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我开始在工作中“摆烂”,和同事讲笑话一直笑到下班

2022-09-28

“你有明确的自杀想法吗?”坐在对面的医生严肃地问我。

“觉得活着没意思,但不至于想自杀。”我有些紧张地回答。

今年三月的某一天,我来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成人精神科,想要借助现代医学解决我的抑郁问题。准确地说,是长期持续性的心情不好,最近还添加了早醒的症状。

那天我试图表现得轻松些,穿了宽松的运动裤,化着精致妆容,想要掩盖住我的焦虑与压抑。或许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不想在自己的诊断报告上看到“抑郁症”这三个字。

经过简单的对谈和交流后,我被安排做了一系列检查,包括近红外脑功能成像、脑电图和心电图等等,还有五份心理测试。

我做了一系列检查。|作者供图

医生看了一眼检查报告,最终在诊断单上写了六个字:抑郁焦虑状态

“我们一般不会轻易给病人下抑郁症诊断,因为担心他们受到偏见。”她说,“但你的状态其实已经可以确诊中度抑郁症了。

于是我带着一堆白花花的药物离开了诊室,开始了我的抗抑郁之旅。

xlxk hwb641OGJdPjd4kNIVol

在互联网大厂做缺觉的卷王,

还是回到安睡的港湾?

今年过完年回到北京后,我开始早醒。刚开始,凌晨1点入睡,早上5点半醒来。一周后,入睡时间越来越晚,我却醒得越来越早。睡眠不足,白天上班昏昏沉沉。这种状态连续两周后,我决定求助医生。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

2020年底,我换了一份工作。正如大家在网络上看到的标签一样——互联网大厂、996、焦虑——这份新工作让我身心疲惫看不到尽头的数据指标、职场内卷、以及各种各样杂乱无章的事情,都让毕业3年的我陷入情绪低谷。

事情的起因是一次恶意绩效差评。从那之后,我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上班情绪压抑到极致,睡眠质量也直线下降。

那段时间,我开始定期做心理咨询。每个月1~2次电话咨询,经历了小半年,好不容易熬到了过年回家。

回家后,我仿佛回到了安全的港湾,每天睡眠长达9小时。但没想到,回到北京后我状态比原来还要糟糕,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这一幕。

从前的我一直不明白工作让人抑郁的真相,在经历了这一份工作后我突然明白:一份不适合你的工作,就像在你的灵魂上刻了一道又一道刀疤

终于,伤口不能自己愈合了。

KccqOd4Cr 3mchEQAv3r6DtSnR

我开始明白工作让人抑郁的真相。|作者供图

FYhvjO1U7 eQYVjxEkr0 x8P H aUk4 ircl7ZvUgw9AAAAMAAAAFBO

抗抑郁药初体验:

嗜睡到眼皮打架,但至少不再失眠

离开诊室的时候,我手头拿了三种药物。其中一种叫做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的抗抑郁药物,据说能让人情绪好一些。剩余两类都是调节睡眠的药物。

拿到诊断后,我十分纠结要不要吃药。抗抑郁药的副作用怎么办?吃药之后万一停不下来怎么办? 这些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

后来,我请教了一位学医的朋友,他的建议是如果我觉得睡眠状态暂时还能调整,那可以考虑先不吃睡眠类药物。但他建议我先吃西酞普兰:“毕竟你的情绪已经无法自我调节,而且根据你就诊的结果,我担心你以后从中度抑郁转向重度抑郁。”

“你知道,重度抑郁症患者可能控制不住地想要自杀。”他接着说,“我不想你走到那一步。

这句话把我吓住了。当时我在北京处于居家办公状态,白天可以随时休息,于是我选择开始吃抗抑郁药

刚开始是半片,最初的反应有些大,比如肠胃不舒服,两天内都没有任何食欲,半夜呕吐,折腾下来反而瘦了几斤。

后来肠胃好像是适应了抗抑郁药,大脑又开始有反应。最常见的反应就是嗜睡,时常早上10点醒来后,中午吃了一顿饭又接着睡,有时候甚至半个下午就在睡眠中度过。晚上十点钟左右,眼皮又开始打架。

这样的日子大概维持了半个月,在抗抑郁药物的帮助下,我至少不再失眠而真正感觉到药物起作用,大概是两周以后的某个清晨。

那天早上醒来后,我偶然听见了外面的鸟鸣。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内心的某种平静。这种平静更准确地说是平和,内心不急不躁,还带有一些小雀跃。

从那以后,我的状态一点点地变好。

t5SYIHvs6mnnoZbgkBZgRbZrAf3D9qmmjufaTnhI7BU4BAAALAMAAEpQ

我的状态一点点地变好。|日剧《我,到点下班》

8jqlHhawyZlLPGrsts5DhuhEjJINyUSdYQLvqMqIgr49AAAAMAAAAFBO

职场斗争与我何干?

