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了解拜登(Biden)政府如何在美国两大重要亚洲盟友之间取得平衡,看看美国官员的西装领口便知。

作为日韩之行的第一站,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访问了东京,两人的西装翻领上都佩戴了蓝色别针,这是对被朝鲜绑架的日本人的一种声援。

但周三两人抵达首尔时,蓝色别针不见了。这表明,他们认识到,在韩国眼中这件事不那么重要,韩国目前把与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打交道视为头等大事。

过去四年,美国对其盟友相对不闻不问。而现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承诺重建与外国盟友的关系,并挑选了两个合作伙伴,这两个伙伴对于华盛顿方面对抗崛起的中国和核能力日益增强的朝鲜至关重要。

布林肯周三在首尔表示:“我们选择(韩国)和日本作为拜登-哈里斯政府首次内阁级出访目的地,这并非偶然。”

日本和韩国在国防上都高度依赖美国军方。这两个国家异常看重美国投来的外交情谊,并留意是日本还是韩国收到的更多。过去几十年里,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都一直在设法成为美国最青睐的亚洲盟友。

周三,首尔,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受到韩国国防部长徐旭的欢迎。

周三,首尔,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受到韩国国防部长徐旭的欢迎。

图片来源:ko seong-joon/press pool

这意味着,美国官员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让韩国和日本神经紧绷,此外,这两国哪一方首先获得与美国总统电话交谈的机会,以及在从历史问题到国家安全问题的各种争端中,哪一方能赢得美国的支持,也会触动日本和韩国的神经。

当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上周获邀做客白宫,成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第一位获邀访问华盛顿的他国领导人时,韩国媒体一片哗然,纷纷敦促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推进自己的访美之旅。

《首尔新闻》(Seoul Shinmun)的一篇评论文章写到:“文在寅总统也必须在不久的将来访美。” 《首尔新闻》是一份已有100多年历史的日报,部分为政府所有。

日韩存在很大差别,但相互间又有着盘根错节的关联,让两者和睦相处是美国的一项重要任务。日本和韩国都驻扎着数万美军。两国作为美国的盟友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又必须与给华盛顿方面带来一些棘手外交政策挑战的国家共存,包括中国、朝鲜和俄罗斯。

“我们正致力于加强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关系,以及美国的各个盟友之间的关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金成(Sung Kim)上周表示。“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日韩关系。”

周二,东京,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见奥斯丁和布林肯。

周二,东京,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见奥斯丁和布林肯。

图片来源:eugene hoshiko/press pool

拜登去年还是总统候选人时,曾为韩国半官方通讯社撰写评论文章,赞颂美韩同盟。今年1月上台后,拜登政府安排了一场美日韩三国代表会议,讨论朝鲜问题。近几周,美国分别与韩国和日本就军费分摊协议达成一致,而在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这些事宜一直难有进展;特朗普经常攻击日韩,称美国的这两个盟友没有支付足够的费用。

本周,日本和韩国都避免公开谈论彼此之间的争端。一位韩国政府顾问表示,韩国并没有因为美国选择日本作为此行的第一站而感到不快。

“我们接受日本是一个比我们强大的国家,”这位顾问说,“这是国际秩序,这就是事实。”

不过日韩仍互有敌意。两国正在打一场贸易官司,正由世界贸易组织(WTO)进行评估。此前,韩国法院做出一连串裁决,将二战时期的强征劳工案旧事重提,之后双边紧张局势急剧升级。

两国官员和顾问表示,日本甚至一直拒绝与韩国对话。今年早些时候,菅义伟未与即将离任的韩国驻日本大使见面,而且还没有接见新大使。

3月1日,文在寅再次向日本提出建议,提出重启会谈,以弥合双方的分歧。这一姿态目前尚未得到日本的回应。

两国的矛盾带来了安全方面的问题。2019年,面对日本出人意料的贸易制裁,韩国威胁要退出一项情报共享条约,该条约曾得到奥巴马政府支持,可能有助于在军事危机期间协调应对措施。

几十年来,美国常常被夹在日韩的争端中间,或者成为争端的起因。


谈及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外交策略,外界最关注的三大问题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强硬程度是否会发生改变,跨大西洋合作会在多大程度上重建,以及新一届政府会如何应对移民挑战。《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们分析了盟友们对拜登相关政策的期待和担忧。封面图片来源:Francois Lenoir/Reuters

WSJ S Chinese

当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第一个任期内会见韩国总统时,两位领导人将美韩联盟称为东北亚的“关键”。而在那之前,美国曾将美日联盟称为该地区的“基石”。

位于夏威夷的智库太平洋论坛(Pacific Forum)的高级顾问Brad Glosserman说,后来一位前美国官员开始接到日本官员多次打来的电话,询问“关键”是否比“基石”更重要。Glosserman曾与这位前官员谈过话。

“这说明这种攀比有多傻,”Glosserman说。从那以后,美国没再改变过对每个盟友的说法。

去年,特朗普邀请韩国作为嘉宾参加七大工业国(G7)会议,日本官员表示不满。时任日本政府最高发言人的菅义伟强调了保持G7现行框架的重要性。韩国总统府的一名官员指责日本无耻。

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甚至体现在拜登1月就职后与各国领导人通电话的次序上。按照美国历任领导人的传统,菅义伟首先接到电话,文在寅则在一周后接到电话。

但韩国官员仍能反败为胜:他们私下里指出,文在寅的通话时间比菅义伟长了两分钟。

相关阅读:

拜登拉拢盟友对抗中国的计划面临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