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果郡王对甄嬛多次相助,为什么那么多观众讨厌他?

庄闲闲的回答

我感觉果郡王这个人物是写崩了,叔嫂恋本来就违反人伦,很难说服观众,让其有代入感。

当年的小潘“纤腰袅娜,檀口轻盈,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如此风流标致的人物,爱慕小叔子武松的猛男气质,武松虽没读多少书,当时就破口大骂:“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伤风败俗没人伦的猪狗!”

一个民间的汉子,尚且有这种朴素的观念,所以写起来能让观众接受并且为之感动很难。

从一开始两人相识就莫名其妙,最早两人交集应该是在倚梅园,剧中交代的很清楚,梅花盛开,皇帝思念起了纯元皇后,不让任何人跟随独自一人去了倚梅园,皇后不放心,果郡王提出自己尾随皇兄去看看。

皇帝先去的,听到了甄嬛念诗祈祷,黑夜中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甄嬛谎称自己鞋袜湿了正在换,因为在古代中女子的脚是隐私部位,以此为理由劝退了皇帝;果郡王去得晚,凭着夜视眼发现了甄嬛的小像,之前俩人从未见过面,然后果郡王看见小像之后就悄悄收了起来。

皇上发现了果郡王后,兴致勃勃地谈起了刚才和“宫女“的邂逅,说宫女里也有才学之辈。很明显,皇兄对这个女人有了兴趣,皇宫中所有的雌性生物都是属于皇帝所有。

果郡王的回复是,“那恭喜皇兄了!”

他心里清清楚楚:偌大的倚梅园,此时没有其他人,皇帝邂逅的佳人,可不就是落下小像这位吗?

正常的操作是不是应该拿出小像,“哥,我刚在树上捡到这个,给你提供点线索,你让人拿着小像比一比”……

果郡王却丝毫不提,不仅不提,反而悄悄地把小像珍而重之地贴身收藏,放在自己随身佩戴的香囊里。

一个陌生女人的照片,一个引起了你哥兴趣的女人的照片,你珍藏啥?

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甄嬛长相和纯元皇后很像,莫非果子狸对自己之前的皇嫂一直有觊觎之心?按说不会,毕竟纯元在的时候果郡王年龄应该尚幼。

所以这个情节让人很迷。

甄嬛和果郡王两人正式见面是在行宫的泉边,甄嬛脱了鞋袜戏水,之前也说了,古时候女子脚是私密部位,只有自己的夫君能见。

想得入神,竟没有发觉那声音越来越近。猛然间闻得有醺然冷幽的酒香扑鼻而来,甜香阵阵,是西越进贡的上好的“玫瑰醉”的气味,却夹杂着一股陌生男子的气息,兜头兜脸席卷而来。心中一唬,足下青苔腻腻的滑溜身子一斜便往泉中摔去,流朱不及伸手拉我,惊惶喊道:“小姐!”
眼见得就要摔得狼狈不堪,忽地身子一旋已被人拉住了手臂一把扯上了岸,还没回过神来,只听他笑嘻嘻道:“你怎么这样轻?”
一惊之下大是羞恼,见他还拉着我的手臂,双手一猛力使劲,推得他往后一个趔趄,忙喝道:“你是谁?!”
流朱慌忙挡在我身前,呵斥道:“大胆!谁这样无礼?”
抬眼见他斜倚在一块雪白太湖山石上,身上穿了一件宽松的泼墨流水云纹白色绉纱袍,一支紫笛斜斜横在腰际,神情慵倦闲适。
他被我推了却不恼,也不答话。只怔了怔,微眯了双眼,仿佛突见了阳光般不能适应。他打量了我几眼,目光忽然驻留在地上,嘴角浮起一缕浮光掠影的笑:“李后主曾有词赞佳人肤白为‘缥色玉柔擎’,所言果然不虚也。只是我看不若用‘缥色玉纤纤’一句(3)更妙。”
我一低头,见他双目直视着我的裸足,才发现自己慌乱中忘了穿鞋,雪白赤足隐约立在碧绿芳草间,如洁白莲花盛开。被他觑了去品题赏玩。又羞又急,忙扯过宽大的裙幅遮住双足。自古女子裸足最是矜贵,只有在洞房花烛夜时才能让自己的夫君瞧见,如今竟被旁人看见了,顿觉尴尬,大是羞惭。又听他出言轻薄,心里早恼了他,欠了欠身正色道:“王爷请自重。”

