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正常的器官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年后,武汉疫情吹哨人艾芬再次成为公众人物,却是以一种她自己极不情愿的方式。

这一次,艾芬是以一名右眼近乎失明的患者身份出现,她需要直面的是A股眼科龙头公司、市值3000亿的爱尔眼科。

1月4日,爱尔眼科发布了一份核查报告。这份2页的核查报告否认了艾芬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有关,也否认术前未做眼底检查的说法。

同时,爱尔眼科承认,此次涉事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存在的问题有:仅有术后第一天的复查记录;未明确交代术后复查时间;术后其他时间的复查未挂号,也未作病历记录;主诊医生未按医院规范规定及时上报不良事件。

艾芬第一时间对媒体表示,爱尔眼科的回应是,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他们完全就在推卸责任,好像跟自己没关系一样。1月4日下午,艾芬用生气的口吻告诉《凤凰WEEKLY财经》。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在相关文章链接下方回应评论道:她回复的就客观吗?

8f59aea34109f0648fb1677a86885e14

爱尔的两份通报,我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接下来,我会一一公布,用证据说话,用证据合理提出问题。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为了防微杜渐。1月4日下午,艾芬在微博发文称。

他们整个模式都是错的,他们以盈利为目的,而不是以患者为目的,这是他们根本的罪恶。艾芬对《凤凰WEEKLY财经》说。

1月3日凌晨,艾芬在朋友圈表示,去年当了一年公众人物,今年看来又要继续。这就是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吧。1.不是我一个人受到过伤害;2.我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战;3.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据悉,艾芬就诊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所属上市公司是爱尔眼科,1月2日,爱尔眼科成立集团调查组。艾芬接到爱尔眼科的电话,对方称已经了解清楚,希望能与她面谈,令艾芬愤怒的是,几分钟前,对方才致电表示会就此进行调查。这是什么态度?敷衍了事的态度。艾芬说。

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1月3日也在朋友圈表示,在积极通过多种途径联系艾芬,期待当面交流、解答疑问、提供帮助。1月4日,吴士君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公司这几天一直在寻求与艾芬当面沟通,但直到今天仍没有联系上,他还表示,希望艾芬能够愿意接受第三方权威机构与专家给出的鉴定意见。

艾芬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这两天确有爱尔眼科的员工给自己打过电话,对方称,希望艾芬来爱尔眼科看病。我当初视网膜脱落的时候,第一个就是到你们那里去的,你们把我赶走了,我(只好)回自己的医院去做手术。艾芬生气地说,希望对方把整个过程搞清楚再来找自己谈。

艾芬认为,双方没有就已发生的事实达成共识前,就没有必要见面。

我现在的诉求就是要纠正民营医院的歪风邪气,希望通过这件事情来规范民营医院的运营模式。改变他们以盈利为目的的运营模式,变成以病人为中心的运营模式。他们的整个医疗行为必须规范起来,要跟公立医院一样,也要有所监督,不能肆无忌惮。艾芬说。

受此影响,1月4日,爱尔眼科2021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低开5.19%,盘中跌幅一度超9%。截至收盘,报收68.22元/股,市值一天蒸发约274亿元。以艾芬支付的2.9万元手术费计算,爱尔眼科一天蒸发掉的市值,需要做约95万台手术才能赚回来。

e67ba8c51a7915e5526ccfcff6beb724

1 艾芬术后视网膜脱落谁之过?

年头(2020年)侥幸逃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让我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以后都不能抱二宝了。12月30日,在个人的回顾文中,艾芬首次提及自己右眼近乎失明的遭遇。

12月31日晚,艾芬以视频的形式,讲述了前往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就诊的经历。2020年5月份开始,原本就高度近视,且做过激光矫正手术的艾芬视力明显下降。彼时,艾芬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有3名医生因新冠去世,眼科尚未恢复就诊。

艾芬向一名前同事咨询,对方建议她换人工晶体,到爱尔眼科治疗。该名前同事曾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院工作,退休返聘到爱尔眼科。由于体验不错,5月22日,艾芬就直接缴纳了2.9万元手术费,武汉爱尔眼科资深医生、医院副院长王勇负责接诊艾芬,术前爱尔眼科让艾芬在武汉中心医院做了眼部B超、眼科OCT等各项检查。

意识到眼睛出现问题,是在术后的5个月左右。10月23日晚,艾芬感到视力变差,在王勇的建议下,一天后,艾芬在武汉中心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右眼视网膜脱落,视网膜周边广泛变性,累及到了黄斑。10月25日,艾芬在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做了解决视网膜脱落的手术。

在《八点健闻》的报道里,这次手术后半个月左右,艾芬联系上王勇,质疑他忽视了检查右眼眼底的问题。而将整个医患矛盾激化的关键节点是11月30日,王勇给到的艾芬术前白内障照片,她认为已被调包。

12月31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回应称,不存在对患者病历和检查资料进行篡改和调换的情况。1月4日,爱尔眼科在回应中也表示,向艾芬提供的白内障照片是真实的。

除此之外,术前未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是艾芬坚持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有罪的另一原因。

眼底是否变性,很难检查出来吗?一点也不难,是眼科一项常规检查,治疗起来也比较容易。一项常规操作,到了爱尔那为什么不彻底?我有理由怀疑:爱尔在趋利。因为眼底变性治疗很便宜,白内障手术花了两万九千元。1月4日下午,艾芬在微博发文表示。

爱尔眼科1月4日早间的回应中,否认了艾芬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有关,也否认术前未做眼底检查的说法。

不过,就目前的言论来看,部分眼科医生认为,艾芬最终的视网膜脱落,可能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不一定是爱尔眼科的手术直接导致的。

