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怀孕7个月,几颗痔疮众星拱月一般围着一颗血红色的肿瘤

2024-02-08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一条小肉瘤从肛门口伸了出来。它不痛不痒,也塞不回去。我以为长了个痔疮,当时并没怎么注意。


但五个月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肉条长“胖”了。

慢慢长大的异物

用手一摸,肉条的根部还是细细的,脱出的部分变圆变厚了。走起路来,肉条被夹在屁股间不停摩擦,开始有了明显的异物感

不过这可难不倒我这个小机灵。正因为它变长变细了,我反而可以捏着它的“头”,把它塞回肛门。

就这样,用清水冲洗、再把它塞回肛门,这成了我每天排便后的必修课。除了耗时长一些、动作别扭些,倒也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难处。

到了六个月的时候,我发现它好像又长了不少。塞进去的过程开始变得有点艰难,有时候没塞好它还会自己脱出来

不过,这依然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无知”的我仍把它当作痔疮看待。我想着:痔疮嘛,每个孕妈都会有的。我姐姐都在痔疮的陪伴下生了两个娃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啦。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怀孕的28周。因为工作中人事的突然变动,再加上经历了一些糟心事,在经过将近一周的高强度工作后,屁股的问题变得棘手了。

我的便秘在不断加重。而那个不痛不痒的“痔疮”,终于在之后的某一天爆发了。

jL2Ck1QpXJNZQPRT r1QNygjwkKm3sQ4HoDlXqVv3aU9AAAAMAAAAFBO

气球大到一定程度就会爆炸

2020年4月23日,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挪动了一下屁股。突然间,一阵钻心的疼痛出现了,就好像有一根针插入了我的屁眼之间

oaYvDjc1HicpkvyTVQUztFCyDuu4XX1iUcF8lVwhyqc4BAAA0AIAAEpQ

一阵钻心的疼痛出现了,就好像一根针插入了我的屁眼之间丨pixabay.com

我忍不住“啊”了一声,吸引了周边同事异样的目光。面对同事们的询问,我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搪塞过去了。

但一直到下午,这种刺痛感还持续着。

那天下班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跟老公抱怨这事。但到最后,我已经疼到连坐着开车都受不了了,只好停下来在路边休息一会儿再继续上路。

然而,这时的我依旧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觉得只是痔疮在作祟。当天晚上回到家,我还在期待着第二天的春游,整理衣服时还想着一定要趁着春光,多拍一些美丽的孕妈照。

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才终于真的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屁股间的肿物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些。因为疼痛,我已经彻底无法把它塞回去了。但最可怕的是,擦屁股的时候,我发现纸张上有粉粉的血迹

为了把血迹擦干净,我又擦了几次。好家伙,纸张上突然出现了一坨“薄膜”——它好像脱了一层皮

9jqg3622LFPIwdu3Iwu 7MXleEj MLOmzusFWIJqk9AAAAMAAAAFBO

不好意思,这个绝对不是痔疮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我,赶紧给领导打电话请了假。在咨询了产检医生的意见后,我直奔最近医院的肛肠科门诊。

肛肠科的医生大多都是男的。但此时的我已经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裤子一脱,就躺在了病床上等候医生检查。

医生把我屁股蛋一掰,直接说:“你这不是痔疮,你这得手术,不能拖。”

天知道怀孕7个月的我听到需要手术的那一刻,心里有多慌张。于是,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我现在怀孕7个月了,能做手术吗?只能手术吗?

面对医生肯定的回答,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医生坚定的态度,让我明白手术多半是无法避免的。但我毕竟是一个孕妇,医生谈及手术时的轻松语气,非但没有打消我的疑虑,反而让我充满了紧张

我跟医生说:“我得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再确定手术时间。”而医生嘱咐我:“要抓紧,不能拖。”

离开诊室,我马上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再三商议下,我们决定换一家肛肠病专科医院看看。

这次轮到我的时候,医生一看到我,就先问了一句:“怀孕多久啦?”

“28+3。”

“到后面躺下来,我检查一下。”

我熟练地侧躺在病床上,乖巧地把屁股蛋掰开。医生拿着棉签检查的时候,那是真的痛啊!

