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中关系在许多方面日益紧张,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后打算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向北京方面广泛施压,这与特朗普(Donald Trump)单干的做法明显不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是这个思路,而且先行了一步,使得全球领导权面临一场公开的争夺。习近平近年来一直忙于将美国的传统盟友拉入中国的经济轨道。

华盛顿和北京方面本周的举动将使中国在拜登的议程中占据更靠前的位置。他上任后需要决定是否推翻特朗普政府最近的行动。这些行动包括将中国三大电信公司从纽约证券交易所摘牌,禁止与支付平台支付宝(Alipay)在内的中国相关应用进行交易,以及将中国最大电脑芯片制造商和其他一些公司列入黑名单。

拜登还需要决定,要在多大程度上就广泛打压香港公民自由的行为向北京方面施压。

拜登高级顾问在总统竞选期间和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拜登中国政策的核心是他所称的“民主国家峰会”,该峰会将寻求建立一个明确的针对北京专制统治的替代方案。美国还将尝试组织较小的民主国家团体来应对先进通讯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具体问题。

对拜登来说,重新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意味着否定现任政府的做法。

去年10月,位于上海的洋山深水港。

去年10月,位于上海的洋山深水港。

图片来源:aly song/Reuters

特朗普一方面挑起了与中国的争端,另一方面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与盟友们摩擦不断。他在美国国内针对中国采取行动,但遭遇法律诉讼,其中包括寻求关闭或强制出售TikTok视频分享应用在美国的业务。TikTok为中国公司所拥有。

即便如此,特朗普仍通过在一些问题上与中国对抗,改变了美中关系的基调。他还推动在国会和公众当中形成日益增强的共识,即中国不仅是竞争对手,也是对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威胁。

拜登认为,美国需要对华建立起多边施压。否则,中国可以通过提出优先进入中国广阔市场的条件,来让其他国家彼此对立。

拜登提名的国家安全顾问人选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中国总是把他们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视作救命通道。”他说道:“只有关闭这些逃生途径,你才能迫使中国遏制他们的贸易滥用行为。”

鉴于中国庞大市场所具有的吸引力,拜登可能很难说服盟友团结起来一致对抗中国。例如,中国和欧盟最近刚达成了一项投资协定。美国的盟友们表示,鉴于美国四年来的单边做法,他们不能相信美国对于成立一个国际联盟做出的长期承诺。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领导人将试图缓解特朗普执政期间加剧的中美紧张关系。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计划在拜登宣誓就职后不久派遣最高级别外交官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探讨两国如何合作。

短期而言,还有贸易战需要处理。一个问题是,如果中国愿意付出代价,那么什么样的代价才会让美国取消对约3,7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候任总统拜登的顾问们称,拜登不会很快就取消这些关税措施。拜登计划分析关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并与盟友协商后再采取行动。反对加征关税的商业团体现在表示,拜登应该通过谈判争取让步。

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11月在中国-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博览会上。

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11月在中国-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博览会上。

图片来源: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中国中央政府外交政策顾问Shi Yihong说,拜登迟早会启动贸易协议的重新谈判,因为当前这份协议是不现实的。他指的是中国的采购目标。Shi认为,重新谈判也符合中国的意愿。

中国对美国在21世纪的经济和政治领导力构成了广泛的挑战,这一点拜登与特朗普政府存在共识,长期而言,拜登的多边主义战略将受到这一观点的影响。拜登批评中国政府抢夺美国公司的技术,不公平地补贴中国国有企业并压制人权。

在奥巴马主政期间,华盛顿与北京方面在全球金融危机和其他问题上进行了合作。一些曾在奥巴马政府中与拜登共事的顾问现在说,接触的时代已经结束,不过他们仍期待在气候变化和拜登的其他优先事项上,北京方面能够提供一些帮助。

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说:“关键在于,在与中国的各种竞争中,我们要拥有取得成功所需的所有工具,要以这样的方式来驾驭这一切。”“但与此同时,要在符合我们利益的前提下保持开放的合作渠道。”布林肯是拜登政府的国务卿人选。

OG FM219 202101 M 20210106214644

标志性行动

拜登的标志性行动将是他的“民主国家峰会”。去年,他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写道,“民主国家峰会”旨在“更新自由世界各国的精神和共同目标”。该计划是参照2012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限制核材料扩散召开的核安全峰会的模式制定的。

奥巴马的峰会把中国领导人纳入了与会者名单。而拜登的峰会旨在把习近平和其他奉行威权的领导人排除在外。

在竞选期间,拜登曾谈到要建立“一个由朋友和伙伴组成的统一阵线,向中国的滥用行为发起挑战”。尽管一些前奥巴马政府中国问题专家怀疑拜登是否会这样描述此次峰会,但这将是此次会议发出的一个明确信息。

