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ill Biden)自上任以来首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拜登在通话中提出了导致两国产生分歧的人权、贸易政策和国际安全问题,同时对在气候变化和核扩散问题上合作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周三晚间在华盛顿进行这一通话之前,拜登近日与欧洲和亚洲的众多盟友进行了通话,暗示他寻求以全球民主国家领袖的身份,而不仅仅是以美国总统的身份,与中国打交道。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美国需要“与其他国家一道追究中国滥用行为的责任,并塑造中国未来的选择”。

白宫的一份声明称,拜登提出了他“对北京方面胁迫性和不公平的经济做法的基本关切”,以及人权问题和“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但声明说,两国领导人还讨论了在对抗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其他问题上的合作。

拜登发布推文说,“我告诉他,如果对美国人民有利,我会与中国合作。”

中国国家媒体上的一份简短声明称,两国领导人就双边关系和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拜登和习近平相识已久,美国官员希望这种这种关系能带来成果。与此同时,随着共和党和民主党愈发地将中国视为对手,拜登正面临采取强硬立场的压力。拜登上周称中国是 “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

就在与习近平通话的当天,拜登启动了国防部对政府中国战略的国家安全方面的评估,这是拜登政府确定如何制衡北京的措施之一。

拜登已表示,重视盟友会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占据优势。该战略实际上否定了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秉持的一条在拜登看来失败了的政策路线,即一边就贸易和安全问题与美国的盟友角力,一边一对一地与中国打交道。

特朗普当初上任后是在2017年2月9日与习近平进行首次通话的,相对而言比拜登早一天。这位美国前总统坚持认为,对盟友的过渡依赖削弱了美国的行动,特别是在美中贸易战中,因为盟友不愿用制裁手段来打压北京方面。

前述高级官员表示,拜登“希望确保他们两人有机会进行通畅的交流”。

拜登的相关计划在某些方面高度借鉴了特朗普的策略。这位高级政府官员说,拜登团队在内部以及会同盟友进行贸易政策评估期间,大力度关税措施将暂时保持不变。到时候,拜登政府将就应当取消哪些关税措施做出决定。


拜登在他近50年的政坛生涯中曾数度访华,多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两人一同进餐的总时长达25小时。但在2020年的竞选征程中,拜登就中国问题释放了十分强硬的信号。《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社长郑子扬结合中国近年来的变化、拜登的讲话解释了他在贸易、科技、人权方面可能的对华策略,并分析了中国会如何回应。封面图片来源:Lintao Zhang/AP

WSJ S Chinese

目前,美国已对价值3.7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在所有中国输美商品中占比四分之三。

这名官员表示,拜登政府正研究“在经济方面我们有哪些筹码”,这需要一些时间。该官员称,在那之后,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更清晰、更有效的贸易策略,逐步取消现行的关税举措,而不是一下全部收回。

一名高级政府官员称,此外,拜登还打算延续特朗普的做法,继续在军事上对中国施压,手段包括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举行海军演习、派舰船穿越台湾海峡等。

这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在与习近平通话前,美国已经开始尝试修复特朗普主政时期与盟友之间磨损的关系。这名官员还称,美国计划与盟友合作,制定一套阻止向中国提供关键技术的联合计划。拜登政府官员认为,美中之间的技术竞争是拜登政府的主要关注点之一。

拜登周三首次以三军统帅身份视察五角大楼,宣布了国防部这项评估工作。拜登会见了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ark Milley上将以及其他高级官员。

一些政府官员表示,一个针对中国的特别工作组将研究美军在亚洲的足迹、技术、情报,以及盟友和伙伴关系的作用,还有该战略的其他方面。

该工作组将在未来几个月开展工作,由奥斯汀的中国事务高级助理Ely Ratner领导。Ratner是拜登的长期助手,也是中国问题专家。上述官员称,这个工作组将包含来自国防部各部门的十几名文官和军官,包括政策官员和联合参谋部的成员。一位美国官员表示,预计该工作组将在夏初前向奥斯汀提出一系列建议。

官员们表示,成立这个特别工作组的思路是在对华政策的经济、政治和外交方面加入军事想法,这一制衡中国的政策覆盖整个政府范围,而且是连贯统一的。

“这将需要整个政府的努力,需要国会两党的合作,需要强大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拜登对五角大楼的工作人员说。“这就是我们将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并确保美国人民在未来的竞争中获胜。”

拜登表示,最终将提出一系列关于关键优先事项和决策点的建议,以便在与中国有关的事务上规划出一条前进的道路。

根据五角大楼周三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书,五角大楼这一新工作组将对国防部的对华政策、项目和进程进行基线评估。

这项工作将在指导奥斯汀的对华方针方面发挥核心作用。奥斯汀是一名前四星陆军将军,在领导了军方在中东的行动后退役,他在整个军事生涯中对涉及中国的议题接触比较有限,但他已经表示,亚洲地区将是他的一个中心焦点。

该工作组可能会审视军方在该地区的部署状况,不仅要核算部队数量,还要核算地点、装备以及军事能力的动用频率。

例如,预计这项评估将检视在该地区进行水面和空中巡逻的必要性和频率,以对抗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洋主张。此类巡逻被称为自由航行巡逻,有时使用海军驱逐舰或空军轰炸机,是华盛顿方面对中国在该地区的行动表达不满的最引人注目的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