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我养的犀牛总是失踪,但这是好消息

2022-09-22

编者按

9月22日是世界犀牛日。这个纪念日诞生于2010年,是为了提升公众对犀牛这一濒危物种的认识而设立的。

同样在2010年,有一头名为Solio的小犀牛在肯尼亚出生。再后来,Solio被一位远在中国的朋友认养,于是有了今天的故事。

2018 年 11 月,我认养了一只远在肯尼亚的犀牛一年到期后我又续了 3 次,现在有了 4 张认养证书,今年 11 月应该也会继续。

就是她,“我的”犀牛Solio,生活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国家公园|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起初,我无意间在豆瓣鹅组看到组员晒她在大象孤儿院认养的大象幼崽,有些心动,就在其中提到的保护区认养网站上逛了逛。本来看中了一只大眼睛的长颈鹿宝宝,然而那几天,国内有关部门要出台管理办法,允许虎骨和犀牛角入药。我有点难过,考虑了一下就认养了 8 岁的犀牛小姑娘 Solio。当时我没有 visa 卡,还麻烦了一位朋友帮忙付账,由于我俩的沟通出了点岔子,最后拿到的证书是“恭喜 MOON.GAO(我的名字)收到了来自 MOON.GAO(还是我的名字)的圣诞礼物”……

没过多久,关于那个让我忧虑的国务院《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发布会上说,经过研究决定,通知的实施细则延缓出台,我国继续实行“三个严格禁止”——严格禁止进出口犀牛和虎及其制品;严格禁止出售、收购、运输、携带、邮寄犀牛和虎及其制品;严格禁止犀牛角和虎骨入药。

就很开心,好像替 Solio 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PP9rRFlTmZn5sL3NLmLlR6Z mbUDTS1cLALPk8vKAV qAgAA8QEAAEpQ

好像与犀牛相关的事情现在也都与我有关了|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6y945GIp9ZlPNrkwMeaVQuB628kc9rglaSIvmlMO2G0gBAAAugMAAFBO

“我的犀牛” 

Solio 的名字来源于 Solio Ranch(索里奥牧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私人所有的犀牛保护区。上世纪 70 年代开始,通过引入犀牛和繁育,再加上较好的安全监管和栖息地环境,这里逐渐成为了肯尼亚最重要的黑犀牛保育地。

Solio 小时候就和妈妈生活在 Solio Ranch,直到 2010 年 9 月。那段时间,Solio Ranch 被盗猎者盯上了,保护区里时不时有犀牛被杀。救助组织某天接到消息说,有一头受了重伤的母犀牛无法动弹,身边还有一头 5 个月大的小犀牛。但他们去到现场才发现,这头小犀牛根本不止 5 个月,可能都快一岁了,侵略性还十分地强,很难按计划用直升机接走。他们只好留下 2 名饲养员,陪小犀牛在寒冷的野外过了一夜,次日凌晨才用卡车把小犀牛运回孤儿院——据说到了的时候,这头小犀牛还把孤儿院里的小象都吵醒了,饲养员不得不比以往更早给它们喂奶……

LejIU0numtsczOnmObtkKiCsiCsq2ZwUyhdzd4tiPoYOAQAAugAAAEpQ

Solio刚到孤儿院时很怕人,但饲养员发现她喜欢被刷子刷,一开始用的还是长长的刷子,避免太过靠近Solio。后来Solio就没那么紧张了,还敢跟着饲养员散步|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这头犀牛孤儿就是 Solio,但这些信息我只是在基金会的网站上看到的,我至今还没见过 Solio

我在朋友当中显摆这是我的犀牛,就被嘴坏的朋友问:是你的犀牛吗?她死了的话,犀角归你吗?

