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手握500万美元的美国退休生活 - 华尔街日报

再多的钱也无法保证退休生活无忧无虑,但500万美元或许可以让你接近这种理想状态。

很少有美国人能够在他们的401(k)账户和个人退休账户中存下接近这个金额的财富。根据雇员权益研究学会(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利用2019年消费者财务状况调查(2019 Survey of Consumer Finances)对退休账户进行的分析,如果存下500万美元的退休后养老金,就可以跻身前0.1%的美国家庭行列。

为了了解500万美元在退休后能买到什么,我们采访了全美各地拥有这么高储蓄金额的退休人士。

大多数人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百万富翁,但他们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勤于储蓄。

虽然与我们采访过的许多退休人士相比,他们不太担心钱不够用,但也并不都过着奢侈的生活。有些人已经很多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了。还有一些人继续从事兼职工作。

他们花很多钱去环游世界,和大多数美国老年人一样,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健康和家人。

仅靠金钱也无法回答退休人士苦苦思索的另一个问题:如何在这个人生阶段找到生活的目标和意义?

保罗·谢姆韦尔,65岁,家住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年支出14.4万美元

保罗·谢姆韦尔(Paul Shemwell)在驾驶商用飞机和战斗机40年后,于去年12月退休。

这位65岁的老人拥有大约610万美元的存款,虽然这让他感觉经济上有了保障,但他还没有为接下来的生活制定出“飞行计划”。

在空军服役的13年锻炼了他的战略思维能力,对于这位前飞行员来说,目前这种随意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巨大的改变。军旅经历还教会他要仔细权衡自己的选择,这一理念正指导着他的退休生活。

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工作28年后,他停止了飞行,但仍然热爱旅行。他为今年秋天规划了四次旅行,这种酷爱旅行的癖好让他每月要花掉大约3,000美元。另外,他每月还要为房产税、房屋和汽车保险等项目花费大约9,000美元。

他每天的日常生活通常从晨练或网球课开始。作为一名狂热的滑雪爱好者,他已经购买了本赛季的滑雪通行证,他还计划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水肺潜水旅行。

谢姆韦尔拒绝了几份让他重返驾驶舱的工作邀请,部分原因是他不缺钱。

他计划在达到完全退休年龄后领取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这样每年将增加约4万美元的收入。

成为空巢老人是他生活中的另一个重大变化。他的儿子正在读大二,女儿今年秋天也要上大学了。在离婚后获得子女共同监护权的谢姆韦尔说,他的头等大事是深入参与孩子们的生活。

他在航空公司的工作有一定灵活性,所以能够参加孩子们的大部分网球和橄榄球比赛。现在孩子们都在外地上学,他希望能飞去看他们比赛。

现在,谢姆韦尔增加了和朋友相处的时间,大多数工作日都会和他们共进午餐。

他不是一个活跃的交易者,但也会关注市场。他的投资组合中95%是股票,其中大部分是指数基金,也有几只个股,比如苹果公司(Apple)。

他的父亲活到了快100岁,因此谢姆韦尔并不担心自己的股票投资占比过高。

他说:“我的计划是继续量入为出,保持投资,并给我的孩子们留下一些东西。”

谢姆威尔在休斯顿的住房还剩下约30万美元贷款未还。他再融资的利率为2.99%,因此他并不急于偿还这笔债务。

他驾驶一辆2016年款英菲尼迪汽车,行驶里程约8万英里(合12.8公里)。这辆车和他为女儿买的二手奔驰车都已付清车款。此外,每月的信用卡账单他也都全额支付。

“我喜欢让事情保持简单化,”他说。

杰伊·迈尔和安妮塔·迈尔夫妇,分别为61岁和60岁,家住北卡罗莱纳州凯里,年支出13万美元

现年61岁的杰伊·迈尔(Jay Myer)在退休前从事软件销售工作,几十年来,他按照最高限额向401(k)账户缴款,从而攒下了足够多的积蓄,让他可以在2020年提前退休。

