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在民主党政府走马上任之前,银行业投资者会担心新政府加强金融监管。然而,这一次可能有一个更大的远期担忧,那就是新政府的举措可能会颠覆银行业本身。

目前政府机构已在酝酿一些措施,还有一些则在民主党政策圈内讨论,这些措施旨在扩大金融服务业准入,这可能令传统银行业不得不面对更多竞争,这些竞争可能来自政府、科技初创企业,也可能两者兼有。

邮政银行是一个有趣的例子。通过邮局提供基本银行服务的概念得到了几位民主党参选人的支持,一些倡导者在拜登的过渡期内发挥了作用。从政治角度而言,通过重大的新法律权力授予美国邮政局发放贷款或持有存款的许可也许相当复杂,但某些银行业务,例如在邮局安装自动取款机、方便缴费或扩大电子汇款服务等,可能是比较可行的。

一些银行业团体反对邮政银行业务,理由是消费者可能会受到伤害。但是,扩大银行业准入的做法可能会在其他一些选区议员(如来自农村地区的议员)或硅谷获得支持。数字消费者可以将邮局视为事实上的银行分支机构,对于那些不利用传统银行将资金从虚拟钱包中转进转出的消费者而言,这也许是一种便利。

还有其他一些想法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一种新的银行生态系统的发展。其中一个想法已经进入潜在立法阶段,即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帮助下为个人建立账户。一些人建议将此与邮政银行业务结合起来。此外,美联储正初步着手开发自己的实时支付系统。这可能会与现有的一些银行支付形式展开竞争,具体取决于其推出的形式。

谁能获准提供银行服务的问题也在不断推进。这其中一些工作是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由各机构完成的,未来几年在新一届政府的领导下可能进一步推进。对于所谓的金融科技章程,美国货币监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就开始了相关进程,与之相关的很多想法可能会继续推进。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 U.S., 简称FDIC)针对行业贷款公司采取了新的规定,这可能会为更多的非银行机构提供某些银行服务开辟道路,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取决于对个人申请的处理方式。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还可能制定“开放银行业务”的规定,以便更容易地获取初创公司的银行账户数据。

归根结底,银行的投资者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更高的资本金要求。科技和政治潮流相加,意味着银行业的未来可能在多个方面前路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