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企正准备接受即将上任的拜登(Joe Biden)政府的进一步监管。其中一个可能影响到许多行业的领域是:与多样性、碳排放和其他类型可持续发展指标相关的潜在新规则。

候任总统拜登在竞选中承诺将要求企业提供更多关于环境风险和温室气体排放的细节,以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更广泛议程的一部分。他提出了一个多管齐下的计划,以解决长期存在的种族不平等问题。他还曾表示,对于影响工人和周边社区健康安全的企业污染等违法行为,他将追究企业高管的个人责任,包括在必要时追究刑责。

晨星公司(Morningstar)可持续发展研究主管Jon Hale表示,拜登政府的任何举措都将遵循其他许多寻求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监管的人士的呼声。

他说:“不仅仅是投资者有此要求;所有其他利益相关者,包括员工、消费者、客户和你所在的社区,他们都期望企业在经营方式上能提高标准。”他表示,几乎每个行业都有一系列独特的、对本行业至关重要的ESG问题。

必须说的话

据拜登过渡团队官员、高管和行业组织表示,企业和行业组织一直在要求与拜登的机构审查团队和即将上任的工作人员会面,以建立关系,澄清预期政策,并为潜在的规则提出各自的建议。过渡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拜登团队一直在倾听和提问。

需要解决的最大领域之一是披露。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抵住了要求加强ESG监管的呼声。目前,上市公司只有在认为ESG信息对投资者了解企业具有重要意义时,才必须披露ESG信息。

尽管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等行业团体近年来出台了自愿性的可持续发展披露指南,但企业往往不会在财务报表中披露ESG数据。而且在这些自愿性可持续发展报告中的信息可能不一致或不完整,因为企业可能只报告表现良好领域的相关指标。

在拜登任命的SEC主席根斯勒的领导下,该委员会可能要求上市公司披露与气候相关的财务风险。

在拜登任命的SEC主席根斯勒的领导下,该委员会可能要求上市公司披露与气候相关的财务风险。

图片来源: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拜登周一提名担任过金融监管职位和曾在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任职的根斯勒(Gary Gensler)为SEC主席。虽然Gensler还没有介绍他的优先事项,但Hale预计,SEC将要求上市公司披露与气候相关的财务风险以及运营和供应链中的温室气体排放情况,因为在该委员会的五名委员中,民主党人将有三人,占多数。

身为民主党人的SEC委员Allison Herren Lee去年8月份写道,SEC应该“让投资者获得标准、一致、可靠和可比较的ESG披露信息,以保护自身投资,并将资本分配给可持续经济”。

SEC前主席Mary Schapiro称:“对于气候变化对战略和运营有哪些潜在财务影响,企业的披露仍然有限。”“市场需要企业提供高质量、可比较的信息,以便在面对与气候相关的风险时作出明智的资本分配决策。”

其他大的变化或许正在酝酿中。就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的监管环境而言,一些规则的制定秉持了某些人所称的反ESG立场。例如,美国劳工部去年10月制定完成的一项规则,使聚焦于ESG因素的基金更难被纳入退休计划。

晨星预计,拜登任内的美国劳工部将就这项规则做出澄清,或予以撤回。拜登提名波士顿市市长沃尔什(Marty Walsh)为新一任劳工部长,这个职位可能涉及处理新冠疫情下经济复苏过程中围绕工作场所安全的ESG问题。沃尔什以前领导过一个工会以及波士顿地区建设及建筑行业委员会(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Trades Council)。

拜登还提名在资产管理巨头贝莱德(BlackRock Inc.)担任过可持续投资主管的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迪斯以前曾作为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高级顾问专注于气候变化和能源议题,他可能会对ESG相关议题产生影响。

调整后的方法

一些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如果拜登团队推进新规,他们在ESG报告方面将更为青睐针对各个行业量身制定的“原则基础法”(principles-based approach),而不是以统一监管规定为基础的方法。例如,日常业务涉及更频繁发生的风暴的财产和意外伤害保险公司,或许将不得不仔细考量环境对其业务的影响,规模较小的公司则不必以同样的方式权衡ESG因素。

爱迪生电气协会(Edison Electric Institute)负责能源供应和金融事务的高级副总裁Richard McMahon表示:“我们认为,原则基础法比起以一刀切式规则为基础的方法要好得多。”McMahon说:“它为市场留出创新的空间,但同时也能提供投资者想要获得的信息。”爱迪生电气协会代表由投资者所有的电气公司的利益。

美国全国商会执行副总裁Tom Quaadman表示,该组织已与拜登过渡团队进行了多次讨论,内容涉及以原则为导向的ESG规则的重要性等。该商会表示,其关注重点在于ESG总体风险与证券公告中所需披露内容之间的差异。该商会代表超过300万家不同规模、不同行业的企业。

一些可能受到ESG新规影响的行业表示,近年来它们凭藉自身努力已在ESG方面取得进展。

例如,一些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表示,它们已就潜在的ESG风险等问题与拜登的机构审查小组进行了会面。此外,行业组织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简称IIF)总裁Tim Adams表示,过去几年,美国金融业在开发考虑了可持续性因素的金融产品、减少碳足迹、了解可能影响业务的ESG风险方面都取得了进展。IIF代表全球450多家金融企业。

美国石油学会(The 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 简称API)气候和ESG政策主管Aaron Padilla表示,该机构已准备与拜登政府就ESG问题进行接触,并且已经在一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可持续性报告指南、劳动力多样性努力和减排举措等。他表示,未来的任何监管行动都应该维护所有行业的资本获得渠道,并反映出油气行业超越投资者日益增长的期望的能力。

他表示,要做到这一点,有正确的方法,也有错误的方法,首先要承认天然气和石油是气候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且未来几十年仍将是世界能源结构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预计车企也将因产品排放以及向电动汽车业的转向而牵涉其中。

尽管许多公司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已占据先机,但鉴于预计拜登政府将出台新规则,ESG风险仍是首要的核心问题。

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的董事长Brad Karp表示,在最近一次与约1,000名客户企业领导者的线上会议中,谈话重点就是拜登料将开展的让ESG规则变得真实和具体并让企业承担责任的行动。

他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的是,SEC将效仿欧洲,加强对上市公司的ESG披露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