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李易峰塌房后,才明白为什么想当嘉然小姐的狗

2022-09-17 22:49:50

吃瓜群众又一次被「大瓜」砸中。一线娱乐明星李易峰丑闻曝光,已被依法行政拘留。更有「消息灵通」者声称「大瓜还在后头」,多位明星均牵涉其中。

真人明星喜欢塑造某种迎合市场和粉丝口味的形象,但长时间扮演「人设」的风险极其高昂。「翻车」的既有不懂知网的「知识分子型演员」翟天临,也有出自书香门第「家教良好」的歌手王力宏,以及一众触犯法律身陷囹圄的「监狱风云」参演者……

虚拟偶像也许是最好的替代品。

20220917161823

▲《虚拟偶像爱朵露》封面,威廉·吉布森著,新星出版社,2014 年 1 月

他们由代码、像素和策划故事组合而成,能模仿人类的爱好、情绪,又不会展现人性的弱点和黑暗面——就像威廉·吉布森的科幻小说《虚拟偶像爱朵露》,其中的虚拟偶像东英零,是一部永不休止的欲望机器。她忠实地记录、分析、学习人类的欲望,人类永远对她着迷。

中之人,数字耗材

虚拟偶像也会「塌房」。

5 月,虚拟女团 A-SOUL 的成员珈乐被强制「休眠」,一度令粉丝哗然。有消息称,她的扮演者长期遭受压榨和霸凌,工作条件极其恶劣。该事件揭开了虚拟偶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之人」遭受剥削的黑幕。

「中之人」一词来自日语中の人,开始指的是布偶装服装之下的扮演者,后衍生为声优、扮演虚拟 UP 主的人、特摄作品的皮套演员等。虚拟偶像的概念也起源于日本,可以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完全由数字技术打造的虚拟偶像,一类是虚拟主播(Virtual Youtuber,简称 Vtuber),后者要用动态捕捉技术,把真人的动作、表情复刻在数字形象上。

20190709035550484

▲ 绊爱经常犯傻,也被戏称为「人工智障」

纯 CG 创作的虚拟偶像,比如初音未来,洛天依,其吸引力和虚拟主播有所区别。就像世界第一位 Vtuber,日本 Kizuna AI 株式会社推出的日式美少女绊爱,非常注重表现自己「素人」魅力。她偶尔会露出崩坏的表情,遇到不懂的东西就乱扯一通,也会因为「社恐」大感尴尬。

「中之人」的存在,消除了虚拟偶像的虚假感和生硬感。在真人的「加持」下,虚拟主播就像邻家女孩一样亲切可爱,有着种种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和粉丝的交流也更加真实,充满情感。

嘉然今天吃什么?

2021 年,刚刚「出道」的 Vtuber 女团 A-SOUL 已经在「宅圈」红极一时。成员嘉然人气最高,隐隐有「破圈」之势,她的「奶油面包拳」表情包,「嘉然今天吃什么」的 meme,以及粉丝创作的小作文「嘉然小姐的狗」,都传为趣谈。

A-SOUL 是乐华娱乐与字节跳动于 2020 年 11 月合作推出的虚拟偶像团体,共有五位成员,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故事设定中,来自枝江大学的五个性格迥异、各怀才艺的女生,在一次临时的救场演出中邂逅彼此,每个人都充满热情地追逐自己的明星梦。

26001ee4a1cc4e81ba5795b918088396

▲ 小作文大赛,粉丝纷纷投稿,表达对嘉然的喜爱

珈乐休眠前,五位成员和各自的粉丝团体都已经颇有声势。和真人明星的粉丝常常爆发争执类似,A-SOUL 的粉丝团也会「拉踩」,为自己的偶像制造「人气」。关于 A-SOUL 的二次创作,数量惊人,种类也很丰富,除了 B 站的歌曲和视频,还有同人视觉小说《枝江往事》,Steam 平台也有相关免费游戏。

2021 年初,粉丝对官方的信任危机已经爆发,这一事件又被称为「血色新春」。成员账号归属、直播中转二创、其他角色联动以及「官托」,都在粉丝的抨击范围之内。而中之人无权运营角色的矛盾,最终在 2022 年 5 月全面激化。

