特矿池(BTC.Top)首席执行官。莱比特矿池拥有40万台机器。江卓尔表示,中国政府的最新指令可能预示着向较小规模的数据中心和去中心化生成回归,他正在考虑将一些设备出口到北美或中亚地区。

西方的比特币行业支持者表示,比特币的挖矿业务正在摆脱混乱无序的形象,势头正在转向以美国为主的监管制度更可预测的国家。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U.S., 简称IRS)制定了加密货币政策,美国的银行业现在提供比特币托管服务,公用事业公司则在邀请挖矿企业到纽约州北部的天然气发电厂和得克萨斯州太阳能发电厂附近建立挖矿设施。

多伦多加密货币公司Hut 8 Mining Corp.的企业发展主管Sue Ennis表示,中国的打压行动应会改善比特币的长期前景,因为这些措施缓解了市场对于“中国将挖掘所有比特币的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她表示:“不在中国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多分一杯羹。”Ennis指出,她的公司正在增加额外产能,以接待任何想要退出中国的挖矿企业。

比特大陆截至目前最大的一笔海外订单来自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Marathon Digital Holdings Inc. (MARA),后者订购了7万台挖矿机,这些设备将安装在蒙大拿州哈丁和得克萨斯州大斯普林斯的比特币矿场。

Marathon首席执行官Fred Thiel称,以前,比特币挖矿行业的口头禅是:“在中国生产的成本是多少,风险有多大?”他表示,现在,随着中国展开此次打压行动,风险已经变得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