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新冠病毒到底是不是源于武汉实验室?”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视察武汉的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期间,中国保安人员在研究所外站岗。 (路透社 2021年2月3日)

美国众议院多名共和党议员呼吁国务卿布林肯解密显示新冠病毒是否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官方文件。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研究机构在去年发布的一份机密研究报告显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实验室,并从那里泄露导致大流行。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底发布新冠病毒源头的调查报告,试图解释病毒是如何传播到人类,包括通过中间动物宿主和冷藏食物,而从实验室泄露的说法“极不可能”,世卫组织的报告引发更多的质疑和讨论。

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首席共和党众议员凯西·麦克莫里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与委员会其他两位共和党成员,周四(5月6日)向国务卿布林肯递交一封信,寻求国务院评估中国军队在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秘密项目”的有关记录。武汉病毒研究所位于2019年末首个新冠病毒案例的附近。

美能源部机密报告显示病毒可能源于中国实验室

周一(5月3日),辛克莱广播集团(Sinclair Broadcasting
Group)发布独家新闻,报道美国能源部下属的生物防卫研究所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的情报部门“Z分部”(Z Division)在2020年5月27日发布了一份“机密”报告。

该部门的研究人员对大流行起源的两种可能:实验室泄露说和人畜共患自然演进说,都进行了评估,最后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

根据纳斯达克的信息,辛克莱广播集团是美国第二大电视台运营商,拥有607个频道,其中154个隶属于4家全国性广播公司:福克斯、ABC、CBS和NBC。集团总部位于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

辛克莱的报道称,利弗莫尔实验室发言人给辛克莱广播集团的电邮确认了这份报告的存在,但以报告密级为由拒绝提供更多信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美国国务院高官向美国之音确认,在去年9、10月份看过这份报告,印象是“报告的结论很肯定”,但他拒绝透露具体内容。这位前官员指出,“从新冠疫情一开始,美国政府很多部门都根据自己的职能进行了类似的调查。”

2021年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书面声明(Fact
Sheet),时机正值世卫组织赴华调查小组即将抵达中国。时任国务卿的蓬佩奥说,为了协助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重要工作,美国政府愿意分享“有关2019年中国政府实验室内活动的新的资讯。”

国务院的声明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2019年秋季有数名研究人员发病,症状与新冠病毒一致,而中共阻止了独立记者、研究人员和世界卫生机构对包括这些患病者在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采访。

声明还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直至疫情爆发都未停止对RaTG13(一种与新冠病毒有96.2%相似度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的研究;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发表了旨在提高病毒在人类传播能力的所谓“功能获取”(gain-of-function)的研究报告。书面声明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以来一直代表中国军方从事包括实验室动物的机密项目研究。

辛克莱引述专家的话说,“这一领域的科学活动具有双重功能(dual-use),既可支持新的疫苗的拓展,又可用于生化武器项目的研发。”

前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3月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出,中国军方2011年在国际生化武器大会上通告了中国军方研究的生物武器项目;2015年中国军方又出版了“专门研究人造病毒作为生化武器”的书。

能源部报告将实验室泄露理论细分为两种可能

辛克莱的报道说,“对具有双重功能的‘功能获取’研究,将实验室泄漏说分为两个主要派别,他们都认为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意外泄露的,但一派将此归于医学研究事故,另一派则认为起因于被禁止的生物武器研究。”

大卫·拉克斯特劳博士(Dr. David J.
Rakestraw)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生物防卫项目的高级科学顾问,一直协调实验室对新冠病毒的技术应对。

辛克莱的报道引述拉克斯特劳的话说,“他倾向于界定疫情是在中国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的)‘功能获取’研究的背景下爆发的。”“功能获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研究的主要项目之一。

“我从事的可能是最艰巨的工作是,能够对出现的生物威胁迅速做出反应。”拉克斯特劳在接受Quest科学中心主任卡雷布·张(Caleb
Cheung)采访时说。“我们不仅关注自然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例如最新的新冠病毒,还关注敌人利用生物技术的发展来制造我们没有疫苗可防的新型威胁的可能性。”

导致全球数百万人死亡的新冠病毒大流行2020年1月起于中国武汉,随后遍及全球。目前对于这场大流行的起源主要主要有两种假设理论,即从动物到人类的人畜共患自然演进说,和实验室逃逸的事故说。

美国情报部门表示,他们正在就这两种理论进行调查和研究。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推动人畜共患说,认为某种动物,蝙蝠或穿山甲,将新冠病毒传染给了人,导致大流行,但至今未找到证据支持这种说法。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的调查得出结论认为“实验室逃逸极不可能。

拉瑟姆:若疫情源于实验室,一再否认的学术界需承担后果

“美国政府机构就新冠病毒的可能来源正进行研究,并得出自己的独立结论,这并不令人惊讶。”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科学机构《生物科学资源项目》创办人和《独立科学新闻》网站主编,病毒学家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在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如此评论辛克莱的独家报道。

“同样,如果这些结论与学术界的结论有显著差异,也不会令人惊讶,因为如果疫情起源于实验室——目前看来这很有可能——学术界可能会承担后果。”
拉瑟姆说。

2020年2月19日,著名国际医学刊物《柳叶刀》(Lancet)发表27位公共卫生科学家的声明,“我们团结一致,强烈谴责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2020年3月17日,《自然医学》发表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等5位病毒学家的文章,“我们的分析明确显示,新冠病毒(SARS-CoV-2)不是在实验室里构建的,也不是狐疑操纵的病毒。”

非营利的公共卫生调查研究组织《美国知的权利》(U.S. Right to
Know)2021年2月15日发现在《柳叶刀》上发表的公开信,是由《纽约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组织和起草的。

2020年4月,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卫生院停止了对《生态健康联盟》从2014年就开始的资助。这一决定遭到7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抗议。

而达萨克博士的《生态健康联盟》15年来一直将此资助部分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的冠状病毒研究。

达萨克博士也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新冠病毒源头调查团的成员之一。 “我非常清楚这个(石正丽)实验室,”
今年2月他在武汉告诉CNN记者。“这是一个很好的病毒实验室,正做着接近于发现下一个与萨斯有关的冠状病毒的很好的工作。”

达萨克博士还说,他们的分析清楚显示“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建构或有意操纵的病毒。”

“优秀科学家的一个标志是,他们会竭尽全力区分自己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纽约时报》前科学版作者和记者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5月4日撰文指出。“按照这个标准,《柳叶刀》信的签署者们表现得像是可怜的科学家:他们向公众保证了他们无法肯定真实性的事实。”

韦德说,新冠病毒之前的萨斯病毒和Mers病毒都在人类的传染环境中留下了丰富的痕迹,分别在疫情爆发后4个月和9个月找到了他们的中间宿主物种或宿主。

“然而,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后约15个月以来,一直进行可能是密集的搜寻,中国研究人员却未能找到原始蝙蝠种群,或新冠病毒可能跳进来的中间物种,也未找到任何包括武汉人在内的中国人曾在2019年12月之前接触过该病毒的血清证据。”韦德写道。

因此韦德认为,“病毒的自然出现仍然是一种推测,尽管一开始看起来很合理,但一年多来却没有丝毫支持性证据。”
他认为,“只要情况仍然如此,就应该认真注意其他假设,那就是新冠病毒从实验室逃逸了。”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