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债券市场最近的动荡再次引发了关于潜在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的讨论,这反映出人们预期可能出现2013年的情形,当时美联储暗示有意削减庞大的购债计划,导致利率突然上升。

当时,该消息令投资者大吃一惊,并震动了新兴市场。但这一次,出现类似情况的可能性不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他希望美联储在任何缩减之前提前发出信号

而且同样重要的是,与2013年相比,发展中市场似乎受到了更好的保护。

对新兴市场来说,关系重大的不仅仅是“缩减恐慌”本身,还有随后一年外汇市场的变化。从2014年春季到2015年春季,ICE美元指数上涨了25%之多。这一涨势打乱了企业和政府多年的规划,它们原本预计美元会相对疲软,当时这已是近10年的新常态。

OG FN647 TAPERH PREVIEW 20210120022552

OG FN648 TAPERH PREVIEW 20210120022847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首先,美元在2020年的跌幅远小于2000年代中期暴跌时的幅度。如果出现与上次差不多的升幅,美元将进入只有在2000年至2002年之间才出现过的高位。这并非不可能,只是可能性也不高。

新兴市场也没有在疫情期间大举发行美元债务: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平均发行了约772.5亿美元的中长期美元债券。这比前三年平均每个季度发行的679.6亿美元高不了多少。

2020年前九个月,这些国家发行的期限不到一年的债券净额为负。这类债券对利率上升带来的再融资风险最为敏感。

有鉴于此,如果美元回升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券和股票二级市场将受到冲击,但在眼下美元走软之际,实际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似乎并没有趁机大幅增加。

2020年非居民资金流入股市的规模也没有达到压倒性的水平。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不包括中国股市,外国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股票的购买量下降。接近年底时资金流入有所增加,但新兴市场股市普遍没有足以带来真正风险的持续热钱流入。尽管印度股市去年受到国际投资者的欢迎,但韩国等看似存在泡沫的股市却是受到了国内交易的提振。

美联储变得更加谨慎,人们对上一次恐慌铭记于心,而且新兴市场发行人肆无忌惮地借入美元的迹象减少,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次市场出现恐慌反应的可能性似乎更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