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有哪些最新发现的史料或考古出土品颠覆了以往的观点?

将作于少监的回答

长期以来,凯尔特人,这些生活在青铜时代至铁器时代(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的欧洲先民都是一个神秘的民族。由于凯尔特人鲜有书面文字保存至今,因此我们目前对于凯尔特人的大部分了解,都是通过他们的敌人,即希腊、罗马人记录的历史而得知的。

在这些“文明人”的记载中,凯尔特人都是战士,高大结实,一头金发,擅长驾驭战车,在战争中赤身露体,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在日常生活中,凯尔特人酗酒享乐,不修边幅胡子拉碴,如果能用一个词来准确地概括他们,那大概也只有这么一个词:

野蛮人(barbarian)

v2 0cf935a31dc7640f555b797871fed2d1 1440w
在丹麦贡德斯特普鲁(Gunderstrup)出土的一口公元前2世纪的青铜大锅描述了这样的一幅情景:在号手的激励下,整排的步兵和骑兵投入了战争

能得出这么粗野的形象,大概还是因为在和这么些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双方都有一些……不那么愉快的回忆,就比如:

公元前387年,一伙迁徙到意大利中部区域的凯尔特人部族——瑟诺人(Senones)在其首领布伦努斯(Brennus)的率领下洗劫了罗马。在关键时刻,高卢人的冲锋惊动了神庙里养的鹅,这才唤醒了熟睡的罗马士兵。

v2 df060c093f0b680e827ccb43e214b024 1440w

公元前335年,为了在东征时没有后顾之忧,亚历山大大帝和巴尔干半岛的凯尔特人签订了合约,即使英明如亚历山大,也认为和这些人签订协议是一项高瞻远瞩的决定。

决定是好的,但是好景不长,仅仅过去了几十年,一伙凯尔特人就在公元前297年南下入侵希腊,洗劫了当时的宗教圣地德尔斐(Delphi)扬长而去。

v2 7acccdcfa2de075744682fbf190cc4d3 1440w

差不多二十年后,一支数量庞大的凯尔特部族拖家带口地朝色雷斯地区迁徙,在公元前279年入侵了马其顿,杀死了当时的马其顿统治者托勒密二世(Ptolemy Ceraunus,公元前289-279年在位)最终被“独眼”安提柯的孙子安提柯二世(Antigonus II Gonatas,公元前277-239年在位)击败。

v2 b200fb8d0f9e6abee460f9cc14e37900 1440w

公元前277年,一批数量大概在两万名的凯尔特雇佣兵受比提尼亚国王的雇佣跨越海进入小亚细亚,他们很快开始不受控制,进攻爱奥尼亚的希腊城镇。塞琉古的安条克一世(即“救星”安条克Antiochus I Soter,公元前281-261年在位)在两年后用战象击败了他们,战败的凯尔特人在小亚细亚中部定居,在此之后,他们也被称作加拉泰人(Galatians)

v2 99528371f58446dd303cfd9cf8fc3760 1440w

在硝烟弥漫的历史中,凯尔特人证明了自己是一群尚武的战士,一个强大的民族。第一次同文明社会的接触就引发了如此严重的武装冲突,这也让凯尔特人在古代文献中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口碑,以至于在数百年后的凯撒时代,罗马人对高卢人还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偏见。

v2 30cff56f2721be6bf5ca568faf18baf0 1440w
自杀的高卢人(Ludovisi Gaul)创作于公元前三世纪,描述的是不甘战败为奴,高卢人的首领选择杀死自己的妻女后自杀的悲壮场面,对当时的希腊人来说,凯尔特武士确实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撼

古人对于凯尔特人的这种刻板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今天的我们。长期以来,我们只是把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那段时期高卢人或是凯尔特人的活动当作是简单的对文明世界的入侵或者部族之间的人口流动,仿佛凯尔特人真是一支不事生产,只知劫掠的野蛮民族。

考古发现正好佐证了这一时期凯尔特人的南迁活动:大致从鹅救罗马到加拉泰人迁徙的这段时期,在考古发掘上的体现是凯尔特文化在欧洲中部、意大利北部以及巴尔干地区的迅猛扩散。从公元前4世纪末期开始,凯尔特的墓葬和定居点在这些区域纷纷出现。

v2 b5888b0437ae6ea19ab343a15d7248a5 1440w
凯尔特文化的发源地和大致传播范围(黄色区域表示凯尔特文化的发源地即核心区域)