某民营医院眼科医生表示,爱尔眼科这件事情,需要卫健委专家确认,就是专家确认也需要大量的证据。但从一个眼科医生角度看,高度近视眼做白内障手术确实有很大风险,就是不做任何手术,视网膜脱落的风险也非常之大,这也是常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中国近视眼防控之重要,高度近视眼会对眼球带来巨大影响,会并发多种眼病,类同于糖尿病之于身体。

艾芬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目前的一些争论自己有的看了,有的没看,我只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是看近视去找你的,你还在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就要求换晶体,然后一去就给我换晶体,眼底检查也不做,术前的检查结果有明显异常你也不处理,你也不分析,这都是事实。

1月4日,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对媒体表示,公司这几天一直在寻求与艾芬当面沟通,但直到今天仍没有联系上,他还表示,希望艾芬能够愿意接受第三方权威机构与专家给出的鉴定意见。

不过,艾芬目前暂未同意对方提出见面交流的请求。

2 眼科界茅台市值一天蒸发约275亿

抛开艾芬维权风波,爱尔眼科是A股当之无愧的眼科茅台,备受资本市场追捧。

2009年10月30日,爱尔眼科作为首批28只个股之一,登陆了创业板,11年来,市值犹如坐上了火箭,从上市时的60亿元左右,到2020年12月31日的3086亿元,翻了近50倍。

但刚站上3000亿市值门槛的爱尔眼科,却在这个新年遭受一记猛击。1月4日股市开市前,爱尔眼科早早就发布了回应艾芬的公告。不过,在这一轮舆论攻势中,投资人还是选择抛弃爱尔眼科,开盘后,爱尔眼科低开5.19%,盘中跌幅一度超9%。截至收盘,报收68.22元/股,市值一天蒸发约275亿元。

以艾芬支付的2.9万手术费计算,爱尔眼科一天蒸发掉的市值,需要做约95万台手术才能赚回来。

根据野村东方国际证券研报数据,截至2020年10月,包括收购基金持有的医院,爱尔眼科在中国各地拥有552家医院和诊所。到2020年,在爱尔工作的眼科医生超过6000人,约占全国眼科医生的25%。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大规模连锁扩张都需要雄厚的资金做支撑,爱尔眼科也不例外。据悉,爱尔眼科采用上市公司+PE的运作模式,即爱尔眼科与PE机构共同成立产业并购基金,上市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PE作为普通合伙人,向社会募集资金来撬动杠杆。

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曾告诉投中健康,并购基金中,爱尔眼科的出资比例一般会控制在10%-20%之间,大部分钱来源于募资。通常情况下,爱尔眼科会先在体系外培育标的,达标者通过现金+股票方式收入公司旗下,业绩纳入报表,不合格者则在上市公司体系外自生自灭。数据显示,在2010-2019年期间,爱尔眼科新增了393家医院和诊所。

2015年开始,爱尔眼科通过并购基金实现高速扩张,截至2020年10月底,其已参与7只基金收购的运作,管理总资产规模74亿元。

正是借助这一特殊的商业模式,2015年至今,爱尔眼科一路高歌,已成为眼科界的茅台。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爱尔眼科的营收从31.66亿元增长至99.9亿元;净利润也从4.28亿元增长至13.79亿元,股价也从5元暴涨至75元。

爱尔眼科的营收主要来自屈光手术和白内障手术,前者2019年贡献了35.34%的营收,毛利率达57.38%;后者贡献了17.62%的营收,毛利率为40.1%。

153096fe22a17ad63edec8bf5213f123

爱尔眼科2019年业绩构成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在2019年财报中提到,报告期内屈光项目收入同比增长25.56%,主要是一方面由于各医院手术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全飞秒、ICL等高端手术占比进一步提高,形成量价齐升的局面。

ICL指的是有晶体眼后房型人工晶体植入术,无需切除角膜组织,将ICL放置于眼后房、虹膜与晶状体之间,可用于矫正大范围的近视、远视和散光,目前较常应用于高度近视患者。此正是艾芬涉及的手术。

由于频繁收购,也为爱尔眼科埋下了雷。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爱尔眼科因收购子公司产生的商誉的初始金额为30.83亿元,占资产总额的25.92%,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4.45亿元。

3 曾致人失明被判赔款,创始人莆田式发家

正如艾芬在朋友圈所言,作为爱尔眼科的受害者,她并非第一人。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关键词发现,与爱尔眼科医院相关的医疗纠纷案件有30余起。2019年,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一起民事判决书的原告刘某与艾芬经历类似。

54e30d6d414e21a553170c263b8ee057

判决书显示,2018年1月16日,刘某到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就诊,诊断为孔源性视网膜脱落后收入院,实施左眼行玻切手术,注硅油晶体植入。2018年1月25日刘某出院。由于术后视网膜再次脱离,医院未能及时发现,导致硅油不能取出,失去再次治疗机会。最终导致刘某左眼失明。

连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患者刘某在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经葫芦岛市医学会鉴定,爱尔眼科医疗活动构成四级医疗事故,经锦州辽希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刘某左眼外伤现盲目5级,评定为八级伤残。故需对患者的经济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经鉴定,医方承担主要责任。最终判决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刘某经济损失23.63万元。

在野蛮扩张时期,爱尔眼科两个湖南籍创始人陈邦、李力凭借承包医院科室发家。在一些媒体看来,这与莆田系并无不同,唯一不同在于,爱尔眼科以高价值的设备投入为切入点,而莆田系则习惯了老军医一针灵的套路。

如今,爱尔眼科已经成为业内名副其实的老大哥,作为一家近3000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同时从事和患者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医疗事业,在艾芬维权之后,也成了留给这家巨无霸公司的拷问,爱尔眼科应该如何在利益和病患之间做取舍?

 

自己身为医生却无理医闹。

视网膜剥离和白内障手术风牛马不及。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