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知名的美国经济学家认为,拜登(Joe Biden)政府提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太大,可能导致经济过热。但债券市场似乎完全不认同,全球金融市场基本上也一样。

前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最近都表示,拜登政府的做法有可能致使经济过热。布兰查德在Twitter上表示,这项经济计划可能导致的通胀率“不是一些人所预计的2.5%,而是可能要高得多”,从而将“大大推高利率”。

支持这一观点的人可能会以债券收益率的上升为依据。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目前在1.19%左右,处于去年3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债券市场反映的通胀预期已回升至2014年出现的高位。

但这些水平表明的是经济正在复苏,而非通胀的大幅上升。相比2008年危机后陡峭的收益率曲线,当前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与去年夏季的低迷水平有更多的相似之处。

OG FQ256 OVERHE PREVIEW 20210209003549

如果萨默斯和布兰查德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2008年危机后的整套“长期维持低利率”模式将走到尽头。将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推回到2010年底的水平,将意味着一场结构性转变——对做空债券的投资者来说,这将是一次20、30年一遇的赚钱机会,甚至还没考虑这对信用债市场或股市产生的影响。

从国际层面考虑,后果也将是巨大的:美元可能会暴跌、暴涨,或大起大落,具体将取决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采取的行动有多积极,美元的动荡将引发以美元计价的新兴市场债务大规模的价值重估。不良债务投资者可能会迎来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清算时刻。美联储设置平均通胀目标可能会推迟利率的上升,但并不会完全避免利率攀升。

相比2020年1月份,今年1月份美国的就业人数减少了400多万人,经济复苏进程陷入了停滞。近年来,有关通胀上升的多次预测都被证明是错误的,这令一些人开始质疑有关通胀驱动因素的传统知识框架。当前没有20世纪70年代那种强大的工会和大宗商品危机,因此在很多人看来,当时物价上涨的10年是否可能重演还不清楚。

如果萨默斯和布兰查德的看法是对的,那么这对于为数不多的债券空头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如果正如债市所预计的那样,萨默斯和布兰查德的看法错了,这将会成为又一个佐证,证明应当全面检讨经济学家理解现代物价压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