如此大规模的文化传播显然是人口流动的结果,但是我们常常会忽略一点:凯尔特人并不是流动居住,凯尔特社会是典型的农业社会,耕种,畜牧和收获在凯尔特人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没有特别大的变故,一个凯尔特部族是不可能随便进行迁徙的。文献中凯尔特人拖家带口的行为也说明了从一开始,他们就认准了要背井离乡,永久定居他方。

v2 71a32d40e04c8cb9212ad28d9a07c1ea 720w
凯尔特土地(Celtic field)是一种小型的,可供耕种的方块田地,每块土地由一个凯尔特家庭负责照看,除此之外,凯尔特人还会使用铁质犁刀来翻整土地
v2 f3ffc2a8aa4e52cdfa9a29a99a2c23bd 1440w
凯尔特土地大致在青铜时代早期就已经出现,在如今英国的索尔兹伯里平原,人们通过航拍还能依稀辨认出地面曾经用于耕种的凯尔特土地痕迹

在考古学的分期上,这一段时期大致被归于拉坦诺文化中期(La Tène culture B)这是一个典型的战士文化,其出土的标志性文物是战士的青铜长剑、盾牌以及战车,这个时代想必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冲突。

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让凯尔特人在这一段时间里发生这样大规模的迁徙活动,在此前的拉坦诺文化早期(La Tène culture A)凯尔特人并不是这样的。正是由于他们在之前不是这样,我们才会想了解在拉坦诺文化中期,凯尔特社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v2 5fc15915e3b5cb01563c420f3b70a53e 1440w
公元前3世纪出土的凯尔特长剑

在考古学的分期上,我们将凯尔特文化大致分为两个时期:哈尔施塔特文化(Hallstatt culture,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5世纪)和拉坦诺文化(La Tène culture,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1世纪)

差不多自公元前7世纪的哈尔施塔特文化中后期开始,欧洲中部的凯尔特定居点总体上就已经呈现出一片繁荣祥和的发展氛围。由于财富的积累,社会分化也随之出现,富裕的佩剑武士用大量财富装点他们的墓冢,其最好的体现就是在如今瑞士霍赫多夫的凯尔特公侯大墓(Hochdorf Chieftain's Grave,公元前530年)

v2 4f0e7a96edd2f22c9a935fac7cfeec25 1440w
将死去的酋长埋葬在坟冢中是哈尔施塔特文化的特点之一,在2500年的历史中,霍赫多夫的公侯大墓侥幸逃过了盗墓贼的光顾,用来支撑坟墓的橡木及碎石也很好的起到了防水和密封的作用。
v2 8d4eaca6c67aff183b4c859c6cdd6da5 1440w

霍赫多夫的公侯想必一定很见过世面:他脚上穿的鸭嘴鞋属于当时意大利伊特鲁利亚文化的款式,安放他的长椅上镶嵌着珊瑚珠,而在他的脚下放置着一口从意大利进口的青铜缸,里面呈放了400升的蜜酒。这些东西在当时只能从南方的商人那里买到。

霍赫多夫的公侯向我们展示了当时哈尔施塔特精英们的生活:他们强大而富有,尤其醉心于南方精致的生活方式,为此不惜用他们的财富来交换。和文明社会之间和平的贸易是哈尔施塔特文化晚期至拉坦诺文化早期凯尔特社会的主流,在他们的贸易伙伴里也包括了希腊人。

v2 c5d7d8428c6d75d285f230a1af1c5871 1440w
在法国南部出土的浮雕中,一群凯尔特工人正试图将一艘装满了葡萄酒的驳船拖上多瑙河的港口,通过向凯尔特人出售葡萄酒,希腊和意大利的商人们收获了大量的铁,黄金以及奴隶