拜登的幕僚称,他们还将推动目标更加明确的多边主义形式。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称1985年签署的《广场协定》(Plaza Accord)是国际经济合作的一个成功范例。美国及盟友签署《广场协定》是为了采取干预措施削弱美元汇率。

他称赞美日澳联合就稀土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让中国解除了对高科技产品关键原材料稀土矿物的出口管制。当时牵头奥巴马政府这一稀土行动的正是拜登选定的美国贸易代表Katherine Tai。

去年12月的拜登美国贸易代表候选人Katherine Tai。

去年12月的拜登美国贸易代表候选人Katherine Tai。

图片来源:mike segar/Reuters

拜登的幕僚表示,拜登团队计划联合主要民主国家组建技术联盟,包括开发新的电信技术,减少对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5G设备的依赖。拜登的幕僚抱怨称,特朗普政府阻击华为的努力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美国从未开发出有效的5G替代方案。

拜登政府将提出几项方案阻止向中国出售由美、日和荷兰企业主导的先进半导体制造技术,试图保持对中国半导体制造技术领先几代的优势。

布林肯表示,世界存在科技民主和科技威权两个阵营。他说,科技民主国家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

中国咄咄逼人的行事方式引发了美国盟友日益强烈的反应,拜登推行多边主义策略或许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北京方面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以及强硬外交也加剧了这种紧张关系。

至少在口头上,拜登团队已经明确表示将把人权问题作为优先事项。布林肯周二晚间在香港警方逮捕了反对派政界人士后发推文称,拜登-哈里斯政府将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对北京对民主的打压行为。

去年11月的国务卿候选人布林肯。

去年11月的国务卿候选人布林肯。

图片来源:Mark Makela/Getty Images

实际上,这位候任总统的选择是有限的。特朗普在任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基本上忽视了香港和其他民主问题,比如中国对西部地区新疆穆斯林的镇压,尽管在过去一年内特朗普政府制裁了参与打压行为的香港官员,并阻止了新疆棉花的出口以及采取其他行动。特朗普没有采取更激进的措施,包括对中资银行断供美元或寻求港元与美元脱钩,而他的继任者可能会采取此类举措,这些举措或将损及美国在华金融机构的利益。

一个被广泛讨论的替代方案是:美国可以为在镇压行动中被逮捕的香港居民提供移民便利。

一些拜登的顾问认为,新政府在人权问题也将出现分歧,一如克林顿(Clinton)政府成立之初那样。最终时任总统克林顿不再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而是专注于建立经贸关系。

他国可能不愿配合

特朗普在执政四年期间奉行了单边主义政策,潜在的合作伙伴可能不愿参与美国对抗中国的行动,而且特朗普或另一位与之类似的政界人士有可能在2024年重新当选总统。

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称:“要求各国放弃在中国这个全球唯一正在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市场中的机会,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与美国结盟?事实证明美国不是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瓜哈尔多目前就中国市场问题为企业提供咨询。

上述峰会的邀请名单也可能招致争议。若邀请台湾,则会激怒中国政府。如果不顾印度政府宗派主义情形日益严重这一事实邀请该国,则会引发对与会者民主诚意的质疑;但若将印度排除在峰会之外,则任何联盟都会受到削弱。

位于印度索尼帕特的OP金德尔全球大学(O.P. Jindal Global University)国际事务学院院长Sreeram Chaulia称,印度不会接受美国为了联手对抗中国而提出的条件或条款。

特朗普政府认为全球经济峰会不但什么也做不成,而且只会削弱美国利益。特朗普政府一位高级官员称,拜登团队有可能陷于空谈,而不是带头行动。

“你采取别人不愿采取的措施,他们还追随于你,”该官员称。“这就好比一群人在鬼鬼祟祟地下楼。”


拜登在他近50年的政坛生涯中曾数度访华,多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两人一同进餐的总时长达25小时。但在2020年的竞选征程中,拜登就中国问题释放了十分强硬的信号。 《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社长郑子扬结合中国近年来的变化、拜登的讲话解释了他在贸易、科技、人权方面可能的对华策略,并分析了中国会如何回应。封面图片来源:Lintao Zhang/AP

一些西方国家担心会疏远北京方面及中国市场。经过七年的谈判,欧盟在去年12月底完成了与中国的双边投资协议。这让习近平面对美国新一届政府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并提醒美国政府不能把欧洲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

在上述协议敲定前,沙利文似乎在去年12月21日的一条推文中承认了局面的变化。该推文称:“拜登-哈里斯政府欢迎欧洲伙伴尽早就我们对中国经济行为的共同关切进行磋商。”