25岁时,迈尔读了Vanguard创始人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写的一本书,书中推崇低成本指数基金。他还按照著名股票投资家彼得·林奇(Peter Lynch)的建议购买自己了解的个股。对于迈尔来说,这意味着科技股以及购买他软件的那些公司的股票,其中包括他几十年前以每股3美元的拆分调整价买入的家得宝(Home Depot)。

迈尔说:“我在很年轻的时候读了关于退休的书,但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如果你降低了投资成本,就能保留更多的利润。”他的退休账户投资了七只Vanguard指数基金。

他和妻子安妮塔多年来开着二手车,严格控制预算,这样迈尔从22岁起就可以每年向他的401(k)账户缴纳最高限额的养老金。今年60岁的安妮塔之前是一名牙科保健员,一直工作到2000年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出生。

迈尔说,他决定提前退休的部分原因是受到继父的启发,他继父是一位小企业主,喜欢旅游和陪伴孙辈。

迈尔说:“他让我明白了一点,你可以放下工作,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刚退休的时候,突然失去稳定的薪水感觉很可怕。2020年市场暴跌的时候,他会仔细审查夫妻俩的每一笔消费,连餐巾纸都不放过,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样做没有必要,因为他们拥有丰厚的养老储蓄。

这对夫妇现在拥有420万美元,一半在退休账户,一半在应税账户。

最近,他们卖掉了亚特兰大的房子,用这笔钱在凯里买了一套92.5万美元的房子,这套房子距离他们经常见面的大儿子家只有2英里。

他们每年的花费大约13万美元,其中包括5,000美元的房产税。他们每月的食品支出约为700美元,健康保险支出约为1,000美元。(由于他们目前花的是积蓄,因此应纳税收入很低,有资格获得保险补贴)。

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每月的福利金,迈尔说他要等到70岁才领取社会安全福利金。

这对夫妇曾考虑卖掉一些个股,将更多资金投入债券,但获利后需要缴纳的资本利得税让他们望而却步。所以,他们决定把表现最好的股票留给两个儿子。

迈尔夫妇每年的旅行预算约为2万美元,他们计划今年去小儿子居住的西班牙旅行。

两人都喜欢烹饪和园艺。迈尔说,他很享受自由自在的时光。

他说:“现在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我学会了接受无聊,放慢脚步,有时读读书或骑骑车就足够了。”

亨利·胡,72岁,家住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年支出25万美元

对亨利·胡(Henry Hwu)来说,工作是构成令人满意的退休生活的一部分。

过去,这位来自加州尔湾市的外科医生每周要工作多达80个小时,而现在他只做兼职,并且是利用旅行之间的空档期来工作。72岁的亨利说:“我真的很喜欢旅行。”

亨利说,他和已故的妻子于1979年从台湾移民来到美国。他在芝加哥学习了五年外科,并于1986年在密歇根州完成了结直肠外科研究专科培训,之后搬到南加州,在那里他和妻子养育了三个孩子。

在即将到达65岁这一医学界规定的退休年龄时,亨利开始阅读有关退休的书籍(他说,他还读了《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相关文章)。他开始打高尔夫球和匹克球,还买了一把吉他,重新捡起了他上医学院之后就很少有时间去从事的一项爱好。

但在2016年退休后,他开始怀念工作,并开始接受以前工作的诊所安排的活儿。

每天早上,他都要问自己当天要做什么。“我不喜欢那种感觉,”亨利说。他的妻子在他退休后就去世了。

亨利每年有多达三个月时间都在旅行,他会去台湾看望他98岁的母亲,或者游览苏格兰、法国、德国、日本和瑞士。他曾在瑞士给朋友买了很多巧克力,把行李箱都撑爆了。

亨利经常带着他的吉他去旅行。最近在伦敦,他给了一个街头音乐家20英镑,好给他腾出地方弹奏埃弗利兄弟组合(Everly Brothers)的“Let It Be Me”。亨利说:“我不知道人们有多喜欢这首歌,但我面前的确站了一群观众。”