在如今德国南部的霍恩伯格(Heuneburg)哈尔施塔特人于公元前6世纪在这里修建了一座有着良好防御的石墙山堡,城堡的石灰石地基以及严丝合缝的土坯砖,以及城墙前沿的矩形角塔都体现出了南方地中海区域的建筑方法。显然建造它的人有受过南方建造方式的熏陶,也许正是参考了当时希腊人在法国南部修建的殖民地——马赛利亚(Massalia)

v2 65590089735b36b52ea8af9664dee2f9 1440w
霍恩伯格山堡的复原,但其实在中欧这种潮湿多雨的环境,南欧的土坯砖并不太实用,不过它还是为我们说明了这一时代的建筑师具有南方的背景

从哈尔施塔特文化晚期到拉坦诺文化早期,凯尔特世界也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莱茵河上游的凯尔特定居点因开凿矿脉(盐矿,铁矿和金矿)而变得繁荣富有,酋长和公侯们继续从南方进口酒器及生活用品,并最后将他们带入墓冢。德国黑森州格劳贝格(Glauberg)的凯尔特公侯大墓为我们展示了拉坦诺早期武士贵族大致的生活。

v2 9a87ec8192f933852d1a57ea46234528 1440w
格劳贝格公侯大墓出土的最有价值的文物是这一尊高大的,用砂岩雕刻的武士雕像,雕像上的人物配件和陪葬品的相似度让人们怀疑,这就是墓主人的雕像

但是到了公元前400年前后,一切都变了,整个德国南部以及瑞士繁荣的凯尔特定居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从这一时代开始,原先的封土墓冢消失,人们重新将死者埋葬在简单的墓穴中;同南方邻居的贸易变得越来越少,凯尔特人的贸易体系也随之瓦解;人们离开了防御良好的定居点,包括霍恩伯格在内的许多山堡都被焚毁了,偶尔会在那里发现被草草掩埋的尸骨。在凯尔特文化迅猛扩散的同时,中欧的凯尔特社会似乎是崩溃了。

v2 017c6259e23eec01d954352a00ef3e39 1440w
所以,将这一时期中欧凯尔特人定居点发生的事件同希腊人以及罗马人记载中凯尔特人的活动结合起来,我们似乎能明白他们作出这一举动的动机

一定是发生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才会让一个原先富足稳定的凯尔特社会崩溃瓦解,也许是天灾;也可能是人口过剩超出了土地的承载能力;也可能是迦太基人同希腊人在西地中海的战争封锁了贸易线路……遗憾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了解这场骚乱的前因后果.

大量的凯尔特部族背井离乡,迁往他处,长期的贸易让他们深信,南方一定是一片适合生活的乐土,这大概也能解释凯尔特人在此后对文明世界所发动的一系列迁徙以及掠袭活动。


v2 ae728dc0e7b6eb5343b2571ee5b1a4be 1440w
西班牙加利西亚San Cibrán de Las一处凯尔特时期oppidum的遗址

在经历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迁徙动荡之后,凯尔特人才最终在他们新居住的地区稳定了下来,凯尔特社会被重新建立。一些类似原始城镇的大型聚落“Oppidum”也在一些战略意义重大的地区出现,在德国南部的曼兴(Manching)凯尔海姆(Kelheim)以及海登格拉本(Heidengraben)都发现了规模庞大的奥皮杜姆,它们占地巨大(分别为380公顷、600公顷和1160公顷)似乎是把一个大区域内的所有居民全部迁到了一起居住。

v2 1cd12367790fc7137e13d412dbf05c53 1440w
海登格拉本(Heidengraben)位于今天德国的巴登-符腾堡州,按照面积计算,海登格拉本是欧洲大陆上最大的奥皮杜姆,其防御工事包括了天然地形(蓝线)和人工工事(红线)

这些规模庞大的奥皮杜姆的面积是如今德国小村镇的数倍乃至几十倍,我们不知道这不是凯尔特人的“城市化”又或者是应对动荡时期所做出的反映,毕竟那段惨痛的回忆也没过去多久,一旦发生了什么危难,防御良好的奥皮杜姆足够保证人们能撑过一段时间。

v2 76430add9082bb757657c268a9bf50e7 1440w

总之,动荡的社会也许真的能解释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200年里,凯尔特人对欧洲文明世界的那些“不友好活动”,过去的记载不会告诉我们凯尔特人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考古发掘却能给我们这么一个解释:

如果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谁又真的会背井离乡,去进行那些可能有去无回的冒险呢?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