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施工缺陷频现,中国“一带一路”大型基建项目存坍塌隐患 - 华尔街日报

建在一座活火山附近的科卡科多-辛克雷(Coca Codo Sinclair)水电站,曾是厄瓜多尔有史以来最大的基建项目,这个得到中国资助的混凝土巨无霸对于北京方面非常重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6年出席了该项目竣工发电视频连线活动并发表了讲话。

如今,政府工程师说,耗资27亿美元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已出现数千条裂缝。这引人担心厄瓜多尔电力的这个最大来源可能崩溃。同时,科卡河(Coca River)的多山边坡正遭受侵蚀,可能损及该大坝。

“我们可能会失去一切,”基多圣弗朗西斯科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工程师、一直密切追踪该项目问题的Fabricio Yepez说。“而且我们不知道这是否会在明天发生,还是在六个月后到来。”

世界各地很多得到中国资金支持的项目正被施工缺陷问题困扰,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便是其中之一。

过去十年间,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了1万亿美元的贷款。“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发展经济贸易,并扩大中国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影响力。通过提供这些贷款,中国成为了向发展中国家放款的最大政府贷款人,且在规模上遥遥领先,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中国提供的贷款总额几乎相当于其他所有政府的贷款总额之和。

然而,中国提供贷款的做法受到了外国领导人、经济学家等一些人士的批评,他们说“一带一路”项目助长了斯里兰卡和赞比亚等地的债务危机,还说许多国家偿还中国贷款的途径有限。此外,有些项目被指与相关国家的基础设施需求不匹配、抑或破坏环境。

现在,一些项目的劣质施工有可能使关键基础设施瘫痪,还可能使相关国家在未来几年为补救问题而承担更多费用。

厄瓜多尔前能源部长、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前秘书长奥尔蒂斯(Rene Ortiz)说:“我们如今正在承受痛苦,因为中国所建一些项目中的设备和零部件质量很差。”

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馆未回应就该水电站项目置评的请求。最近,作为对Foundation for Citizenship and Development的一份中国在厄贷款活动相关报告的回应,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馆在发布于其Twitter账号上的一封信中表示,厄瓜多尔迫切需要融资时,中国的贷款和项目为厄方带去了实实在在的利益。Foundation for Citizenship and Development是反腐监督机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在厄瓜多尔的分支。

从巴基斯坦的一个港口,到埃塞俄比亚的多条公路,再到巴西的一条输电线路,到处都有中国资本的身影

中国的建筑公司经常投标政府项目,或直接拿着项目接洽当地官员,承诺可以轻松从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获得一揽子融资安排。

据发展中国家的官员表示,这让中国企业捷足先登,因为急于建造新水坝或公路的政府不必再自筹资本。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计划(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 2021年的一份文件,主要国际承包商2019年在非洲获得的收入中,中国企业占到60%以上。

批评者表示,中国企业的项目能相对容易地拿到中国政府的贷款,这可能导致项目成本膨胀,因为政府没有那么大的节省开支的压力。

建筑缺陷

一些中国建设的项目已被曝光存在缺陷。

在巴基斯坦,官员们去年关闭了Neelum-Jhelum水电站,因为检测到一条通过山体引水以驱动涡轮机的隧道出现裂缝。

巴基斯坦电力监管机构负责人Tauseef Farooqui去年11月告诉该国参议院,他担心这条隧道会坍塌,而这座969兆瓦的水电站投入使用仅四年。Farooqui表示,这对一个被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打击的国家来说将是灾难性的。据监管机构称,自去年7月以来,这座水电站的关闭已使巴基斯坦每月的电力成本增加约4,400万美元。

据世界银行称,水电站运行寿命一般可长达100年。

乌干达发电公司(Uganda Electricity Generation Co., 简称UEGC)也表示,在尼罗河上由中国建造的183兆瓦的Isimba水电站发现了500多处施工缺陷。该水电站自2019年投入运营以来故障频繁。UEGC称, 牵头建造这座水电站的中国水利电力对外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Water & Electric Corp.)没有建造一个浮动围栏以保护大坝不受水草和其他杂物影响,这导致涡轮机堵塞和停电。UEGC表示,该水电站动力室的屋顶也有漏水现象,而发电机和涡轮机就在那里。该工厂的建设成本为5.677亿美元,主要来源是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的4.8亿美元贷款。

位于尼罗河下游的另一座中国建造的水电站——装机容量600兆瓦的卡鲁马水电站项目完工时间比原计划晚了三年,乌干达官员将工期延误归咎于包括墙体开裂在内的各种建筑缺陷。乌干达发电公司还表示,中国承包商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Sinohydro co.)安装的电缆、开关和消防系统有问题,需要进行更换。今年早些时候,乌干达政府不得不开始偿还为给该项目提供资金而从中国进出口银行借来的14.4亿美元,即使这座发电厂仍无法运营。