亨利仍喜欢参加医学会议和阅读医学期刊。

在2017年的一次会议上,他结识了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一家乡村医院唯一的外科医生。现在亨利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洛斯阿拉莫斯给这位外科医生替几天班。在那里,他喜欢徒步旅行,去看望在阿尔伯克基做会计工作的儿子。

在家的时候,亨利会去上吉他课,并经常去看望女儿和小外孙女。

他的房子价值150万美元。他还拥有第二套房子,价值120万美元,每月可以收取3,500美元的租金。他每套房子未结清的贷款约为50万美元,但他并不急于还清抵押贷款,因为利率低于3%。

亨利将其退休账户中的100多万美元几乎全部投资于股票基金和个股,包括苹果公司、微软(Microsoft)和英伟达(Nvidia)。

他从65岁开始每月领取2,700美元的社会安全福利金。他每年可领取约13万美元的养老金,去年通过按日兼职赚取的收入约为30万美元。

旅行是他最大的一笔开销,每年需要10万美元。其他支出约为每月4,000美元,不包括房贷。

他每年还要为长期护理保险支付6,800美元。

他说:“我妈妈活到98岁,总有一天我将无法照顾自己。我想减轻孩子们的负担。”

鲍勃·弗雷和帕特·弗雷夫妇,分别为80岁和75岁,家住蒙大拿州波兹曼,年开支22万美元

鲍勃·弗雷(Bob Frey)一路走来从未想过自己退休后会成为百万富翁。

从西点军校毕业后,他在服现役期间获得了硕士学位,之后又凭借陆军预备役奖学金和《退伍军人福利待遇法》(the GI Bill)拿到了兽医学位。他当了26年预备役军官,60岁退休。从30多岁开始,他就按照最高限额向退休计划缴款。

有时候日子也很艰难,比如他借了大约15万美元开兽医诊所的时候。多年来,他卖掉了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两家兽医诊所。他说,退出这些生意大大提高了他的身家。

如今,80岁的鲍勃和75岁的妻子帕特(Pat)已经积攒了约610万美元,其中近一半投资于个人退休账户。

弗雷每年可领取6万美元的军队养老金,另外每年还可领取约1.4万美元的退伍军人伤残补偿金,因为他在越南服役期间遭受了听力损失。这对夫妇总共领取大约5.6万美元的社会安全福利金。

“我们的钱这辈子都花不完,”他说。

这对结婚30多年的夫妇育有五个成年子女。20世纪90年代初,他们搬到了蒙大拿州的博兹曼,开始了新的生活,而且更加亲近大自然。帕特继续从事她的护理工作,鲍勃则接受了再培训,成为一名认证财务规划师。

弗雷夫妇虽然富有,但基本上不喜奢靡。鲍勃说,他已经有大约20年没有买过一件新的运动外套了。这对夫妇说,因为住在蒙大拿州,他们不太需要正装,宁愿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到处走动。帕特经常和朋友一起去野外散步。

弗雷夫妇预计将掏150万美元左右来资助九个孙辈的教育费用。他们每年还向自己最喜欢的慈善机构(包括他们常去的教堂)捐赠大约4万美元。

这对夫妇没有债务,也不太打理他们的投资(其中约70%投资于股票基金)。鲍勃说,他们去世后可能会将大约100万美元留给慈善机构。

弗雷夫妇也非常重视旅行,每年会拿出大约3.5万美元去世界各地游玩。他们去过新西兰五次。鲍勃热爱飞钓,去阿拉斯加、墨西哥和南美旅行的时候,总要顺便过把瘾。

夫妇俩还喜欢单独和朋友出去旅行。帕特经常和一位朋友去欧洲和加拉帕戈斯群岛旅行。她不会参加鲍勃的狩猎旅行。

她说:“我可不想睡在帐篷里,也不想扛着一只麋鹿从树林里走出来。”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