贸易专家表示,为了拉拢欧洲国家,美国需要取消特朗普政府征收的钢铁关税。但这种让步会激怒一些行业工会及其民主党支持者。

中国的议程

中国政府正推行自己的多边议程,进一步将美国的盟友拉入自身经济势力范围。中国政府曾经更倾向于与贸易伙伴一对一打交道,认为本国经济会给自身带来优势。而与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重新思考。

中国官员表示,习近平认为多边方式更有成效。中国加大了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和联合国(United Nations)等国际组织开展工作的力度。一位了解中国领导层想法的官员表示:“如果你控制了规则,你就能控制游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共同主持了中德欧领导人视频会晤。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共同主持了中德欧领导人视频会晤。

图片来源:Pang Xinglei/Xinhua/ZUMA Press

此外,中国还提出与非洲国家分享其新冠疫苗,以维护自身作为一个友善的世界大国的形象。

去年11月,中国政府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14个国家签署了一份区域贸易协定,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简称RCEP)。特朗普政府的每一次贸易制裁,都让北京方面达成该协定的意愿更加强烈。

OG FM233 202101 NS 20210107011932

一位参与谈判的亚洲外交官表示,中国官员会告诉日本同行,他们的贸易协议给东京提供了替代市场,从而给他们带来了制衡美国的筹码。这位外交官表示:“他们现在把RCEP看作是他们制衡美国的筹码”,因为即使美国继续削弱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该协定也将促进中国与其他签署国之间的贸易。

习近平最近表示,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奥巴马政府倡导的11国亚太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该协议将要求中国允许数据跨境自由流动,并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这是特朗普政府在双边贸易谈判中无法让北京接受的改变。

2017年,特朗普让美国从该协定的早期版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中退出,称该协定会扼杀就业。这项协定在工会和民主党议员中极为不得人心,拜登称需要重新谈判,他才会考虑加入。

考虑加入一项由美国谈判代表制定标准但被美国总统拒绝的协定,这带有讽刺意味,而北京方面正对此加以利用。持怀疑态度的人质疑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做出必要的改变,称这可能是将西方困在谈判中的一种手段。

据中国官员称,习近平确实认为恢复与美国总统的工作关系符合他的利益。这些官员表示,在试图确保开启打破传统的第三个任期之际,习近平知道他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将受到内部评判。

不过,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政府仍在警觉地关注美国新政府,认为拜登称习近平为“恶棍”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虽然习近平希望改善中美关系,但他也明确表示,他打算增强中国国力,实现经济现代化。

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令退出TPP。

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令退出TPP。

图片来源:SAUL LOEB/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在习近平看来,主权问题是第一位的。尽管受到国外批评,习近平还是加强了对香港和新疆控制,并已授权外交人员对任何被视为抹黑中国的人士进行有力回击。中国认为香港和新疆问题属于国内事务。

最大的潜在冲突点仍然是台湾,中国把台湾视为一个叛离的省份。去年,中国军方加强了针对台湾的演习,但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准备攻打台湾。

关税紧张局面

拜登必须将关税难题纳入他的新多边主义战略。在已持续两年的贸易战中,特朗普政府对价值3,7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占到中国对美国年出口额的约四分之三。一年前,美国与中国终于达成了一项协议,中国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采购,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的采购量还没有达到承诺的水平。

中国在华盛顿的传统盟友——美国大公司协会“商业圆桌会议”(The Business Roundtable)和其他商业团体,希望拜登利用取消关税,在特朗普政府未能解决的问题上获得中国的让步,包括对中国企业的补贴和国有企业的掠夺性行为等问题。

拜登团队还没有对新的会谈做出承诺。沙利文说,这又是一件拜登要先与盟友讨论的事情。“他不会把自己锁定在一个特定的方法上。”

一个问题是,拜登是否会接受前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等人士的呼吁,提前举行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领导人峰会,以制定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和应对疫情的办法。这可能会参照奥巴马于2009年上任后不久为应对金融危机而举办G20会议的方式。

G20峰会将让中国成为主角,拜登和习近平也可能会提前举行会晤。这一举动将意味着美国采取了不同的政策方向,而不是建立针对北京的统一战线。

曾针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进行谈判的前克林顿政府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警告说,不要提前举行习拜会。“考虑到对双边、地区和全球的战略影响,”她说,“这是一次复杂的演习,而不是拍拍照片那么简单。”

相关阅读:

拜登对华科技策略前瞻:加强防守,低调进攻

拜登上台后的美国对华政策将是另一番套路

拜登料将评估特朗普的贸易关税政策

特朗普和拜登对华立场有何异同?

拜登对华政策如何?看似与特朗普差别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