“你这不是痔疮,有可能是息肉痔,也有可能是肛乳头状瘤。这样子很严重了,需要手术。”医生做出了判断,并用手机拍下了我的病况以便向我解释。几颗痔疮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一颗圆形的血红肿瘤

几颗痔疮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一颗圆形的血红肿瘤丨作者供图

为了防止进一步的感染和出血,手术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我也立刻决定接受手术

 

医生研究了我产检的结果,并向其他专家打电话沟通了我的情况,甚至还详细地画了一幅图,向我解释如何进行手术。

 

“你不要紧张,这是个局部麻醉的小手术。一般来说,局部麻醉不会对胎儿造成影响。”

 

“我们会把切下来的组织送去做病理。如果是良性的话,手术后住院几天你就可以回去了;但如果病理做出来不是那么理想,就要做进一步的治疗……”

 

“但是你千万不要太紧张,一般来说这都是良性的。”

 

说实话,看到医生这么重视我的病情后,从决定接受手术的那一刻起,我反而一点儿也不紧张了

 

回家做准备的那天下午,疼痛感依然持续着。我无法平躺、无法侧躺,只能对着空调维持着撅屁股的姿势。

G5jFbbCBbto8McvqjMNr65O80JmA0NG5tJCaSJ5XgGw9AAAAMAAAAFBO

相信医生,不要紧张

4月24日,核酸检测、办理住院、抽血、尿检,主治医生和管床医生又一次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定下了隔天最早的一台手术。

 

那天,肛门说不出的痛,如针扎、如火烧、如虫咬,我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但是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和宝宝:“宝宝不要怕。这里的医生很专业,妈妈也会很勇敢的。”

 

4月25日,6:30起来灌肠,然后经历了灌肠后酸爽的排泄。手术宣教后,我在病床上安静等待。8:30,护士上来叫我下去等候,老公也在身边陪着我。

 

等了不到10分钟,我就被叫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的医护人员都小心翼翼的。作为一个孕妇,我真的受到了特别的对待,那种感觉真的太让人放心了

 

由于没办法趴着,医护人员让我右侧躺,然后又搬来一张与手术台相当的桌子让我放脚。他们用胶带固定住我左边的屁股蛋,然后把我的屁股蛋掰开。

 

我的小心脏开始跳得有点快了,但我对自己说:相信医生,不要紧张

 

整个手术过程中,打麻药是最疼的。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一位医护阿姨专门陪我聊天。三针麻药过后,我的肛门失去了知觉,但我仍旧能感觉到医生的操作。

 

切开、处理、缝针,从进手术室到出来一共过去了30分钟。

 

医生把切下来的东西拿到我面前:“本来打算最大程度减少你的创面,但这个跟一个小痔疮长在一起了,不得不一起割掉,所以还是留下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创面。”

80oUZUDrnYgFI6z gRi3dFCHpyoj7f6SMvc1hRoAFMs9AAAAMAAAAFBO

术后的痛苦更难熬

术后最初的几小时还算轻松,麻药还没退去,没有明显的疼痛感。

 

但是那个晚上,真的太难了。护士几次查房的时候我都是清醒的,后面迷迷糊糊地睡了大概两个小时。我偷偷地把睡裤脱掉,对着空调吹一下缓解疼痛感。

我偷偷地把睡裤脱掉,对着空调吹一下缓解疼痛感丨pixabay.com

一般来说,医生建议术后48小时内不排便。但因为我比较特殊,医生希望我术后第二天下午就能正常排便。

 

由于会牵动肛门、造成疼痛,术后排尿排便真的是一项大挑战。如果说尿尿还可以站着来,并且尽可能地夹紧屁股的话,那么排便就真的是一点都没辙了。

 

为了正常排便,听话的我在第一天的流食后就正常饮食了。排泄物夹杂着血水,肛门火辣辣地疼。排完后还要小心翼翼地擦拭,用温水洗净,等候医生换药。

 

终于,病理结果出来了,是良性的“外痔,伴乳头状瘤”。

b6 FbQi70HR6yU7v6MEmLN3kVUQI vHCIyXyyNYspV3AgAAjgEAAFBO

良性的“外痔,伴乳头状瘤”丨作者供图

所以在住了四天院后,伤口恢复得不错的我就回家了,在家中接着让妈妈替我换药。

谁也想不到,怀孕28周+5的时候,我居然因为肛乳头状瘤,而不得不接受了一次手术

 

但如果没有这次的经历,我对肛肠疾病的认知,可能就只停留在痔疮而已。我也时常安慰自己,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此,我含泪写下这段经验,奉劝各位正在备孕的小姐姐,或已经怀孕的准妈妈们,还是要对自己的肛肠问题注意起来,做好孕前、产前检查啊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另一个TA也有类似的经历,请点击这里了解TA的故事和医生点评。

作者:见风是风

编辑:苏曼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cldbhJeVOd1Z82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