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有能干到退休的程序员吗?

庄严的回答

有点难啊!

30岁出头时,我在一家300多号人中小规模的软企混了个副总工。又过几年,有利害的能人(优秀的领导)拉我当合伙人,于是我交了点钱成为新公司的股东,职务上是CTO,实质上工作内容五花八门,不过也一直有在做设计写代码,因此至少算是一位资深的程序员。

又干了六七年,40出头了,小企业从20多人发展到200多人,我却开始一年年越发迷惑——注意,不是常说的“迷茫”,因为我一定都不茫然,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我的职场之迷疑惑是不懂为什么自己最擅长的是A,可落在我头上的任务总是B?答案其实也是特清楚的:我自觉做得一般的,并且我热情不高的工作(比如协调甲方,参与售前)为企业所提供的价值,在特定阶段内,要大于我意愿很高,并且自认能做到卓越的工作(比如带技术队伍,做技术奠基)所能创造的价值。

打个比喻吧,我爱一个女子,我想我能给她美好的爱情,我想为她写诗,我想为她歌唱,但那几年她却只想着我的身体……我当然会开始迷惑。

这下,已经40多岁的我,为了让人生吻合“四十不惑”,我就把一点小股份兑了一点小钱,离职了;准备开始当个老师傅,重心改为跳出某一企业,改为带同行里有“被带”需求的年轻人。

程序员跑去写书(算退休吗)?

具体实践时,我又先花了两年时间专心写作。尽管20多年来为了养家糊口用到快10门编程语言,但其中C++语言用得最多,并且发现当时(应当现在也是),C++这门语言给人带来的迷惑更多……于是完稿了《白话C++》上下两册。说起来,本想学习黄侃“五十之前不著书”,一直写到50岁再完稿的——但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体基础并不是很好,并且原来写书这么累人——万一自己活不到五十呢?

题外话:如果能活过五十,我也已经定下人生的另一个目标:40多岁写一本技术书,50多岁写一个中篇的小说;如果能活到60多岁,到时候社会也相对开放的话……我想写情S小说,并且要写就是写全世界最好的……

一定不要轻易嘲笑我乱计划,我这大半生最大的优点就是擅长未雨绸缪,为了前述计划中的退休生活中的发挥余热,我现在已经在猛啃这类小说了,并且尽量读的是英文版的……

打住,不说未发生的。继续回忆已经完成的事。写书是一个非常乱套的过程,经常半夜三更才有灵感。我说的是真的——在我真正动笔之前我也不知道——写技术书籍也是需要大量情节构思的。

各位有没有想过C++这样一门语言有多少个技术特性?其中哪些特性是含玉而生自带光环的天生的主角?又有哪些特性是看似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可你要敢不提前打招呼它就会暗搓搓咬你一口导致你彻底毁了原定的学习路线的?还有,哪两个技术特性宛如一对冤家彼此相爱相杀?又有,哪三个(甚至更多)技术特性之间存在着恍如三角恋一般的纠缠?

总之,把C++的技术世界想像成《红楼梦》中的大观园,然后七分站在读者学习路线如何合理安排那一边,三分站在技术自身结构特点这一边,把种种重要的技术特性合理安排好出场次序,或明线,或暗线地写成一本教程——

我是真心觉得比写十万行代码还要累;不过大白天倒是很轻松,各种放松;其间以全新的心态干了几票(我是说写代码换钱,也就是常规意义上的接活)。

为什么以及什么叫“全新心态”为接活而写代码呢?

打个比方:比如说我从3岁开始练钢琴,7岁后又学会了弹吉它,8岁开始学声乐,10岁苦练作曲写词;然后突然18岁了,我决心杀入音乐圈,于是漂泊到北京城,一边在各种场所卖唱以赚钱糊口,一边像机器人一样到处参加各种选秀节目,以争取在人才济济的娱乐圈中能混出个一点名堂来……

以前我在企业里写代码,大概就是上面那种拼命的干活以图出成绩的方法;而到了我无所事事地接私活时……

这下有意思了!尽管我的甲方档次下降了,但我很快发现我竞争的同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了。所以这时候我再编码就仿佛是:写歌,唱歌,弹吉它,弹钢琴统统不再是为了在专家评委面前赚名次求得专业或伪专业的认可,相反,写歌,唱歌,弹吉它,弹钢琴只是为了求得一个18、19岁小姑娘的喜欢。我有竞争对手,但都是些13、14岁中二的,穿着奇装异服的,二次元的小男孩们……哈哈哈!而我呢?嗯,见过大世面,带点小沧桑感……

对了,就是降维攻击。

以上是意淫,大家不要太相信。

说回现实。就是我拉活时遇上的(多数)对手突然变成是十几个人的小烂团队,完全打不过我拉三个徒弟再加半个外包组成的团队。当面对甲方时,对方跟了数月甚至半年的单,我和甲方一起聊聊天,一个下午不到,就能让甲方“芳心大乱”,突然怀疑起自己之前所接触的乙方团队都是些什么鬼?

