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济在衰退边缘徘徊之际,该国总理朔尔茨访华。

图片来源:MICHELE TANTUSSI/REUTERS

2022年11月3日13:10 CST 更新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本周将来华访问。几天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开启了第三个任期,并重申了对俄罗斯的支持,尽管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

朔尔茨此次中国行正值中美两国在台湾问题上陷入僵局之际,也是七国集团(Group of Seven)领导人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首次访华。中国将台湾视为领土的一部分。最近几天,中国还表示将深化与俄罗斯的关系,并重申了认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应对乌克兰战争负责的立场,这也激怒了美国及其盟友。

而另一方面,由于能源成本飙升和出口下降,德国经济正处于衰退的边缘,中国作为德国制造业经济生命线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据智库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的数据,中国占德国进口和出口的比重分别为12.4%和7.4%,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

im 656858?width=700&height=466

德国允许中国国有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收购德国最大港口汉堡的一个集装箱码头的24.9%的经营权。

图片来源:AXEL HEIMKEN/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对中国的这种依懒性迫使朔尔茨要谨慎平衡,既要寻求维持至关重要的经济关系,又要应对东西方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关系。他在国内外的批评者越来越担心,在中国对西方的立场越来越强硬之际,德国未能从其对俄罗斯的经济依赖中吸取教训。

上周,朔尔茨不顾德国政府内部的反对,允许中国国有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收购德国最大港口汉堡一处集装箱码头24.9%的股权。在相关决定作出后,德国外交部表示,该交易将加强中国对德国关键基础设施的控制。

朔尔茨的批评者称,朔尔茨访华是在忽视德国高度依赖俄罗斯化石燃料的教训;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开始限制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后,德国对俄能源的依赖已然成为一种负担。朔尔茨政府的安全和情报部门罕见地针对中国发出联合警告称,德国已经变得过度依赖一个敌对的大国。

朔尔茨访华在德国以外也引发关注。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被问及朔尔茨访华计划时称,“在与整个欧盟的系统性竞争对手打交道时,再也不可能让单个成员国各行其是……之前我们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现在欧洲要避免重蹈覆辙。”

一些盟友担心朔尔茨访华会迎合中国长期以来奉行的“分裂而后争取”的策略,即德国应该与美国保持距离。上海同济大学研究德国问题的教授伍慧萍告诉中国官媒,德国应该加强欧洲的团结和战略自主,而不是在安全和能源方面过于依赖美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方相信此次访问将为新时期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深入发展注入新动力。

德国总理府官员表示,会谈将主要集中在就俄罗斯对乌战争和俄罗斯的核威胁问题与习近平展开急需的对话。

与曾12次访华的德国前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一样,朔尔茨此行将有一众企业高管随行,包括汽车巨头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BioNTech SE (BNTX)等公司的高管。大众汽车40%的销售额都来自中国。中国尚未批准使用BioNTech的新冠疫苗,该疫苗已在西方世界大部分地区广泛使用。

朔尔茨的助手说,他已敦促在华业务规模较大的企业努力实现多元化,并在5月份拒绝延长政府向大众汽车提供的一项担保,理由是新疆地区的人权受到侵犯。这项担保将在大众汽车在华资产出现损失时给予补偿。德国政府目前正在外交部主导下制定一份新的对华政策文件,其外交部对中国持怀疑态度。

im 656851?width=700&height=466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重申了他对俄罗斯的支持,尽管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

图片来源: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根据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在疫情前下降多年之后,德国对华投资于2022年上半年达到10年最高水平,超过50亿欧元(约合49.4亿美元),但这些投资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几家工业巨头身上,许多小型企业开始对自家的中国风险敞口感到疲惫。

德国总理府官员说,朔尔茨已经在欧洲为自己的路线寻求支持。上周在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会面时,两人谴责了中国和美国的保护主义,特别是拜登(Joe Biden)政府的《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该法案设想为在美国投资的公司提供补贴。

不过,这些官员表示,他们希望说服中国政府与乌克兰战争保持距离,不想在这个时候进一步损害与中国的关系。

一位德国高级官员在谈到与俄罗斯的对抗时说:“我们对中国不抱幻想,但我们不打算在两条战线上开战。”这位官员说,朔尔茨希望习近平重新考虑对俄乌战争的接纳态度,在这种情况下,公开批评中国不会有任何帮助。

泛欧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亚洲问题专家Janka Oertel说,“朔尔茨谨慎行事、不开辟两条战线是明智之举,但与此同时我们的确需要同时应对俄罗斯和中国”。

她说,中国重新夺取台湾的任何尝试都会引发西方的有力回应,包括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美国制裁,这将切断德国企业与中国的联系。

一方面,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上采取更强硬的姿态,另一方面,权力集中在习近平的手中,中国的营商环境变得更加艰难。习近平采取严格的动态清零政策,包括在中国一些最大的城市反复实施封控,该政策扰乱了经济,使多数西方商业人士几乎无法赴华开展工作。西方投资者对中国政策的批评导致了针对特定品牌的激烈网络讨伐或官方制裁。

前欧盟驻华大使史伟(Hans Dietmar Schweisgut)说,欧盟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在稳步下滑,并警告说,中国的全球雄心以及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一阵营的立场最终甚至可能盖过最紧迫的经济问题。

他说,长期以来,欧洲方面低估了一个事实,即中国想争取世界霸主地位,以便按照中国自己的设想塑造全球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