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最高院再审主审法官辞职 北京“两百亿地产”案悬而未决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由北京二环内价值超两百亿的超级豪宅地产项目 国安府 而产生的合同纠纷案,发生新的变数。

2020 年 12 月 26
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决议,免去颜茂昆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审判员职务。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多个消息源处证实,颜茂昆为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的 国安府
项目合同纠纷案的主审法官。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正式免职前,颜茂昆在数月之前就已自行提出了辞职。

经济观察网记者曾就辞职一事向颜茂昆求证,颜茂昆没有否认这一说法。彼时,他还表示,其负责的再审案件在正常审理之中。

最高法院再审的这一案件,其二审是在 2017 年 3 月 24 日由最高法院自身做出的 终审判决 。该 终审判决
:外资企业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庄胜公司)在与一众国企央企的对决中获胜。只不过,随后 3 年 7 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一
胜诉 却没有得到有效执行。

中信国安接盘信达置业 开发 国安府

国安府 项目来源颇久。

上世纪 90 年代初,北京市在香港进行招商引资。秘鲁籍华人周建和与他的香港庄胜投资有限公司被引进,参与北京市宣武门旧城改造项目,并于
1992 年 9 月成立北京庄胜公司。

2009 年 10 月 9
日,北京庄胜公司与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达投资)、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下称:信达北京)签订《庄胜二期 A-G
地块项目转让框架协议书》,三方同意将庄胜二期项目的 A-G 地块(共 7 个地块)土地使用权作价 32.59
亿元,由北京庄胜出让给信达北京公司;信达北京公司则对北京庄胜进行债务重组,并豁免其 8 亿余元债务。

同时,几方约定设立项目公司北京信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信达置业)来开发上述地块。信达置业由信达投资出资并持股
100%;并且,当庄胜公司将土地转让给信达置业并出资 1 亿元后,北京庄胜有权以增资方式取得信达置业 20% 股权。

上述庄胜二期项目的地块,距离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等标志性建筑均在 2 公里之内,地理位置极其优越。

2011 年 12 月 2 日,信达投资函告北京庄胜,拟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信达置业 65%
股权,北京庄胜认为,这一行为违反合同,并提起行政诉讼。信达投资随后撤回了挂牌。

2012 年 9 月 28 日,信达投资再次挂牌转让信达置业的股权,这次转让的是 100% 股权。北京庄胜公司发函抗议无果。

同年 11 月 1 日,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以 13.6 亿元的价格摘牌。

中信国安公司原本为国有企业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自 2014 年改制后,中信集团只持有其 20.94%
的股权。

中信国安获得信达置业的股权之后,即在庄胜二期项目土地的 B 地块上,开发了超级豪宅 国安府 2014 年, 国安府
项目一期开盘,在售户型均为 200 平方米以上的四居大宅。由于限价,虽然均价为 8.4 万元 / 平方米,但如果能获得一个购房的 房号
, 房号 本身转手即可卖至 100 万至 200 万元,当时谓为京城楼市奇谈。

时至 2020 年 12 月, 国安府 小区二手房均价已在每平方米 17 万元以上。

一审败诉后 最高法院 终审判决 北京庄胜胜诉

但是,对于信达投资转让信达置业的做法,北京庄胜公司认为有违此前的合同约定。

2013 年 12
月,北京庄胜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信达投资、信达置业及信达北京分公司,要求解除协议,返还项目土地,并由被告一方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
10 亿元。

2014 年 12 月 18 日,北京高院一审判决,驳回北京庄胜公司的诉讼请求。北京庄胜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7 年 3 月 24
日,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最高法院认为:在北京庄胜公司尚未入股信达置业的情况下,信达投资违背诚实信用,恶意违反承诺,不顾庄胜公司明确反对,执意对外转让信达置业
100% 股权,导致庄胜公司无法按照约定的前提条件向信达置业增资入股。信达投资的这一行为属于 恶意违约 。

因此,最高院判决:确认解除《庄胜二期 A-G
地块项目转让框架协议书》及后来的补充协议,信达投资依据合同规定,在这一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庄胜公司支付违约金 10
亿元,信达置业对该违约金的支付承担连带责任;信达置业向北京庄胜公司返还其取得的庄胜二期除 B 地块之外其余 6 个地块(即
A、C、D、E、F、G)的项目权益等等。

按照近几年北京土地市场的价格估算,这 6 个地块价值至少在 200 亿元以上。

生效判决未执行,再审主审法官辞职

但是,对于最高法院做出的这一生效判决,在随后 3
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是信达投资还是信达置业,始终未予执行;法院也始终没有强制执行尽管北京庄胜公司向法院提交了至少 4
次《关于立即采取执行措施的请求书》。

同时,信达投资、信达置业、信达北分等公司,还向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

一方面信达、中信一方,通过各种渠道要求再审;另一方面那段时间,他们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最高法院做工作,要求不执行终审判决
,一位接近最高法院的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

没有了法院的强制执行,在开发了 国安府 项目一期之后,中信国安在庄胜二期的土地上又继续动工开发其 国安府
二期尽管在法律意义上,这个地块已经不属于中信国安所有。

2019 年 3 月 1 日,中信集团致函中国银保监会,要求中国银保监会
协调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对国安府项目再审案件尽快立案,推动解决国安府项目的诉讼问题 。

(庄胜二期,即 国安府 项目地块现状。李微敖 摄)

2019 年 12 月 6 日,最高院下达再审裁定书,决定再审这一由其自己做出了 终审判决 的案件。

2020 年 4 月 26 日,北京庄胜接到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再审《应诉通知书》(2020 最高法民再 15
号)。应诉通知书载明,该案的审判长由最高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颜茂昆担任。

颜茂昆曾担任最高法办公厅副主任、最高法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刑事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等职,2015
年,出任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2018 年 4 月 27
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颜茂昆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

北京庄胜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从 2020 年 8 月 27
日开始,最高法院就此案的再审,组织北京庄胜公司与信达投资等几方进行了数次调解,但到 2020 年 12 月 30
日,仍然没有结果。

北京庄胜公司董事长周建和表示,原则上,他当然希望最高法院的再审能够维持二审的原有判决;但是,他也愿意做出一定的让步,
希望对方至少把庄胜二期 6 个地块里还没有开发的土地,返还给我。

周建和称,信达几方提供的方案是,给予他项目开发税收利润的约 35%,而且只是 8000-1 万平方米的房子,并非现金,
这与二审判决后我应该获得的收益,实在相差太远 。

经济观察网记者亦通过电话及电子邮件等方式联系了信达置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但至发稿时,未获对方回复。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