我甚至能让一个身家数亿的典型的南方小老板,突然怀疑起他每年花费近千万养着的,其中三四个头还是自称从大厂跳过来的的技术团队是不是在整体划水中?

实际上我接的活,我都很有选择,并且这些活多数在投入业务使用后,得益于甲方的给力,都活得还好。

关于自己接活,我曾经有过回答过一个问题,挖坟在此:

C++后端程序员如何赚外快?外包项目全无C++相关的?

那个回答的评论里有人置疑(质问)我用C++写WEB项目是什么鬼操作?这其实就是我的心态:我在玩呢。谁说逗女孩子开心就一定要照着九十年代《把妹的24个模式》留着长发装成浪子弹把木吉它还满地点蜡烛?我在厨房里洗着锅碗瓢盆突然用筷子敲打出一曲旋转木马就不行吗?

回到主题,书写完后,我慢慢开始回归正常的生活(努力想早睡早起什么的),然后对接活做项目这种“骗小姑娘谈谈恋爱”的事也开始失去兴趣。要知道,对所接的每一个小项目,我还是有感情投入的。只是!这段感情从一开始时,就注定我无法长远地陪着“她”,更多是一手接钱,一手交出了货(项目成果)……

我觉得应该还是要找点真爱。

于是我改为“项目合作”的目的,开始寻找新的甲方。这种合作方式,有如下几个关键特性:

  1. 一是开发项目的钱,可以少一点(往往少一大半);
  2. 二是开发项目的小团队(技术人员),由我,但是以甲方公司的名义来组建并由我培养(人都是好苗子,但人力成本少很多),并且在项目结束后,他们留在甲方公司(事实上从项目开始他们就一直是甲方的员工,包括社保什么的);
  3. 三是项目上线后,如果能赚钱(这里的能赚钱的判断标准,在不同项目上会有不同的签定标准),那么我(个人)就要长期分一小笔。
  4. 最后一点是附加题:事实上我带出了几个优秀的孩子,他们也有了能力独立或作为我的“松散”下属去做更多业务。

从现在看来,这个新方式下,我到手的钱,暂时还是远远、远远、远远低于之前接的“一拍两散”式的项目带给我的收入。不过我觉得,钱和肉体一样,带点感情终归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活有更有价值和更有目标感一些……否则总会有自己是且只是一个工具的错觉。

说到钱,又一个我的老回答,它透露了一点钱的信息:

编程时遇到错误,一时解决不了,脾气就暴躁怎么办?

我偷偷地调整了余生的下一个目标:原计划中 50到60之内写一本小说,改为写一本社会人文类的书就好了。比如:《一个非典型的中国程序员的这一生》,副标题是《兼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路上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并悼念四十余年来所有在996生涯上枯灯耗尽的同样伟大的每一个有名或无名的程序员》。

再看一眼问题:

“……有能干到退休的程序员吗?……”

其实我看到这题目,第一反应就是996。

准确讲,是996下绝大多数有程序员的自我发展有问题。

996给年轻人带来的大问题,除了身体,恐怕就是它会把年轻人最后一点可能的自我发展时间几乎全占用了,以及把年轻人的更多可能性或选择的勇气几乎抹杀了。如果再加上中年后房贷的大山……多数人睁眼起床,虽然是星期六,也还是去上班了。

我的经历如上所言,没有进过大厂——在我还年轻时,如果要努力,那或许有机会进菊厂。那时我在北京的一家跨国IT企业上班,坐我边上兄弟跳槽过去了,而我很大胆地在有了一个孩子时,辞职去搞当年曾经流行的“共享软件”,苦吧吧地每周去邮局收有角有分的汇款单,因为那时所有支付都不存在——把自己搞破产后,继续再找的小公司还都相对人性,因此程序员经常哀嚎的996,某人嘴里的福报,我一天都没经历(享受)过。

我能接受为一项你自己喜欢的事而努力,包括偶尔的加班及至熬夜;但挺厌恶已经伪制度化996。程序员或被迫或欣欣然接受996,本质上和娱乐行业的新人或被迫或欣欣然地接受某种潜规则一样可叹。并且更可怕的是,透支了时间,精力,身体,也就本质上决定了,你职场上的后半生的许多更上一层楼的权力,已经被拿去和魔鬼做了交换。

很多时候,企业为了自身特定阶段的的生存或发展,拼命地想榨尽我们某一项技能的全部时,我们就得有一些基本的警惕:我真的只能发展这项功能吗?我是要生长成一棵黄山迎客松吗?