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和中国水利电力对外有限公司没有回复记者有关前述乌干达项目的置评请求。

在安哥拉,在首批住户搬进首都罗安达外庞大的社会住房项目凯兰巴‧凯亚西(Kilamba Kiaxi) 10年后,许多当地人抱怨住房墙体开裂、天花板发霉及建筑质量差。

该项目由中信集团公司(Citic Group Inc., 简称﹕中信集团)承建。据威廉与玛丽学院(William & Mary)的Aid Data研究实验室称,该项目最初资金来自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提供的25亿美元石油支持信贷额度,后来由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进行再融资。

Aida Francisco与丈夫和三个儿子住在凯兰巴的一套四居室住房里,她说:“我们这栋楼有很多裂缝。”与凯兰巴的许多其他中产阶级家庭一样,Francisco是通过一项先租后买的计划购买的这套住房。她说,家里的墙壁会受潮发霉,而且包括门和栏杆在内的很多建筑材料质量都很差。

Francisco说,当她2016年第一次搬到凯兰巴时,中国的承包商还会来修复出问题的地方。但近年来,包括她家住的那栋楼在内的许多居民楼已年久失修,特别是在安哥拉经济危机期间,许多负责相关维护的住户已经失业。

“如果你看到这些居民楼,就知道维持不了太久,”Francisco说。“它们正在一点点地坍塌。”

中信集团一位发言人表示,凯兰巴少数住房墙壁受潮问题是由于住户住房装修不当,并表示,该公司已经完成了必要的维护。

对于中国在非洲和亚洲所建基础设施面临的批评声,中国政府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安哥拉建设和公共工程部一位发言人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许多中国项目满足了真正的发展需求,特别是在那些难以获得其他融资来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的国家。在阿根廷北部贫穷省份胡胡伊省,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Power Construction Co. of China Ltd., 601669.SH, 简称:中国电建)建造了南美最大的太阳能项目Cauchari光伏发电站。据阿根廷政府称,在海拔超过1.3万英尺的地方,该发电站能为大约16万户家庭供电。在巴西,中国国家电网公司(State Grid co.)修建了全球最长的输电线路之一,将东北部贝卢蒙蒂(Belo Monte)大坝生产的电力输送到约1,550英里外的一些南部城市。

厄瓜多尔支出激增

厄瓜多尔是中国在拉美地区推进基建项目的前沿阵地,根据智库Inter-American Dialogue的数据,除了委内瑞拉和巴西这两个大得多的国家外,厄瓜多尔获得的中国贷款比拉美地区其它任何国家都多。

厄瓜多尔2008年发生主权债务违约后,时任总统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转向借助中国为激增的公共开支提供资金。在2007年至2017年的任期内,作为左翼人士的科雷亚经常与美国发生冲突并抨击多边贷款机构。科雷亚任期内,中国的银行总共向厄瓜多尔贷款180亿美元。

厄瓜多尔议员、前政府部长和反腐活动人士表示,这些贷款缺乏透明度,合同未经公开招标就给了相关公司,导致建筑质量低劣、成本高昂和贪污腐败。

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馆最近在其Twitter账户上公布的一封信中称,这笔融资是在与厄瓜多尔的友好谈判中达成的,完全符合两国法律和法规。

多位现任政府官员和厄瓜多尔经济学家表示,一些项目不怎么合理,包括征用安第斯山谷的数千英亩农田来建设一个名为Yachay City的新大都市,建设的初衷是将厄瓜多尔打造成地区科技强国。中国进出口银行为早期基础设施工程提供了2亿美元贷款。如今,该项目已被放弃,一台价值630万美元的超级计算机本应供研究人员使用,却被置于门外,无人问津。

2019年,厄瓜多尔总审计长办公室审查了200所由中国建造的学校的建设情况,报告称部分学校建筑物的地基存在问题,还有一些学校教室地板倾斜、电线暴露在外。总审计长办公室称,其中57所学校的完工时间落后于计划。

University of Las Americas经济学家Vicente Albornoz表示,科雷亚当时把钱花在许多不太合乎需求的项目上,而中国那时为科雷亚在这些项目上的支出提供资金。

科雷亚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表示,上述资金被用来建设了新的高速公路、医院和学校,促进了厄瓜多尔的发展。四个由中国建造的水电项目提供了清洁电力,减少了厄瓜多尔对进口化石燃料的依赖。这些由中国打造的项目还改善了曾导致基多经常停电的不可靠电网。目前,厄瓜多尔90%的电力来自水力发电,而根据该国国家电力公司的数据,2007年这一比例仅为55%。

