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方方“不合时宜”的新年感言 矛头对准中国极左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湖北作家方方在2020年末的一篇博文再次将自己置入舆论争议,其实她在网络上多次向极左声音开炮。(微博@方方)

因为《武汉日记》出版而一度触发中国国内舆论沸腾的湖北作家方方赶在2020年即将结束的半小时前发布了一段年终总结。在这段简短的文字中,方方转述了武汉一名导演常凯染疫去世前的遗书,并在最后将矛头对准中国的极左声音。

中国疫情严峻之时,方方日记尚且受到争议,如今,方方对极左势力的指责,大概率也如它当时所遭到的争议那样,难以取信所有人。

作为作家,方方以其独具敏感的感受力与共情力,从个人感悟记录了疫情初期的武汉境况,为人们了解大疫之下的个体疾苦打开了一扇窗口,对于方方日记,中国社会应该多一份理解与包容。正如如今人们对疫情的心态已与一年前不同,将时间线拉长,当人们再回头来看这场疫情时,除了记住中国抗疫所取得的成绩,个体的遭遇更加不可或缺。

从这一点看,方方的“记忆“当然是有意义,且珍贵的。但是,残酷的是,无论她如何呐喊,这种记录终究是”不合时宜“,难以溅起任何浪花的。正如历史的大势不会留给个体太多的镜头去展示。

首先,她的声音已经注定成为主流语言之外的个人化叙述,注定会被更宏大的(官方)叙事逻辑所淹没。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个人意愿所转移的。历史反复证明,人们对历史细节的还原和记忆总是缺乏认知的。如今,中国疫情成绩在世界范围内表现突出,抗疫取得巨大胜利成为官方宣传主基调,方方视角下的中国防疫不会为官方所接纳,更不会成为一种主流。这就决定了其视角下的疫情不会有太大的舆论空间——不管这种状况是官方刻意所为,还是民众的主动选择记忆。。

其次,当方方在抨击中国的极左群体时,她实则将自身置于一种险境——尽管方方可能并不恐惧这种危险。

很难相信,《武汉日记》海外出版所触发的中国国内舆论都是虚假的,都是被中共所操控的。实际上,这其中至少也有声音即便没有公开对《武汉日记》大加挞伐,但亦是有所腹诽的。为什么呢?因为她的确触碰了一个政治禁忌——生活在中国,你很难脱离这种高度政治化的空气中。

这种政治禁忌就是方方不自觉地卷入了一个对华不友好的西方社会“漩涡”,而一旦她深陷其中,《武汉日记》越真实就越容易成为刺向她的受害者的匕首。正因为如此,她很轻易地不合时宜地站到了她受害者的对立面。

事实上,方方可能不愿意承认,或者说难以意识到,她口中所谓的“极左”群体并非一个什么立场鲜明统一的整体——当然,仇视方方的极左力量的确存在,但是相信大多数是被其推到自己的对立面的。

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方方没有那么悲悯,所以她无法原谅极左的攻击,而进而难以克制对所有批判者的仇视。

当然,方方毕竟是那个可敬的说真话的人,她没有试图讨好任何人,她依然是真实的。只不过,越是这样的人,越要为自己的“不合时宜”付出更大的牺牲。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自由。

一家染疫,几位长者死亡的惨剧,在美国和欧洲真的不少见。武汉就是有那么一个导演,被方方放大,拿到西方成为了西方舆论的武器。现在的欧美人再来看方方的日记,估计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比我左的都是极左,比我右的都是极右,只有我才是端端正正,不偏不倚 :)

中国现在显然是左的厉害.

以为箭头瞄准极左自己就会有市场,一个体制内的人享受着体制内的待遇 ,却砸政府的锅,把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扣上极左的帽子,方老太的极右可见一斑。

真实情况是-1,-2,-3和 +1,+2,+3

你只说-1,-2,-3,不提1,2,3。你认为你说了实话,但实际上是说了谎。

事实证明她有言论自由。那么别人批评的自由呢? 她送了一顶帽子: 极左。这和川粉一样:白左。这种言论证明一旦她们掌权, 只怕是百步笑五十。

关键是中国抗疫成功而西方抗疫失败,方方没了市场。假如西方抗疫成功而中国失败,那方方就会成为西方的大英雄。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