迎客松是畸形,还是特长?这个问题应该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只有半山上,一边是峭壁,一边是空谷的松树,才会被游客诗意地称赞“啊!多美的一棵迎客松!”。某一天,企业发展了,他们推掉了原本死死挡在松树身后的巨石以后……迎客松焦虑地喊:“请给我点时间,我会把这边的枝桠也长出来的!请给我点时间……”。不不不,人事部门快把这棵奇形怪状的老松树移走,这里需要一棵青春年少随便浇点水就发育快速、且拥有无限可能、未定型的新松苗。

我印象深刻有一阵子人力资源突然给我一叠华为出来的人才的简历,当时我兴奋了。心想身在二级城市一直招不到高级人才的企业发展阵痛要解决了。而后紧急突击面试了快两周,却终于都放弃。因为这几位不仅太定型而且像是十年没听过窗外事的样子,甚至连许多工具都只会用原企业内部的……

当然,大厂出来的确实厉害但倒过来看不上我们公司的情况一样有。像有位腾讯(北京)的姑娘想回南方,我第一时间抓紧约来喝咖啡吃晚宴,可最终对方还是去了别家上市公司。

相比中国的程序员,同样是中国的黄山迎客松当然是幸运的,因为迎客松身后的巨石,通常会一直在——那是风景的一部分。

有能干到退体的程序员吗?

还在想什么啊……赶紧从屏幕前转转头看看四周,你有没有看到自己身边或许就树着企业从来就不告知你的隐形的巨石?!思考它们在企业当下阶段被推掉的可能性大不大?要不要你自己组织起力量,提前把它推掉?如果恰好它被别人推掉的时间代价,正好覆盖了你的一大段青春韶华,你要不要考虑冒个险换个地方以换来略略狂野的成长?

“把你的技术搞到85分就好,请留给自己其他无限的潜能,至少留下15分的营养。”

这句话是一个著名的人说的。你知道吧?如果不知道,可以考虑看下面一小段广告。


这个“著名”的人他写过一本书叫做《白话C++》。

汉字“著”有“明显”的意思。《白话C++》书皮上面,我的名字“庄严”确实写得挺明显的。所以在你眼里,我距离“著名的人”,也就差你去买一套我的拙作了。

凡是已经购买上册而要催我下册的,我先表示道歉,同时给出好消息:出版社(最新说法)说下册节后就能下印刷厂。最后恳请大家直接电话 出版社的 读者服务电话:010-82317024。

想零基础自学编程,《白话C++》挺适用的,毕竟书里第四章就自带《基础》。

因为公司在用其他语言所以有其他语言基础但不会C++的,如果不喜欢一辈子都一付迎客的姿式,轻松有趣地再学一门自带高大上光环的C++语言,C++能给你的收获,一定不仅仅“新的一门编程语言”那么无聊。相反,学习它能给你的,若有一天你也想从甲方那边谈单谈人生,你就会懂的。

正如我书中某一章的开篇辞

“有些花儿,要离得远一些才能嗅得到它的香;有些知识,要历经多年后,才能感受得到它的力量。”

程序员,35岁以后的力量,你应该在35岁之前就暗中修炼。

扯一点程序员的职业规划:

没有一家企业,会按照员工的成长需要去规划它的业务。

这是客观的矛盾。而不是什么资本罪恶之类的。当年我就在自己是三个创始人之一的企业里干活,我也要遵循企业的发展规律与客观需要。

当然,相当多资本确实是有罪恶的,那就是我们谈到的996。

最后,如果你35之后发现自己“一夜之间”无所适从了,那当然往往.也.有.一.些.许.你.自.己.的错。

别太舒服了。

就以程序员最基本最基本的语言的学与用来说。一门语言用了4、5年,越用越觉得它好用,越用越觉得自己超级适合这门语言;越用越觉得自己简直要成为这门语言的粉丝,越用越觉得自己简直无法接受要使用其他语言……作为程序员,你真是活得太舒服了。

职场规划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很不容易,很难轻松想清楚的事。不过对于程序员,学习以及使用哪门计算机编程语言,就相对具体可分析了。

学用一门编程语言三年以下,你应该发现很多面试都会和蔼可亲地问你:你觉得这门语言有哪些优点啊?

而当你用了一门语言三年以上,“嗯,说说这门语言的缺点吧?如果你要抛弃这语言,那么是它的哪些致命或并不致命的缺点导致的?”

“面试官你别瞎扯,这门语言最多也就是一些小毛病,并且我已经非常熟悉如何克服它,如何扬其长避其短,哪有什么致命的缺点?你要是觉得它有致命的缺点,多半你是的使用方式不对,或者就是你自己能力不行吧!”

“你后面有块石头,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啊,它和我长期相伴,它是构成我能力组成的一部分。我非常熟悉它,它早就是我生命甚至是身体中一部分。”


没错,它是你生命甚至身体中的一部分;但当你来到35岁时,我们想把它炸成粉末,飘散在空谷中,会有山风吹过,巨石从此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那我呢?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