我怒斥了这种惦记犀角的说辞,又反驳:这就跟我的男朋友(虽然并没有)一样,死了也没啥归我,我就是想给她花钱、想让她高兴行了吧。

然后我意识到了,这是“我的”与“我拥有的”的区别。“我的”并不等同于从属关系,比如我的朋友、我的故乡、我的犀牛——朋友、故乡、犀牛都不是我拥有的,我拥有的东西应该是法律上有物权的。

V2wtJgSb3A1XXZo4glc1fsQftbZvNmCJ5UVlciYpUJx AgAAhAMAAEpQ

我拥有的只有证书。这是去年收到的证书,每年11月确认继续认养都会收到一张,现在我有4张证书了|作者供图

所以,那确实是我的犀牛,尽管我并不拥有她。我知道她叫 Solio,是个出生于 2010 年的女孩子,她有一条腿受伤了有点跛,她的妈妈死于盗猎者枪下;她是一头黑犀牛,这一物种目前在野外大概只有 5000 只。

这就是我的犀牛 Solio 了。

gjdfC6ky7uAiW6347uXE0tPqDWpjYmIhZMGZAYHAueogBAAAugMAAFBO

No News Is Good News 

认养犀牛之后,基金会每个月都发邮件,介绍整个大象孤儿院的情况,也经常提到那些活泼可爱的小象又长大了之类的,但总是没有 Solio 的消息。我等了好几个月,直到 19 年 3 月,终于忍不住用蹩脚的英语发邮件问到底怎么回事;基金会回了信,说最近确实没看见 Solio,她应该过着野生犀牛的生活,因为并没有发现意外的情况。

我忍不住跟做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朋友吐槽:这就是传说中的 no news is good news 吗?朋友告诉我说,没错就是这样,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保护区很容易发现的,因为草原上秃鹫很明显……

脑补了一下,顿时就知足了。

Bvt0SMeSiO yQ8zJAtfj1uIhyJnGss5o4S1REqOy0wTqAgAA8QEAAEpQ

Solio小时候还在孤儿院时才有这么多照片|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一直等到 2019 年 11 月,当我琢磨着要不要再养一年 Solio 的时候,我才发现邮箱里躺着 9 月时基金会发来的喜讯。

原来,消失很久的 Solio,是生崽崽去了!

我非常开心地在朋友圈报喜,并说出了“是个男孩,叫苏丹,母子平安,四舍五入一百斤”这种充满古装剧恶趣味的台词。考虑到犀牛的孕期可能超过 16 个月,那么,也许在我 2018 年认养她的时候,Solio 就是个准妈妈了呢。

Solio和苏丹(Sultan),照片里的苏丹出生才3天|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在我下意识地为新手妈妈 Solio 担心的时候,我想起来,其实我并不能给她更多支持。我非常清楚,我付的钱并不用在这头犀牛上,不会有财务记账专款专用,这笔钱是用在整个保护区的——所以,我认养 Solio 和认养那只大眼睛的长颈鹿宝宝也没有什么区别。这样也挺好,看脸的人类世界已然如此残酷,如果连大象孤儿院都靠脸分配水果,未免残酷得太过分了些。

但与此同时,我也有点落寞,Solio 不是我可以揉到的狗子撸到的猫;她和我之间,真就只是我个人单方面经过一个基金会建立的羁绊,尽管我当初反驳说这不是“我拥有的犀牛”而是“我的犀牛”,但我还是会在意自己能拥有什么。

BKrNpHMf01KVpXVIbnayC71N8H8XvngmVMVGpXkf6rggBAAAugMAAFBO

持续失踪 

随后的这两年,我也继续认养 Solio,拿到了第三和第四张证书。基金会照例每个月给我发邮件,但整个 2020 年和 2021 年都几乎没有 Solio 的消息。甚至后来我换了邮箱,只有偶尔需要的时候才去看看旧邮箱,但在收件箱里连翻小半年,也往往没有 Solio。我当然失望,失望到后来渐渐也就不计较了,默认她过得不错吧。

这个月,编辑找我约稿,我想去旧邮箱找找记录,没有想到她的消息居然更新了!今年 2 月,Solio 生下了第二个宝宝!是个女孩子!叫萨凡纳!儿女双全!

Solio和萨凡纳(Savannah);至于已经两岁多的哥哥苏丹,他正在迅速地成为一头独立的犀牛,不过有人还是看到他和妈妈妹妹一起闲逛|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我当时兴奋得发微信语音都磕巴了一下,并忍不住在朋友里小范围得瑟了一下,“我们家犀牛生二胎了!”当然也免不了被人问,Solio 在 2 月就生娃了,你这个当妈的怎么现在才知道……这个,因为失望很多次,已经懒得翻邮箱了嘛……

我顶着自己糟糕的英语水平去网站上翻了一阵,终于找到了我迟迟盼不来她消息的真正原因:我恰好赶上她走向独立生活的时段了。她比较小的时候住在孤儿院里,每年能更新八九次消息;而当她开始走向保护区深处、拥有自己的领地,消息就越来越少,以至于两年空白。如果不是今年生了崽崽,估计也不会被人发现。嗯,大概一个事情知道了原因就比较容易释然,哪怕明年没有她的消息,我应该也能理解了——说明野化很成功嘛!