我开始“摆烂”,从上班笑到下班

我对抑郁症的了解其实并不少,很早以前就看过相关论文书籍,所以也能在身体出现症状的时候,及时去医院寻求帮助。

我也了解抑郁症并不是简单的心情不好。它和发烧感冒咳嗽一样,是一种有生理基础的疾病,需要寻求正规的治疗,必要时也需要药物干预。

但仅靠药物,真的够吗?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巨大的工作压力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再往深层次推一推呢?是不是对工作的态度和认知有问题?又或者是自身的性格与这个世界相处时发生了冲突?

基于以上这些,我该如何去解决呢?

我首先做了一件事——开始在工作中“摆烂”。“摆烂”的意思是远离工作中的任何压力源头把自己暂时放置在一个打工者的位置上,领一份工钱干一份事。我开始不再为某一期视频数据不好而焦虑,开始对职场斗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容易上头。

居家办公期间,我上午干完自己的活,就开始充分享受剩余的时间。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部电影、爬了很多次山、重新看《积极心理学》、甚至重新拿起了尤克里里玩音乐……

那段休息的日子,我好像真正感受到正常人生的样子,原来呼吸自由是这样的

W59SWMTa94GvYFKSuRJCmyezD3QFiemiHWCtmOGwnXQ4BAAAoAUAAEpQ

原来呼吸自由是这样的。|作者供图

结束了短暂的居家办公生活后,我回到职场,告诉身边的同事领导我确诊了抑郁症,并且把药片摆在了桌子上。抑郁症没什么好羞耻的。连生病这件事情都要遮遮掩掩,对下一步治疗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我也很幸运,遇到了一位乐观幽默的同事。每天早上来到公司后,我的任务就是和他讲笑话。信不信,我们能从上班笑到下班。身边有那么快乐的同事,我还怎么抑郁呢?

当然,肯定会有人问:“这样的工作态度,你老板是如何忍受的?”嗯,我从摆烂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换工作或者被开除的准备了。大不了不干了,没什么的。

l6ltZJUw4h ZAEB638jDDRyXjB5Rqp2vrbqhUDbqHsI4BAAAYAIAAEpQ

大不了不干了,没什么的。|日剧《我,到点下班》

fKpD1trRQAE7LoC9L6nJdfiW2QdVEzNh0n 7fbN9POQ9AAAAMAAAAFBO

从减药到停药:

生活小事我也能哈哈大笑

从三月确诊抑郁症到八月,我的身心完全得到放松,几乎每一天都活得很自我。我不再和毫无意义的工作较劲,也不会逼迫自己——我“自恋”地认为自己每一个状态都是最好的

我把自己的微信签名改成了“日日是好日”,然后按时吃药,按时随访,按时睡觉,按时锻炼,按时看书,按时和朋友们玩耍。

六月中旬,我想试试停药。刚开始也是先减量到半片,但我很快就体验到了撤药反应,比如情绪开始摇摆不定,在工作中的某些时刻莫名想哭,于是我又赶紧恢复了药量。

7月中旬,我再次尝试减量。可能是因为找到了新工作,也可能是因为我的确身心非常放松,撤药反应这一次没有显现。

去医院后,我和医生提议说能不能先暂时停药,因为我现在的状态比4个月之前好太多了。一般来说,抑郁症的治疗需要6个月到1年半,不过因人而异。她接着说,“你可以尝试先停一段时间,我还是给你开一个月的剂量,到时候不行再吃上。”

现在距离我停药已经两个多月了,生活比之前好太多了。最大的进步是我现在体会幸福的能力比以前强太多了,生活中一点点微小的雀跃都能让我哈哈大笑。

2022年的上半年,我终于学会了好好爱自己。

我现在体会幸福的能力比以前强太多了。|作者供图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另一个TA也有类似的经历,请点击这里了解TA的故事和医生点评。

作者:Ant

编辑:一吨瑾、黎小球

封面图:Pixabay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同时接受视频投稿,相关事宜可添加果叨叨咨询:

s6SOG kdyBbaNpBf db2OdktAdXDvEGYOK asb2rydKAQAASgEAAEpQ
s9WPF7I3qJ2hTqi8tpRT1iwMBrQy Gf1jyyHaeFdwlI4BAAACQIAAFBO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