“中厄关系在拉美树立了一个范例,”科雷亚称。“我们所做的事情改变了国家历史。”

这位前总统现今正流亡比利时。2020年,在一起涉及其所在政党收受贿赂以换取政府合同的案件中,科雷亚被判腐败罪名成立。他否认有不当行为。

中国在厄瓜多尔最宏大的项目是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厄瓜多尔的工程师们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研究过科卡河水电站项目,当时他们认为风险很大,一是成本太高,二是靠近一个活火山。

但厄瓜多尔希望这个大坝能够改善国内电力供应,结束频繁断电和依赖昂贵的进口能源的局面。目前该项目为厄瓜多尔提供三分之一的电力。

在科雷亚主政期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答应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提供85%的启动资本,利率为6.9%。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负责施工,并在2010年至2016年派遣数以百计的中国工人前往厄瓜多尔建造这一电厂。

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去年9月,检方搜查了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的办公室,指控后者为获取这项合同向科雷亚政府的副总统莫雷诺(Lenin Moreno)的亲信行贿。调查中没有人被起诉。莫雷诺后来在2017年至2021年出任总统,他公开否认有不当行为。

装机容量扩大

一些工程师很早就对该项目表示怀疑,称环境研究已经过时。据前能源官员和国会调查人员透露,该电厂1,500兆瓦的装机容量比最初设想的约1,000兆瓦容量大得多,超过了该河流的发电能力,造价也水涨船高。2014年,一次施工事故导致13名中国员工和厄瓜多尔员工不幸身亡。

据厄瓜多尔的国家电力公司称,自2016年投产以来,其管理人员在这座电厂的八个涡轮机上已经发现了17,000多条裂缝。该公司将这些裂缝归咎于从中国进口的劣质钢材。2021年,该公司将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告上智利的国际仲裁法庭,要求修复损伤。目前仲裁仍在审理中。

“任何裂缝都是不可接受的,”该公司在回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问时说。“这些裂缝恐怕会导致设备失去结构完整性,导致坍塌。”

总统吉列尔莫.拉索(Guillermo Lasso)的政府已拒绝按建设完成时的计划从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正式接管该厂的管理,直到这些裂缝得到修复。公用事业官员称,修复裂缝的多次尝试都失败了。

能源部长Fernando Santos去年11月对当地媒体表示:“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会接受这个建设糟糕的工厂。”

在圣路易斯,像Adriana Carranza这样的当地人在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找到了工作,该公司雇用她为中国工人做饭。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很漫长,而且她的中国老板不会讲西班牙语。但她说,这份工作让她攒够了钱,为自己的家人建了一座房子。在家里,她还会做糖醋鸡和其他中国菜。

然而在2020年,科卡河的河岸开始坍塌,产生了雷鸣般的撞击声,像地震一样震荡着地面。这种侵蚀摧毁了厄瓜多尔最大的瀑布,毁掉了一段关键的公路和输油管道。当地人称,圣路易斯的妓院The Pink House落入河中;中国和厄瓜多尔工人常常光顾这家妓院。Carranza表示,边上一幢房子掉下了悬崖。

由于担心家人在她家里的安全,Carranza于3月逃离了圣路易斯,她从家里拿走了一切可以拿走的东西,包括窗户、门,甚至屋顶。“我变得非常沮丧,下不了床,”Carranzac 说。“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

厄瓜多尔的国家公用事业部门称,在一个容易发生自然灾害的地区,侵蚀是一种自然现象。一些地质学家对此表示认同,但其他人则指责Coca Codo Sinclair项目,认为其混凝土结构破坏了河流的自然流动和沉积物的积累,以至于快速流动的水在从安第斯山脉下降到亚马逊雨林的途中,开始冲刷河岸。

位于基多的公立大学国家理工学院(National Polytechnic School)的地质学家Carolina Bernal说,侵蚀是一个通常会在数千年或数百万年内发生的过程,但大坝在短短五年内加速了这个过程。

在Coca Codo Sinclair附近的河中,厄瓜多尔曾试图阻止侵蚀,包括在水中放置航运集装箱以减缓水流,但没有成功。它们很快就被冲走了。

Bernal表示,政府可能需要重新安置该工厂的一个关键部分——项目的取水口,以免该结构被侵蚀破坏,这将花费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

圣路易斯居民Nancy Chicaiza对她所在小镇能否保存下来不抱希望,曾经有很多中国工人在她的小卖部购买饮料和小吃。她现在预计,水土流失将最终抹去整个圣路易斯。

“Coca Codo最初被认为是很好的项目,”Chicaiza说。“没有人想到我们会面临这些后果。”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