MlndrgFrIvTWv5hwsBXyP5B 8KVOsjJAtyi7dyDfS7XqAgAA8QEAAEpQ

野化很难的,不仅要常常换饲养员,避免Solio跟人类太熟;还要带着Solio去栖息地里散步,让她和野外种群的犀牛隔空熟悉彼此的气味|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v8gezwDWwutZcIhCwpqAqwwQ6EBLy4S3ejHhHBTPRk8gBAAAugMAAFBO

唯一的“具体的犀牛” 

 那么,这头犀牛之于我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我曾经开玩笑说,养犀牛还是有不少好处的啦,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格调都上了个台阶,假如我去那种人人都穿晚礼服端高脚杯的场合(虽然并没有),遇到养赛马养纯血猎犬的绅士名媛,也可以谈笑风生聊起自己养了 Solio 而不怯场呢……

3iFJuZYtkNlUWD3YEGSCp OjE zpuda2eN5eV9EFbRZbAwAAhAIAAEpQ

虽然严格来说Solio也并不是我“养”的|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忽略掉虚荣,心里确实也有一些触动。在 Solio 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她就像《小王子》里提到的那样,在全球几万头犀牛中,成为了我独一无二的犀牛,成为了我心中唯一的“具体的犀牛”,不会再有另一头犀牛让我惦记它有没有吃好睡好了。

而反过来,我却毫无疑问,没有被 Solio 驯化成她独一无二的认养人类。不过我也非常庆幸这一点,感性来说,是真心高兴还有很多人和我一起爱着我的 Solio,就算在他们眼里那是他们家的 Solio 也没关系;理智一点讲,我每年 50 美金其实根本养不活她啦,更不要说整个保护区。

在孤儿院的Solio,隔壁住着另一头犀牛Maxwel;救助犀牛和其他野生动物需要大量花费,我的50美金只是极小的一部分|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通过她,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叫无条件的爱。很多父母嘴上总说对子女无条件的爱、只要你健康平安就好,真要是子女消失两年带个崽崽回来,父母早就疯了。也有很多人说粉丝对偶像的爱是无条件的、不求回报的,可其实还有一大堆偶像失格的条款呢。但我对 Solio,真是除了平安健康别无所求,一年发个照片就知足……说这话也并不是为了数落广大父母和粉丝,只是,当我知道这种无条件多么偶然,我放下了一些执念,理解了那些有条件的爱

在我对 Solio 一厢情愿的羁绊中,我学习了比人类平均水平多很多的犀牛小知识,并且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去肯尼亚见她。她是我和 5 个小时时差外的那片土地的联结,是我一边折腾翻译软件一边磕绊表达的动力,是我平凡城市生活里关于野性地球的幻想,也是我观照自己的一个契机。尽管我仍有许多关于认养动物的困惑,我都非常高兴自己认养了 Solio,并且没有意外的话,还会继续认养下去。

犀牛的寿命,足够让我有更长久的时间来思考这些问题。

Solio和苏丹,对于“我的犀牛”,我只能通过照片远远地看着她|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

我也想了解其它认养了动物的朋友们会怎么考虑这些问题,会单纯认为自己在帮助动物园,选这只或那只没所谓;还是会和我一样,也带着复杂情绪看待自己和动物建立的微弱联系,又自嘲着自作多情?

Solio是一只黑犀牛,在IUCN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极危物种。虽然叫黑犀牛,它们其实并没有多黑,这个名字更多是为了和体型更大的白犀牛区分开。白犀牛包括南白犀和北白犀两个亚种,南白犀尚有上万头,北白犀却已经功能性灭绝——4年前,世界上最后一只雄性北白犀去世,全球只剩2头雌性。


戳视频,了解北白犀,和我们一起期待奇迹的降临。

作者:Moon.Gao

编辑:麦麦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