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佐治亚州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之后,民主党人即将同时控制政府和国会两院,尽管是以微弱优势控制。这样一来,美国经济得到的联邦支持可能会远超多数华尔街人士的预期。

这一转变可能会改变未来一年美国经济的轮廓。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美国经济可能会反弹,这一转变将加速经济反弹,并让美联储可以开始更快松油门。这种转变还可能带来更高的税收、更多的监管并加剧赤字担忧,但这些问题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 1月20日就职后,国会的首要任务之一很可能是提出另一个应对新冠危机的救济方案。在佐治亚州的特别选举之前,许多人认为至少有一名共和党候选人将获胜,使参议院处于共和党控制之下,经济学家和政治分析人士对于推出进一步救济方案并没有抱有太多期待。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人们普遍预计会有新一轮的救助,资金可能会用于新一轮的家庭支票、延长将于3月中旬到期的增强型失业救济金、小企业支持,或许还有更多的州和地方援助。之后还可能会推动针对基础设施项目和清洁能源项目的支出。

与11月大选前华尔街人士所设想的民主党大获全胜后可能推出的方案相比,该支出方案的范围可能更加有限。当时华尔街预计民主党将在众议院增加而不是失去席位,并在参议院取得比现在更大的领先优势。温和的民主党众议员和参议员将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们认为代价太高,他们就会踩刹车。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Joe Manchin是一位中间派民主党人,他已经表示,希望进一步的家庭救济工作能够针对有需要的人,而不是再次支付给大多数美国人。

OG FM856 fiscal PREVIEW 20210112211238

拜登可能还想限制这些法案的范围,希望获得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的支持。在上周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暴徒冲击国会大厦之后,一些共和党议员或许会接受一项让他们得以跨越党派界线的法案。

即使由此产生的疫情纾困方案不及进步派民主党议员的梦想,仍可能对经济增长轨迹产生重大影响。例如,美国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的经济学家估计,1万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将使未来两年的经济增速提高两个百分点。他们预测,这将足以使国内生产总值(GDP)在明年消除产出缺口(即实际产出与潜在产出之间的差距),比没有额外支出的情况提前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这将使失业率更快地下降,通货膨胀率更快地回到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美联储可能会保持宽松政策,但富瑞金融的经济学家认为,到2021年底,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或达2%;目前为1.13%。

增税也可能是一个选项,但或许不在今年。在疫情仍在全国肆虐之际,不会现在就推动增税。在民主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国会的情况下,对选民在2022年可能会强烈反对的担忧会限制民主党行动的力度。Cornerstone Macro政策策略师Andy Laperriere预计,任何此类举措或许都包括将企业税率从目前的21%提高到25%,使其低于2017年减税前的35%。他还预测可能推出针对有效税率较低的公司——也就是大型科技公司的措施。

这会开启一种可能性,即美国在某个时刻也许会进入这样一种环境:对利率和税率上升的担忧开始严重扰动金融市场。不过在那之前,可能会出现人们对新冠疫情的担忧缓解、经济增速在政府支持措施推动下反弹,这些因素或令让投资者热情更加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