对于粉丝而言,虚拟偶像的人类部分,意义高于其技术部分。「偶像」的功能,是安抚追捧者在日常生活中被压抑、被忽视的情感,只有真正的人类,才能较好地与人类共情,去「看见」并回应他人的情绪。因此,中之人才是偶像独一无二的内核,是 24 小时陪伴的温柔体贴的朋友,也是随时可以和自己互动的「女神」。

对于乐华娱乐而言,几次公开宣言,都提到关注「技术的突破和提升」。相比技术的重要性,中之人不过是「数字耗材」,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充当。在以往的直播中,几位中之人也提起过,她们节假日难以休息、平时工作到凌晨三点、工资也不高——使用手机的型号比较低端。

虚拟偶像是真正的 icon

虚拟偶像的「塌房」,和真实明星的「塌房」,涵义出现了明显的错位。

A-SOUL 事件,暴露的是演员和公司之间的劳资问题,该类型的问题并不鲜见,在电影没有发明的年代,戏班子里已经存在类似的争议,只不过学徒或演员,缺乏更好的抗争形式。电影、电视等大众媒体时代,娱乐公司「造星」的权力有增无减。即使声名远播的演员李连杰,也遭遇过电影公司嘉禾的压榨,出走中国星后一度有生命危险。

李易峰们的「塌房」,则是道德兼法律意义上的败坏。他们的丑闻,指向的是人性中荒淫贪婪的黑暗面。他们的「塌房」,是形象、事业和人格的全面坍塌,而虚拟偶像的「塌房」,是可爱的形象依然存在,而支撑内核的「中之人」,被粉丝视为珍宝、被公司视为蝼蚁,这一价值错位导致了偶像完整性的崩裂。

R

▲ A-SOUL 五位角色,人设各异,总有一款适合你

虚拟偶像的「塌房」,实质还是因为需要真人的扮演。既然中之人危机沿袭着过去的劳资纠纷问题,娱乐公司可能会转向纯粹的数字虚拟偶像,不再担心真人的「拖累」。

当一个人形的偶像,完全脱离了「人」,偶像的革命就真正到来了:它是彻底意义上的 icon(偶像)。

根据美国哲学家皮尔斯的符号三分法,icon 是类像符号,另外还有 index,指示符号,以及 symbol,抽象符号。

index,指的是符号与所指物有因果或者相关的关系;symbol 指的是约定俗成的联想关系;而 icon 是能够脱离对象的表征物。更直白地说,就是虚拟 icon 或者虚拟偶像,具备人类的某些特征,但和「人」没什么关系。

而真人偶像,要么是 index,要么是 symbol,不能完全脱离物质性的对象存在。

当虚拟偶像和人类之间的索引关系被消解,数字时代的「真实」就成了一种现实世界不存在的「超真实」(hyperreal)。

后人类诞生

纯粹的虚拟偶像,它的「超真实」是理解未来的钥匙。

21 世纪的焦虑,是每一个人好像都处在宇宙的中心,在无所不包的移动互联网上,被所有商家和「注意力经济」疯狂追逐、捕获;然而,离开赛博世界,每一个人又那么微不足道,深感放逐和边缘。

Her 2013 2

▲ 电影《Her》暗示了「后人类」的必需

正如美国电影《Her》一样,一位离异的孤独男性,爱上了电脑合成的「她」,和「她」经历了独特的爱情。他们之间的感应,不亚于任何人类之间的契合。

对于人类来说,也许他人不再是生活的必需。爱、关注、崇拜、理解,都可以通过虚拟人类完成。而「她」是一位能够「学习」的人工智能,和《虚拟偶像爱朵露》里的东英零一样,模仿、反馈着「你」的欲望、自我认知和匮乏,因此,就有了绝对完美的「爱情」。

进一步设想,经过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打造的虚拟人类,对人的了解超过其本人,能够利用和操纵「你」的心理,那么,有意或无意针对人类的数字「PUA」或者「虚拟杀猪盘」,是不是就成了人们躲不过的情感陷阱?

退一步思考,人类还真正需要人类吗?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