看到陌生女子的脚,人家都急了,他不仅不回避,反而津津有味地用淫词艳语品鉴,“缥色玉纤纤”的意思是说女人的脚又白又纤细。都说了古代女子的脚只有自己的夫君才能看得到,相当于极隐私的部位。想象一下现代社会中,一个陌生男人色眯眯地盯着女人的胸,说道,“姑娘你的胸真好看,又白又圆,此时此景,我想为你的胸赋诗一首〞。

无论哪个姑娘是不是会立刻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然后告他性骚扰?

v2 127f8fa8c9444d36a76b8013458d2486 1440w

瞧瞧这一脸猥琐色眯眯的眼神,果子狸当时不知甄嬛的身份,可是即使面对的是一位普通女子,在女子极重视贞洁的时代,看到女子裸足不回避,反而出言调戏,这种行为实在是称得上下流。皇帝当初在倚梅园,甄嬛假扮宫女说自己的鞋袜湿了,四大爷就停下了脚步避嫌,这才是君子所为。

他微显诧异之色,“小王失仪了。”随即仰天一笑,“你是皇兄的新宠?”
心下不免嫌恶,这样放浪不羁,言语冒失。
流朱见情势尴尬,忙道:“这是甄婉仪。”
略点了点头,维持着表面的客套:“嫔妾冒犯王爷,请王爷勿要见怪。”说罢不愿再与他多费唇舌,施了一礼道:“皇上还在等嫔妾,先告辞了。”
他见我要走,忙用力一挣,奈何醉得厉害,脚下不稳踉跄了几步。

甄嬛表明身份,我是皇帝的嫔妃,是你的嫂子,果子狸仍然言语轻浮,举止放浪。幸亏当时无人看到,否则被曹琴默别有用心之流看到这一行为,在皇上面前嚼嚼舌头,果郡王至多被训斥一番罚几个月的俸禄,嬛嬛可能就提早出局结束全文了。

我想编剧和作者的原意也许是想写出果郡王的潇洒不羁,文采风流,可是风流不是下流。

俩人的第一次见面,未感觉到美好,一个行为不检在公共场合裸足;一个猥琐下流,不仅不避嫌躲开,反而引用李后主的艳词出言调戏。

之后两人在桐花台相遇,果郡王向甄嬛解释当日他轻薄行为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一天他母妃被逐出宫十周年纪念日,这个理由真是匪夷所思,你娘在这一天被赶出宫,你思念你娘,排解的方法居然是喝酒调戏妇女?这个女人还是你“皇嫂”级别的身份,是你哥的女人。

后来甄嬛自请出宫,在甘露寺的那一段,人家温实初又是帮着挑水又是拿补药,甄嬛生病又是顶风冒雪前去诊治。

反观果郡王在甄嬛发高烧时的骚操作:

浣碧扯着手中的绢子,声细如蚊,“王爷只穿着贴身的小衣,卧冰雪之上,自己身子冷透了之后再抱着小姐,如此反复多次,让小姐的高热退下来。

这种宽衣解带只剩贴身小衣,在雪地里把自身变成人肉物理退热贴,回房抱佳人的操作还真是感天动地。不就是想降温嘛,想从上到下全方位让嬛嬛迅速冷冻吗,你把嬛嬛盖的丝棉被放外面冻冻不行吗?几床大被子轮流冷却,又轻又软又贴身,不比身子降温效果更好?

v2 6d38e54fb83edb2dac3099a18958799c 1440w

别说那是男女大防的古代社会,即使是现代,一个女孩发烧了,一个暗恋她但是没确定恋爱关系的男人,脱的只剩秋衣秋裤,躺在雪地上懂得跟孙子似的,然后回屋钻进被窝搂着女孩,声称是帮其降温,这种操作傻不傻尬不尬不说,是不是想骂一句“神经病”然后把他打出去?

v2 3a2aae0e9fc4ec375646510c21517679 1440w

可怜温太医顶风冒雪一步一滑上清凉台,精心调配医药给甄嬛治病,甄嬛的病明明是温太医治好的,明明温太医是付出最多的那一个好不好,但是嬛嬛却只感动于在雪地上躺平然后对她又搂又抱的果子狸。

其实这一幕出自于《世说新语》中的一个典故“不辞冰雪为卿热”,三国时魏国的名士荀粲,他的妻子得了重病高烧不退,他就脱光了衣服跑到院子里让风雪把自己身体吹冷,在钻进被窝搂着妻子“物理降温”。你看,这是夫妻间才能做的事情,别的关系依样画葫芦如此操作,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而后的果郡王破门而入打狸猫,雨夜吹笛、两人在甘露寺打情骂俏等等情节,不觉得美好感动,只有种风流王爷俏尼姑的即视感。

v2 27945666cd721daae4fa820cca39baac 1440w

反正我每次刷到这一段,就直接跳过。

后来甄嬛听闻果郡王掉入黄河而亡,为了给腹中的孩子找个爹,为了父母重回宫中。在宫里步步惊心,皇后一党对她基本是打明牌了,还有来自其他方的暗箭,那么多人虎视耽耽,稍有差池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而在这期间,果郡王却成了最大的猪队友!

浣碧在宴会上耍心机致使果郡王的荷包被皇上发现 ,掉出里面的剪纸小像。(话说果子狸之前不是掉黄河里了吗?这须臾不离身的薄薄的剪纸是如何没被浸湿泡烂的?)

叶澜依等人都在极力帮果子狸洗脱甄嬛的嫌疑,甚至不惜扯到玉娆身上,浣碧更是智商达到了人生巅峰,不仅清楚地说出荷包里都装着什么,甚至爆出果郡王府有碧色的梅花这一细节,让皇上相信了她和果郡王的真情,小像就是浣碧的。

就在事情即将得以圆满结束,大家都暗中嘘口气的时候,果郡王一番表白让大家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他吐露自己曾经钟情一人,在心里那人早已是自己的妻子……

那人不是浣碧。

这一脸情深的表演,生怕甄嬛不感动,生怕四大爷不怀疑自己头上绿油油。

估计甄嬛感不感动不好说,瞬间吓得不敢动倒是真的,如果我是甄嬛,恨不得当时就锤死他。

幸亏甄嬛有主角光环,助攻多,尤其是小叶子更是尽力帮着救场,有惊无险,瞒过了皇上,否则现在就全剧终了。

但这件事在皇帝心中到底埋下了怀疑的种子,之后皇帝用甄嬛和亲试探,果郡王居然要带着府兵去打仗抢回甄嬛,这不是造反吗?这是对甄嬛好?这不是坐实了你和甄嬛的奸情?你是王爷也许会全身而退,甄嬛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其实经过九王夺嫡的赢家雍正,对果郡王已经非常厚待了。在他身上寄托了皇上所剩无几的手足情,给他爵位、名望,经常和他说心里话,给他足够的信任。在果郡王面前,皇帝真的非常像一位兄长,会吐露自己的心事,对纯元的思念、对宠妃的疼惜、对家事国事的无可奈何……

即使他和甄嬛的奸情暴露,皇上也只是让果郡王镇守关外,给足他颜面,已经放他一马了,只要他不作。

结果这个大兄弟在作死的路上跑到黑,不仅不收敛,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甄嬛有染似的,在每一封家书里,都要大张旗鼓地写上斗大的字“熹贵妃安〞,皇上那么敏感多疑,军中到处都是监视你的眼睛,还要在信中明目张胆的彰显你的爱意,这白纸黑色的,熹贵妃安得了吗?

一个丈夫给妻子写信,结尾问候自己的大姨子?

这个大姨子还是皇帝的宠妃,自己的嫂子。

别说四大爷贵为天子,搁谁谁能忍?

朕顾念手足之情,已经放你一马了,你还念念不忘,色心不改。

有亲额娘不问候、妻子儿子不问候、皇帝兄长不问候,你一天天的关心朕的宠妃?

说你俩没事,谁信?让朕想骗自己都不行。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大爷摸着绿油油的帽子,终于动了杀心。

果郡王做为臣弟,对君不忠、对兄不义,做为丈夫对妻不诚,从头到尾都在尬感情戏码,智商情商都不在线,居然赢得大女主的心。

反正,我作为一个观众,对他的这份爱只觉得莫名其妙、如坐针毡,只觉得尬。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